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很可爱。”
    邓以萌迷迷蒙蒙和大婉拉钩钩以后, 回到大厅顺便叫了车,大婉去冲凉的时间里,她还站在厨房给她榨了个果汁,时间不多不少刚刚好,大婉出现, 果汁告成,小武的车也开过来了。

    “婉姐,我走啦。”邓以萌迎着擦头发的姜姒婉走过去, 头发上的水珠子沿着脸颊轻轻滑落, 咕噜咕噜滚到浴巾里边。邓以萌不太会控制自己,踮起脚尖,情不自禁亲了亲大婉的脸颊,“一路顺风啊。”

    她到剧组时, 俞定柔已经在那里了,见了她时面色不善,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来得挺早。”

    邓以萌摇摇头:“不如俞小姐早。”

    俞定柔也不知自己为何这么生气,见这句话没有刺激到她,又找到了别的攻击她的点——带着几分妖媚的眸子看一眼不远处, 那辆将邓以萌放下的车已经自顾自又开走了, 于是掀了掀薄唇:“你看你这小家子气,花容真是够了, 艺人连个助理也没有, 自己来回乱窜, 成天在片场跟无主孤魂似的, 真寒酸,真可笑。”

    邓以萌对于这个倒是随遇而安极了,她心里眼里只有大婉,于是拿她当参考。大婉那么厉害都只找一个助理,还是个她这样的半吊子,连驾照都没有,车都不会开。那么像她这样毫无建树的新人,完全应该照顾好自己啊。所以对俞定柔的吐槽并不感到难堪。不过当她正要告辞,去化妆间请化妆师小姐姐帮忙上妆时,身后一只手搭在她肩上,“邓以萌同学。”

    邓以萌讶异,虽然与片场的大家关系都还不错,但没有关系这么亲密的,她转过脸去,见到一位戴黑框眼镜的女生,头发剪得齐肩,还烫了个小波浪。

    这张脸有些似曾相识。

    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叮的一声:“小朱?”这可不就是之前带她熟悉婉姐家环境的那位么?哇,其实也就去年的事情,感觉上却仿佛隔了半个世纪那么久了。

    “我叫朱成成。”小朱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以后就是你的助理了。”话是对邓以萌说的,眼睛却有意无意溜了俞定柔一眼。

    俞定柔虽说此时被小小地将了一军,可她这样的大小姐哪里会把这种轻微的反转放在心上?嗤地一声冷笑,也不看这突然从天而降的邓以萌的“助理”,翻个白眼,扭过头,摇曳生姿地往前去了,嘴里柔媚的声音变得尖锐,高声叫她的御用化妆师:“tony!”

    “你论文写完啦?”邓以萌惊奇脸看着眼前仿佛特意来救场的小朱。

    “是呀。不过还没有答辩呢。”朱成成笑了笑,“不过我进花容了,以经纪人身份实习。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执行经纪人,邓小姐,多多关照。”说着朝邓以萌递出右手。

    邓以萌眨巴着眼看着小朱的那只手,“哈啊”了一声,轻轻握住,摇了几摇,赞叹:“还真是啊,我以为你刚刚是来救我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来着。”

    小朱乐了:“不是,咱婉姐让刘恬姐给我这个实习机会,是恬姐派我过来,嘱咐我好好照顾你。”

    邓以萌心里咯噔了一下,毫无疑问了,这肯定是婉姐的安排呗。

    “好的,那以后麻烦你了。”邓以萌悄悄地和自己的第一任执行经纪点了点头。

    “刚刚那位姐对你不友善么?”朱成成朝俞定柔离去的方向努了努嘴。

    “没有啦。”邓以萌脸上露出一抹浅笑,“她性格就这样的,其实没有恶意,喜欢找找茬,但是剧组里谁有困难,她都愿意帮忙的。我觉得她人还不错。”

    “好吧。”朱成成颔首。

    《总监》这部戏不长,甚至可以说非常短,只有十二集,剪辑后每集的播出时长为一小时。邓以萌的戏份在前期比较重,中期因为暗恋她的学霸吃无名飞醋导致突然黑化,做出许多ooc的过激举动,她为了规避锋芒,被蒋廷饰演的哥哥送出去留学去,直至哥嫂举行婚礼才又再次出现,与俩主角一同杀青。

    其实学霸的人设可以不这么扭曲的,单纯小美好更符合剧情的总体氛围,可编剧大概是个新手,想要用有限的笔力体现人性的复杂立体:完美到找不出瑕疵的人设,必定在不为人知的方面默默变态着。

    今天她的戏份就是被黑化后的学霸追得躲无可躲,受到了强烈的困扰。

    邓以萌不是科班出身,演技全靠琢磨。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遇到平素温文尔雅,此刻突然狂暴化的跟踪狂,什么形容?

    她躲在转角处,进入了角色,心跳砰砰砰的。所幸她现在已经会找镜头,对着镜头,瞳孔放大,眼神里流露出慌乱恐惧与无助,樱桃小嘴张开来喘息,手也附在胸前按着狂跳的小心脏。

    朱成成作壁上观,此刻却有点担心,等这条过了之后就拿水和毛巾过去,慰问道:“没事吧?”

    邓以萌笑着道谢:“没事啊。我演的还成吗?”打开盖喝口水,“虽然我这个角色只要负责做傻白甜的花就可以了,并不需要什么演技。”

    朱成成摇头,微笑道:“不,我觉得你演得很到位的。刚刚我还担心你是不是真遇到歹徒了,想上去拉你一起逃来着。”

    邓以萌脸上的笑次第绽放,扑上去抱了一下小朱,“哇,谢谢你。”

    她这样得意忘形,却没有发现身后两道眼刀嗖嗖地射向这边。

    之后的戏就是哥哥和未来嫂嫂替她出气了。

    俞定柔饰演的总监大人脾气暴躁,得知甜甜遇到这样的事,立马就以社会大姐大的姿态警告了那个男生,整得他好几次下不来台,为了自己在人前的形象,他暂时收手了。而跟踪虽然停止了,阮甜同学却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不太爱去上学了,闷在家里孵鸡蛋,养蘑菇。恰好甜甜兄妹俩的姑母在腐国定居,于是就将她送去了那边。

    刘恬升管理层之后,其实并没有硬性指标要带艺人,她日常负责的是为花容培养更多优秀经纪人。她手里还在带着的,要么是像姜姒婉这样从小时候带起,有了感情,咖位也比较大且前途无量、可以给她提供不菲的佣金,或者是偶然心血来潮,看到特别入眼的小新人,比如邓小萌这样的。这次姜姒婉出远门,刘恬还要坐镇花容,故而她团队里的执行经纪人依然由肖担任。

    肖经纪在到达机场时难掩兴奋,崇拜脸看着姜姒婉:“婉姐,谢你啊。”

    他婉姐轻轻扶了扶墨镜,“客气。”

    她要出国门去拍戏的消息并未在微博透露,不知怎么的还是不胫而走,有一波粉丝围堵在机场外,有拉横幅的,有举灯牌的,无不在歇斯底里尖叫呐喊。“女神”、“老婆”“老公”“最美”“超可爱”之类的字眼乱蹦,搅得整个机场原本安宁的空气都为之燥热了几分。行人知道是姜姒婉,也忘了苛责这些制造喧嚣的罪魁祸首,而带着几分痴恋看着那身穿休闲私服却难掩美好身材的美人。

    距离登机的时间不多了,姜姒婉和迷弟迷妹们挥手致意,一面去办理登机牌。大婉站在肖身后,接受柜台后小姐姐害羞的偷窥,耳后的呐喊还在持续着。捏捏眉心,盘算着待会儿登机就补觉。

    身后忽然有个小手碰了碰她,“hi。”

    她回过头,认出了那人围巾之上美丽的杏眼,不由诧异地扶住她的肩,“傻萌萌。不是让你不要来的么。”

    邓以萌眨巴了两下眼睛,“婉姐,你不要担心啦,小朱送我来的。我没有叫专车。”

    “真不听话。”姜姒婉眉头蹙得厉害。

    “我想再见见你呀。”邓以萌满眼的小星星,“不来送你我晚上会睡不着。”

    姜姒婉徐徐低下头来,邓以萌见她这个架势,慌了,冷不丁抬手捧着她的脸,低声说,“现在好多人看着呢,你干嘛。”

    姜姒婉笑得弯了眼睛,“看着更好啊。”

    邓以萌又觉得受到了调戏,脸刷地涨红,小嘴几次开合,却没有应对的话语,只是两只手推着大婉的脸,无论如何不肯让她在这种地方亲亲。

    大婉身后响起肖的咳嗽声,“婉姐,时间差不多了。”

    姜姒婉总算站直了,收敛了笑,抬手揉了揉邓以萌头顶柔软的发,“回去吧,小乖。想我了就给我电话。”

    “我不会怎么打扰你的。我会很克制。”邓以萌信誓旦旦的,握了握拳头,“我要努力,在你回来时,也变成一个很厉害的人。”

    “厉害不厉害我不介意。但我希望你不要那么克制。”大婉郑重其事地说。

    -

    目送一行人的背影远去,邓以萌叹口气,眼眶还是有点酸酸的。身后小朱的声音低低说:“走了,送你回去吧。”

    “嗯。”邓以萌闷闷的。

    “去哪?”小朱娴熟地操纵汽车转过弯道。

    自打邓以敏不来这边上学,邓以萌把那间租来的小屋子又转租出去了,等暑假小敏过来的时候再收回来,这样子可以开源节流,省一笔房租,也方便了学期中想租房的同学。所以她平素还是住宿舍。

    她说了宿舍两个字后,朱成成笑起来:“萌萌你倒是挺接地气哈。”

    “本来都是地里长出来的。谁不接地气儿啊。”邓以萌难得轻快地回嘴。

    “婉姐真的很关心你。”朱成成继续说,“你,对婉姐也很上心。”

    邓以萌没有否认,但也没有出声接茬了。抿抿嘴忧郁地看向窗外。

    -

    姜姒婉到那边酒店安顿下来,先给某只小萌货发消息报了平安,随即进浴室冲了澡,好好睡了一觉。

    接着去拜访了斯蒂芬导演,商榷接下来的拍摄事宜。

    回来的路上,只听到肖一直赞叹她的语言能力多么多么棒,问她接不接口语指导,他对象研究生复试想麻烦她指点一二。

    姜姒婉好笑:“省省吧你。你对象比你强,轮不着你操心。”

    肖经纪笑嘻嘻答是是是。待大婉揣摩剧本时,他没有来打扰。只是得知她看了一天本子,饭也忘了吃,这才着急起来。叫了简餐,顺了两听冰啤过来,声称要与她共进退,让他婉姐放松放松。

    姜姒婉揉揉眉心,拿过手机来看时间,意外一怔,只见邓以萌回信了:“记得按时吃饭,按时休息,不可以废寝忘食喔”后面是大大的亲亲表情。

    她放下本子,接过肖的冰啤。

    肖科艾在飞机上有些晕机,就没好生休息,因为水土不服外加时差问题,晚上也没睡好,此刻强行瞪着血丝遍布的眼睛,对着微博上的各种视频和直播狞笑。

    大婉淡淡看他一眼,优哉游哉喝着黑啤看球赛。西班牙德比上一赛季的赛况也是一如既往的激烈。

    正到高兴处,忽然她听到个耳熟的名字,将自己的手机消音放下,转脸盯着肖的屏幕:“退回去。”

    肖经纪咕嘟咽了咽口水,从善如流,将进度条往回拉了拉。

    姜姒婉却又皱眉,“过了,前边儿一点。”

    这是俞定柔接受脱口秀大v的邀请,前去做客时录制的视频。

    “据我所知,女神你其实很少接都市轻喜剧,一般都是女性成长的正剧题材或者古装剧,这次拍摄《总监》这部剧,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或者感触吗?”主持人提问很有技巧,豁开的口子大,嘉宾可以自由发挥的程度很高。

    俞定柔侧了侧脸,对着镜头眨眼放电,似乎还想了想才说:“题材倒没什么好说,主要是,”微笑,“认识了很有趣的人。”

    主持人呵呵笑了笑:“对哦,这次与女神合作的,有两个是刚出道不久的新人呢,蒋廷同学是这段时间爆火的小鲜肉。女神与他合作感觉默契吗?”

    “呵呵,还好吧。”俞定柔脸上有着冷淡客套的笑容,大概是见有些冷场,经纪人也在对面杀鸡抹脖使眼色,轻咳一声又补了一句,“蒋公子是一位很敬业的演员。”

    主持人惯会见风使舵,顺水推舟玩起来不要太溜,见她并不感兴趣的样子,试探着问了句:“那,演女儿国国王出道的小萌萌呢?在现代剧里边表现如何?”

    “很可爱。”俞定柔再次对镜头刺啦刺啦放了波电,亦且抬手比了个心。

    肖默默地陪大婉将这段再看了一遍,刚想和婉姐说看看咱们萌萌还是出息的,俞大小姐也认同……话到嘴边还没出口,便听见嘭的一声,婉姐手里的啤酒罐已然被捏扁了,剩下的半罐酒淅淅沥沥洒落在地板上,冒着不甘心的白色气泡。

    “哈哈哈,哈哈哈哈。”肖科艾抓抓后脑勺,对于周遭突然涌现的杀气装作视而不见,“婉、婉姐,好臂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