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祖宗。”
    录制现场陡然陷入静寂。

    此时此刻,哪怕一根针掉落在地, 只怕也是能够听清的。

    不止邓以萌懵住, 现场的每个人都陷入了懵逼之中。

    众所周知, 俞定柔曾和男星交往过,当时那位著名男星还为了俞大小姐要死要活, 闹得是满城风雨。

    这怎么一转眼说弯就弯……

    ——太刺激了点吧。

    过了大约四五秒,随着导播一声轻声咳嗽, 观众席上的大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开悟了,好像解开高数题一样:哦哦, 这和先前孟导与蒋廷掰手腕是一个道理啊!!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啊!!

    于是先前略显尴尬和紧张的空气和缓了下来,在座的各位脸上恢复了颜彩,观众席轻微骚动, 等待着邓以萌给出猎奇的答案来,好大发一笑。

    ——显然邓以萌的反射弧要更长更纠结。

    她眼睛瞪得老大。

    倒不是她自恋,一下子就接受了“俞定柔对自己示好”这种设定。而是,俞定柔的目光那样赤诚,看着实在不像作假,也不像演戏。也许是演技太高明, 所以别人看不出破绽。

    邓以萌被她的凝视逼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此时她的手还在俞大小姐手里握着呢。大小姐的手劲非常轻柔,但是又恰好锁住她的爪子,不容许她逃脱。

    邓以萌脸憋成绛紫色:“定柔姐……是很好的人。”

    ——哈哈哈。

    观众席突然爆笑。

    女神居然收到了一张好人卡!须知希望和她共进晚餐的社会名流手拉手可绕地球一圈!

    如今居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生给发了卡。

    收到好人卡的俞定柔, 眼睛黯淡了几分, 但是依然含着堪称热切的期待!

    邓以萌动动嘴唇:“但是……”

    观众越发地乐不可支。

    ——布拉布拉, but, 布拉布拉布拉。

    经典套路了。

    邓以萌两眼黑得发蓝,一本正经继续往下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俞定柔弯弯眉眼笑笑:“只要还没结婚,就公平竞争呗。”

    邓以萌眼睛里盛满梦幻的柔情:“不,虽然形式上没结婚,但是我心眼很小很小,她住进去,就出不来了。”

    本来乐着的观众们此时忽然发现气氛不大对——这不太像是拿了台本,倒像是一次真心的交流与灵魂的对话。

    有些观众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气氛再次变得尴尬——所以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台本啊?

    俞定柔收住笑,缓缓松开了邓以萌的手,抿嘴对抛了个媚眼,“怎么办,被甩了呢。”

    濒临冰点的现场气氛又再次活过来,有人发出低笑。

    四位主持人姗姗来迟,像是终于想起来要救场,“定柔姐和小萌都太可爱了,刚刚那段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告白失败啊,哈哈哈哈哈。”

    俞定柔妖冶一笑,倒是邓以萌怎么都笑不出来。

    节目尾声,剧组所有人再次登台,向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鞠躬致谢,顺道请大家每天八点准时收看《总监大美人》这部剧。

    “有甜甜的惊喜哟。”俞定柔对着镜头眨了眨眼。

    从电视台的录播厅出来,大家都松了口气。

    这回才算是主创组对这部戏尽了力。

    它的收视率和后续口碑如何,就要看故事本身能不能打动观众了。

    蒋廷提议大家一起再聚个餐。

    孟导笑道:“你们年轻人闹去吧,我疯了这大半宿,可要回去消停消停了。”

    大家都说导演辛苦了。孟导挥挥手,钻上车离去。

    剩下的人里边……俞定柔哪里有心情和兴趣与蒋某蹉跎?果断拒绝:“我不去,累死了。”

    蒋廷便拿炯炯的目光看住邓以萌。

    俞定柔呵呵冷笑:“她也不去。”

    蒋廷摸摸鼻子,“定柔姐,你也太霸道了吧。我想听听小萌本人的意见。”

    邓以萌赶忙说,“那个,我还要回学校写作业。谢谢你的邀请。”

    蒋廷笑笑,耸肩,两手摊开搭在其余两个小演员肩上,搂着他们往前走,“那我们自己玩儿去喽。”

    邓以萌挎着小包包,静静站在路边,等小朱姐姐将车开过来。

    “你和人说话都这么官腔的吗。”俞定柔的声音。

    邓以萌诧异:“俞、俞小姐。”她以为大小姐刚刚挥手离开是已经走了。谁知又绕回来。

    “我还有个问题。”俞定柔抬手搭在她肩上。

    “您、您说……”

    “我为什么不行?”俞定柔歪歪脑袋,栗色大卷从肩头纷纷垂坠。她媚态横生的眼睛,看起来是真的满含疑惑。

    邓以萌头皮一麻:“俞小姐。”

    “我哪点不好?”俞定柔将她往自己那边搂过去一点,“我可是很多人求着见都见不着的。还有,别叫我俞小姐。”

    邓以萌其实根本不会应付这种场面,眼下又与俞定柔靠得这样近,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干咳两声,“不、不是俞……定柔姐的问题啊。你、你超好的。就是,我有喜欢的人啦。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既然我超好的,”俞定柔眉尖若蹙,“那你甩了那个人,和我试试嘛。唔,我会对你很好。”

    邓以萌被雷得一句话都没有。也只有自我中心的大小姐,才有这等胆色。挖墙脚挖得如此理直气壮。

    “行不行,说啊。”俞定柔几乎已经要将她抱进怀中了。

    邓以萌:

    “祖宗。”袁经纪在不远处狂鸣喇叭,亦且从车里探出头来喊她。

    俞定柔回头喝了一句:“闭嘴。”

    “定柔姐。”邓以萌咽咽口水,两手撑着她的肩推开一点,“你快去吧。”

    “哇,你这么怕我的吗。”俞定柔妖冶的脸上露出来一抹邪笑。真可谓古早小说里所形容的“邪魅一笑”了。

    邓以萌涨红了脸,支吾着不能说话。

    幸而后边朱成成开车过来了,“小萌,回去了。”

    邓以萌瑟瑟发抖:“定柔姐。我……”

    俞定柔咬咬下唇,在邓以萌头顶摸了两把,“算了,你走吧。”

    邓以萌如蒙大赦,跌跌撞撞去了车上,懵着脸系安全带。

    朱成成侧脸看一眼她呆若木鸡地陷在座位里边,问了一句:“还好吗?”

    “嗯。”邓以萌手里紧紧握着安全带,“小朱姐姐,俞、俞小姐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朱成成笑笑:“当然了。她可是直女。”

    邓以萌安心地松了口气,“估计是节目组给了她这个剧本吧。”真的,就像黑箱探秘那个环节,只有她不知道自己会被点将。所以她的反应才那么真实。

    另一方面,俞定柔的车上,大小姐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呜哇……”

    袁经纪一张脸都皱成核桃皮了,干巴巴地劝:“好了吧,你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霸王花,在这装什么娇弱啊我的姐。”

    俞定柔松开双手,脸上的妆糊得乱七八糟,两行浅墨色的泪在脸颊欢快地流淌,“她不要我诶,居然是别人不要我,这个世界有天理么。”

    “这就叫卤水点豆腐。”袁经纪依然干巴巴的,“一物降一物。”

    “我哪里不好?老娘这么美!”俞定柔愤愤然,“邓小萌是不是高度近视啊?她看不见吗?抱起来那——么舒服、长得也那——么可爱,可惜了,居然是个睁眼瞎!”

    “你哪儿都好,人家说不定喜欢男生。”袁经纪等红灯的时候总算带了几分感彩劝她,“哪有你这么冒撞,看上人家就在录制现场表白的?你可能太陶醉了吧,你是没看到哦,那几个主持人和节目组导演脸都黑得跟锅底没区别了。一个个儿的都可以直接演包拯。”

    俞定柔长长地抽了一口气,“老娘居然有被甩的一天。这地球没法儿呆了。”

    袁经纪默然不语。

    “姐,掉个头,我要去喝酒,今宵难忘,本宫要放纵。”

    袁经纪木着脸,扶着方向盘的手徐徐抬上来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用力薅了薅头发,发出声震云霄的尖叫。

    邓以萌回到寝室,舍友们已经睡了,她悄咪咪地蹲在阳台上卸了妆。动作轻柔地洗了脸,钻进被窝里,给大婉发了个消息,“我睡了。晚安。”

    对面秒回:“晚安萌萌。”

    邓以萌叹口气,关机睡觉。戴上眼罩,再抬爪堵住了耳朵。

    姜姒婉这边,拍摄进行得如火如荼,因为斯蒂芬嘱咐过,电影中要融入中国元素,其一就是她本人,其二就是中国功夫。所以她赶赴拍摄的时候,团队里边还有位著名武指。这几天武打戏都是重头,拍完回酒店就累得紧,洗完澡就休息,一直挂心要给邓以萌带礼物来着,也拖延着迟迟没去找。

    眼看杀青在即,心情稍微放松,躺在枕上,将手机里邓以萌的旧照翻出来看,其中有一张小东西吃饭被偷拍,脸上满是震惊,伸出一只小爪子,小嘴巴微微张开的,她记得邓以萌说的是,“别、别拍啊。再、再拍哭给你看。”

    姜姒婉抬手点点照片中人的鼻尖,“萌萌,我马上回来。”

    就在此时,酒店房门狂响。

    姜姒婉皱眉,“谁?”

    “婉姐。”肖经纪的声音,“你睡了吗?”

    姜姒婉倒是也了解这位助手的性格,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他不会这样大半夜特意过来。咬牙撑着酸疼的胳膊起身,披了件衣裳,开了门,问站在门外脸色蜡黄的男孩子,“怎么了?”

    “婉姐,我来给你看样东西。”肖结结巴巴地,将手机举到她跟前。

    姜姒婉放他进来,两人坐在小茶几前的一方小地毯上。肖的手机支起来放在桌面。

    《明星对对碰》这个节目姜姒婉上过很多次,自然知道它每周六晚上播出,每期节目末尾是下期预告,也会在官微上同步公布。

    节目组的剪辑很用心,各种卖萌的字幕。

    ——惊了!!

    ——女神突然表白?

    “邓以萌,假如有一天,我要追你,你答应吗?”

    画面中,俞定柔含情脉脉地握住邓以萌的手。而邓以萌满脸的红晕,眼睛也红红的,仿佛即将要落泪。

    ——萌妹子感动到泪崩?!

    画面一切,邓以萌拿手背擦眼泪,那个泪量,仿佛碰到了这辈子最惊险刺激的事情。

    每个人最合适的表情不一样,有的人笑起来好看,有的人是严肃脸最动人。邓以萌就不一样了,虽然各种表情都有一种天然的萌感,可细品起来,还是哭起来的表情最生动。因为她,越哭越漂亮……

    画外音:“欲知后事如何,寰宇卫视,周六晚上七点,我们不见不散。”

    “婉姐。”肖经纪瑟缩地看着姜姒婉,她周身仿佛散发着玄冰真气。

    “你可能绿了。”肖经纪小声哔哔了句。

    用的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