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这波不亏
    下戏之后。姜姒婉坐在酒店的房间, 对着微博首页那个“俞定柔xx:xx赞过”,点开视频看了半分钟,退出来, 将ipad屏幕朝下扣在桌上, 半天都没任何声响。

    肖带着午餐进来,只觉得房间内气压低得可怕, 踌躇了会儿, 抱着必死的决心小碎步挪过去, 讪笑着问了句:“婉姐,辛苦了,吃点东西?”

    姜姒婉看看他那猫见耗子的傻样,微微扯了扯嘴角, “放那儿吧。”

    肖经纪小心翼翼将食物放在桌上。他这大半天忙得没空逛微博,不过碰巧, 他对象恰好是邓以萌的路人粉, 不期然刷到了“定柔党”那个话题, 发消息过来问他, 邓以萌和俞定柔是不是真的。他这才登陆上去瞧了一眼,心里捏了一把汗。

    他婉姐, 据他所知, 这还是第一次谈恋爱,虽然人人称她姐, 可其实年纪很小, 也就二十出头, 平时坊间流传的那些关于她的绯闻,都是花架子,他知道她并未放在心上,可这次是不一样的,婉姐对邓小萌同学表示出的关心和爱护,说明她很在乎这个初恋对象。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不知道她会怎么处理。所以放下了东西,人也不走,站在一旁,看能不能伺机当个树洞什么的。

    ——这样比喻或许不太恰当,但艺人对于经纪人来说,某种意义上也有点像自己的孩子,虽然大不了几岁,有时候,会生出一种诡异的舐犊之情,想要张开羽翼护她周全。

    只要大婉敢倾诉,他就敢好好开解她。

    可是姜姒婉却全然没有任何异样。静静坐了会儿,去洗了手,回来拿刀叉默默用餐,姿态优雅,面容娴静,还是那么仙气缥缈。

    肖按捺不住问:“婉姐,你还好吧?”

    “嗯。”大婉头也不抬,“你去休息吧。”

    肖一步三回头,到了门外啧了声,暗叹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他婉姐还是他婉姐。

    这里姜姒婉吃了几口蔬菜,放下了,去到窗前抱臂站了会儿,给刘恬拨了个电话。

    “公开?”刘恬在这边扶额头,“我很欣慰你还把我当个可商量的人,没有直接就发表了。”

    “唔。”姜姒婉轻轻咳嗽一声,“至少要知会恬姐一声。不能给你带来麻烦。”

    刘恬默默思忖了会儿,慢慢地说:“是最近邓小萌的绯闻给闹的吧?如果你拍拖的是个圈外人,我不用管。但现在的状况,她也是我手底下的艺人,我也得为她打算,大婉,你为她想过没有,你现在贸然提出你们是一对,她的压力会很大。而且到时候万一……”

    她本来想说万一分开了。话未出口一转念头,这种与诅咒无异的劝谏,只怕没有人喜欢。姜姒婉也是个柔中带刚的,隐藏在温柔外表下的本性极其倔强,口头不注意刺激到她,转眼就能给她出柜了。

    她在这时候刹车,却看到视频里的姜姒婉陷入了沉思,半晌她竟然点了点头:“有道理。”

    姜姒婉挂了电话,些微收拾了下,在瑜伽垫上练习体操。

    刚刚被强烈的嫉妒冲昏了头脑,只恨不得马上宣告邓以萌是我的,其他人都走开,并没有顾及到恬姐说的那一层。萌萌刚出道没多久,还需要好好呵护,并不适合陡然给她增加“姜姒婉恋人”这样的标签与桎梏,以致于限制她的发展。再者说,公开之后,届时她这边的唯粉或是看好其他cp的迷弟迷妹们,假使对她本人转黑她倒不计较,可万一对邓以萌口出恶言呢?还是妥帖把她藏在自己的手心比较好,醋就醋吧,自己克服一下。

    中午运动是热身。下午的《812》拍摄过程中有打戏。

    丧心病狂的β星系统治者,有奴役整个宇宙的野心,企图通过某种寄生在高级哺乳动物脑部的菌类来实现这一目的。今次是她所饰演的外星女郎e第一次遭遇带有这种菌种的β星系人,于是展开激烈的角逐,要将那个密码箱抢到手,以用于合理研究和销毁。

    回来累得几乎趴下。进门先靠墙倒立了十分钟,手机没电自动关机,挑眉连接电源打开手机时,被涌进来的消息提示音弄得一愣。

    接连十几条未接来电短信。

    最后是邓以萌带着哭哭脸的表情,“婉姐,你不要生气,理我一下好不好。”

    邓以萌醒过来就发现事情失控了。手机许多消息。其中好几条竟然来自萧澈:“萌萌,你和俞定柔怎么回事?大婉知道吗?还是你……开始脚踏两只船了?”

    后边是相关链接。

    邓以萌越看越懵,登了微博一瞧,震惊之余,发现许多小网友跑她微博下边问,与俞定柔是不是真的因戏生情啦,评论还带图,恰好是俞定柔点赞的截图,p的文字:铁证如山。

    俞大小姐这是玩的什么招数她搞不懂。

    她第一时间想到,大婉可能会很生气很生气。

    姜姒婉是什么人?千万人的女神呀。

    带着千万人的爱来投奔她的怀抱,结果咧,自己怎么回报她的?

    ——和别的女人搞出了绯闻?

    她醒过来是后半夜,大婉的时间差不多是下午,给大婉电话却一直都收到关机提示。

    一直到打第十次上头,她人有点崩溃起来。默默地缩在床上哭唧唧的。

    天亮时分,眼睛就肿了,这个时候手机震动,姜姒婉来电。

    她迫不及待接起来,泪汪汪地看着那边,不则声,间或吸一下鼻子。

    大婉震惊脸:“邓以萌?!!”

    邓以萌瘪瘪嘴,吧嗒吧嗒掉下金豆豆。

    “别哭呀。”姜姒婉只恨隔着屏幕不能替她擦擦,愁得眉头都拧到一起。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邓以萌小声地说。

    “胡说什么?”姜姒婉捏了捏眉心。

    安苑回家了。霹雳贝贝在床上睡着,发出轻微的可爱鼾声。清晨的校园乖觉可喜。暮春和初夏的交界处,不知名的淡淡花香弥漫在空气里。

    “你不要生气。”邓以萌又要哭了,“我不知道俞大小姐在玩什么游戏,但是我和她没有什么的。”

    “好。”姜姒婉点头,“别哭。我没有生气。”

    “你下午都关机了,难道不是不想理我了么。”邓以萌还是感到后怕。

    “是没电啦。”大婉一脸绝望,“我的傻萌萌。”而且邓以萌那边是晚上,按照她瞌睡虫的生活习性,应当是在酣睡才对。谁知道她已经默默哭了半天了。

    “那是小艾失职了。”邓以萌趁机黑一波,擦擦眼睛,“回来我要打他。”

    “不用你打了,我来。”姜姒婉松口气,朝这边轻轻努了努嘴。

    只要大婉没有疑心那就好。邓以萌并不介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如何揣测。早上黎贝贝和她一起去食堂吃的早饭,见证她的胃口,眼珠子险些掉下来,瞠目结舌看邓以萌吃掉了两碗粥、四个包子、一块蛋糕,末了还喝了一杯豆浆。

    霹雳贝贝吓得手上的油条都掉了。

    邓以萌无辜地看向她,“怎么啦?那么副表情。”

    黎贝贝拿纸巾擦擦手,“邓小萌,就算是普通人,也不敢照你这么吃啊,何况你还是个演员,一点觉悟都没有吗?”

    邓以萌心满意足地拍拍肚皮,“偶然放肆一下有助于减肥的。可以提高新陈代谢。”

    黎贝贝摇头,看看邓以萌微肿的眼皮,眼神复杂,探手在邓小萌不盈一握的小腰上摸了一把,“我看不像,你是不是中招了?”

    邓以萌脸一红:“你走开。”她和婉姐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怎么会中招,哼哼,“我是昨天晚上为了抵抗失眠,消耗了太多能量。”

    其实,她这样还有个别的原因,今天有个通告,是剧组前几天接洽的,主演组的大伙儿一同去上综艺,宣传《总监》这部剧。想到要面对俞定柔,她略腿软,不能不多吃一点,用食物的能量来支撑自己。

    幸而节目录制是在晚上。

    上午上完课后,中午还补了会儿觉,敷过眼膜,让眼睛看起来没那么肿,下午过去电视台彩排。

    那是一档叫做《明星对对碰》的综艺。

    节目组有四个风格独具主持人搭档,惯会捉弄前来上节目的艺人。

    像是一起挑战攀爬、跳远或是玩一些轻松竞技类的游戏,都还情有可原,只要不是体能特别菜的艺人都能hold住,但后续有的游戏环节,就,很渗人,比如将手伸进不知装了什么动物的黑色箱子里(朝向观众那一面是透明的玻璃,摸摸它,通过触感来判断它到底是什么……

    诸如此类的老掉牙的套路,竟然在这档节目里苟延残喘甚至于久盛不衰,参与此环节的艺人,常常被有心的观众截图做成表情包使用,黑粉大战时,这档节目简直就是黑子们采摘致命武器的源泉。最玩儿命的其实还不是这个环节,而是其后的真心话大冒险类:艺人依次随意指定在场的人进行力量较量(通常是掰手腕,胜者可以向手下败将提一个问题,对方必须据实认真回答。

    小朱姐姐开车送她去电视台的路上,她心情还颇为忐忑,然则到达现场后,她反而放松下来,俞定柔并没有进一步搞事情,气场全开地炒气氛,也没有再次做出类似掐她脸掐她腰的奇怪举动。

    安安稳稳彩排完毕到了傍晚,电视台节目组请大家吃饭,结果一个二个为了上镜好看,都意思意思罢了,并不真的开吃。

    俞定柔看看邓以萌数饭粒子,交叠着一双修长美腿,打趣似的问:“邓以萌,你还要长身体吧,怎么能不吃晚饭?”

    邓以萌呆滞脸:“我满十八了,不会再长高了。”

    “谁说的?”俞定柔凑近点儿,神秘兮兮的脸,“二十岁都还可以长的,你个子也不算很高,再长点更有优势,再说了,也不只有长高,才叫做长身体呀~”

    话尾的这个“呀”字尾调拨得高,有点荡开去的余音。

    蒋廷在一旁轻轻咳嗽了两声,别开了脸。

    袁经纪站在俞定柔身后抱着自己的脑袋薅头发。

    邓以萌低眉思索这句话的可信度,她其实还想再长高几厘米,这样子和婉姐站在一起比较攻……身后的朱成成过来扶着她的肩膀,“小萌,咱们要准备上妆了。”

    “哦,好。”邓以萌思绪被打断,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满满当当的饭盒子就跟她走。

    俞定柔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拉着经纪人的衣角晃了一晃,咬咬下唇,勾起嘴角笑了:“看到没,姐,你说这样的多可爱,啊!想要。”

    袁经纪面无表情,做了个切腹的动作,自己给自己配音:“噗呲!”

    邓以萌坐在化妆室,节目组的化妆师小姐姐开始夸她皮肤好。邓以萌到现在才发现,化妆师夸手上的模特,几乎是例行公事了,仿佛给他们自己催眠,“哇小萌,是做了什么功课,这水嫩嫩的小脸儿,用什么面膜,可以告诉我吗?”

    邓以萌涨红了脸,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还是强生恶势力派的。太土。

    见她卡壳,朱成成在一旁帮忙说:“就是年轻而已。”

    邓以萌明显感到化妆师小姐姐的手势一顿,思考片刻,隐约觉得,小朱姐姐的话对化妆师小姐姐其实是有一点冒犯的。及时补救:“小姐姐的皮肤才是真的好。我就是睡得多,一有空就睡觉,有时候在上课也会睡过去,被老师批评过很多次呢。化妆品方面,倒是并没有什么心得。”

    化妆师小姐姐又再度眉开眼笑,一面给她上妆,一面和她介绍自己比较心水的护肤品牌。

    好容易到了晚上正式录制。

    来的观众基本都是附近大学的大学生,普遍比较持重,见到明星入场也没有特别尖叫呐喊什么的,只是在座位上拉着同伴暗搓搓地兴奋。

    前边的项目都很顺利。

    很快到了“黑箱探秘”这个环节。这环节彩排时是点的蒋廷。大家在一旁吃瓜,里边是一些蠕动的蚕宝宝,邓以萌天生不怕老鼠蟑螂,只深深畏惧这些爬行类、节肢类的动物,所以当时站得远远地吃手手。

    她准备正式录制时再吃一次瓜,心情异常放松地站在旁边。好死不死的,主持人装模作样打开抽到的签,念出来“邓以萌”三个字。

    整个剧组的人都愣了愣。

    尤其邓以萌,站在那里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主持人笑里藏刀地说:“小萌萌是太激动、太惊喜了吗?看看,都失去了言语。”

    观众席上一阵哄笑。

    事已至此,唯有赶鸭子上架了。

    邓以萌面色惨白地挪到那个箱子那里,按照主持人的提示将爪子探进去,两眼泪光闪动。俞定柔在不远处含笑凝视着她。

    主持人一号:“诶嘿,小萌,摸到它没有,它应该是等你很久了。”

    邓以萌:“还、还没有。”

    主持人二号:“小萌可能需要一个加速度。”

    邓以萌:“…………啊!!”

    主持人三号笑眯眯:“小萌,它的皮肤是什么感觉?”

    邓以萌的眼泪飚出来:“呜……润润的,很柔软。”说实在的,她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更何况观众席上还有好多人都惊恐地捂住了嘴,显然里边是个危险的家伙。

    主持人四号:“那么小萌觉得它是什么呢?”

    小萌说不出话来,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话筒都拿不稳,用手背去擦脸,末了还剧烈地抽噎了一下。

    观众席上有笑起来的,有叹息的,还有窃窃私语的。

    俞定柔看不过眼,“要不就算了吧,猜谜语猜不出来也很正常。”

    主持人一号:“定柔姐真是疼惜小萌,小萌再摸摸,应该就快猜出来了。”

    邓以萌在那冰凉凉滑腻腻软塌塌的肉感上来回摩挲了两下,闭着眼睛掉眼泪,哭着问:“是蛇吗?”

    “好,恭喜小萌,答对了!么么哒!”

    这个环节中场休息时,主持人站成一排,集体向邓以萌鞠躬道歉,说一切为了节目效果,请她务必原谅云云。

    道理她都懂,但她受不了、也忘不掉那个触感,还是裹着外套席地坐在后台的角落里哭了好一会儿,掏出手机想给大婉打电话,想到她也许在休息,顿时又犹豫了,抽抽噎噎将手机塞回兜里,脸趴进自己臂弯里放声痛哭。

    她并没有察觉到,不远处一直有两道目光注视着她。

    下面一个环节,真心话大冒险。

    蒋廷点了孟导,两个人在桌子上掰手腕,一个是初生牛犊,一个是老当益壮,来回较量了有近十分钟,两人都给足节目组面子,表情极致狰狞搞怪,观众纷纷爆笑。

    最终还是蒋廷赢了。

    孟导自嘲:“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蒋廷却谦虚:“孟导只出了三分力吧?谢谢您给我这个提问的机会,我就想问您,孟导下部戏、下下部戏,我想继续参演,可以吗?”

    “可以啊。这次的班底每一个演员我都很满意,争取年底原班人马再拍一部正剧。”

    接下来是俞定柔。她环视了一下剧组构成,最后目光定定落在粉光脂艳的邓以萌身上,她的眼睑还微微泛红,好像下一秒又要哭起来。

    被俞大小姐点到的时候,邓以萌心想完了,今天为什么不看看黄历就出来了,早知道这么衰,打死她也不来。

    硬着头皮走到小桌子那,叹气在椅子上坐稳了,将自己那一看就毫无战斗力的爪子搁在桌面,眨巴着眼睛应战。

    不过这次她觉得自己来对了。

    俞大小姐柔软的手握住她的爪,那种温暖的感觉瞬间覆盖了先前摸蛇的记忆,这波不亏。

    俞定柔的气质和外形都属于妖冶型,演苏妲己和周褒姒都可以是本色出演,都不用费什么力气,那种浓浓的祸国殃民的感觉就会从眉梢眼角泄露。可是眼下她目光却非常柔和,不像个妖精,倒像个姨母,将邓以萌的那只小胳膊放倒时周身还泛着温润。

    邓以萌喘着气:“我输了。呜。”

    “那我提问了。”俞定柔说。

    邓以萌点头:“好的。”

    “邓以萌,假如有一天,我说要追你,你答应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