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不然呢
    其实有时候耿直会导致灾难的。

    先有广告在前边为证——好吃?好吃你就多吃点。

    邓以萌说了句喜欢, 导致品尝唇彩味道的游戏又来回ng了好多遍。亲到后来, 两个人差点又重蹈当天的覆辙,如胶似漆亲上楼去。

    坏就坏在,某只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咕噜了一声,彻底破坏了屋子内逐渐升温的缠绵气氛。

    姜姒婉倒是没有失笑。

    邓以萌红着脸低头看看自己的腰, “对不起哦。”

    大婉拍拍她头顶,“乖,咱们出去吃饭。”

    邓以萌摇摇头,“在家做。外面的不好吃。而且, 现在这种时节,外面哪里还有什么馆子开门呀,只有你们导演, 这么不把美人当宝贝,居然到了现在还在工作。”言下之意, 十分打抱不平了。

    姜姒婉忍俊不禁, 只是说了一句,就引得她说了这么一长串子。想了一想, 抬手捏捏她鼻子, “那, 我做给你吃。”

    邓以萌眼睛发亮:“真的吗。”低头看了看姜姒婉美丽的手指, 瞬间否决了这个提议:“不了。我来做。”

    大婉的手多么漂亮啊。用来做羹汤绝对是暴殄天物。

    姜姒婉嘶了一声:“先去买菜。”

    邓以萌眨眨眼。也好。就这一顿吧。两个人分别武装了一下, 大婉带她到就近的超市去采购。

    姜姒婉锁上门, 拉着她往外走。刚只顾着温存缱绻, 还有些问题要问, 搂着她的腰,慢慢问她:“萌萌就这么私奔过来看我,家里人没问题吗?”

    邓以萌将缘由再叙述了一遍。“其实不是我见外,最主要的,他们家有个表哥特别喜欢和我开无厘头的玩笑,小时候还成,长大了他还是没有分寸,我就不去了。”

    反正去了也像外人。身份微妙又奇怪的。

    姜姒婉唔了声,“萌萌小可怜。”她是很注重当下的人。她自身的原生家庭也千疮百孔,从童年时期开始就发生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关于邓以萌的身世,假如她不说,她是不会去问的,怕一不小心戳到她的痛处。当然假如她肯说说看,她也是很乐意做听众的。

    邓以萌的小爪子搂着她的腰:“大婉才是小可怜。除了春节要拍戏累成哈士奇……”

    剩下那句就没有说出来了,爸爸妈妈不是也不在她身边吗。

    不过,“但是现在我们在一起了,那是不是都不可怜了?反正我觉得超幸福的。”

    姜姒婉笑弯了眼睛,没有回答她,而是问:“妹妹呢,在家怎么样?”

    邓以萌眼里露出奇异的神色来,“说起来也奇了怪了,邓以敏在这里的时候,那么歇斯底里,回家以后倒变得很安静乖巧。”

    而且,邓以萌低下头,妹妹对这边发生的事情三缄其口,只字未提。

    关于性取向这事,邓以萌其实没打算隐瞒家里人。如果邓以敏把她和大婉的关系供出来了,她就正好顺水推舟,大大方方地承认,免得以后要出柜还得费一番周折。

    谁知妹妹完全安静如鸡。在和萧澈家聚餐时,看到萧澈揽着她的肩扯谎,妹妹欲言又止了起来。不过和她对视了以后,也没有说什么,低头默默地巴拉米饭。

    想到萧澈这个大猪蹄子,邓以萌的眼眸暗了一暗,甩甩头,努力将那种不好的印象驱逐出脑海,努力振奋精神对大婉说:“一起买菜真开心。”

    姜姒婉表示不能理解:“这么喜欢买菜?”

    “不是喜欢买菜啦。”邓以萌揽着她的腰,仰着脸眨巴着眼睛,一眨一眨都是小星星,“是喜欢你。因为和你在一起,所以做什么都开心。”

    “我会骄傲的。”姜姒婉严肃脸。

    邓以萌切了一声,她不以为姜姒婉真的会骄傲,她那么多小可爱粉丝都没让她骄傲起来,姜姒婉根本就是个很我行我素的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种!

    “不过说起来,买菜这项接地气的活动,还真的是很多玛丽苏小说里的标配。”邓以萌搂着大婉的腰和她科普,“可能因为玛丽苏小说里边,主角多半都是总裁,买菜这种极具生活气息的日常,与主角高高在上的气质形成了反差萌吧,反正我看的小说里边,十本有九本,主人公都是带着心爱的人去买菜的。买了菜回去做饭,吃完以后……”

    姜姒婉本来听得有趣,见她突然刹住车不说了,目光斜斜地瞥过去:“吃完以后?”

    邓以萌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一般的霸总小说里,主角们在经历过暴风雨洗礼之后达成和解,开始买菜做饭的话,接下来不用讲,咳咳,当然就是要睡觉了。这种话怎么可以说出来啊。大婉怕不是以为她在暗示什么东西。她没那个意思的好吗。她只是过来看看她。

    “嗯?”大婉在催她了!

    邓以萌脸上热度不减,结结巴巴:“吃、吃完以后,就看电视,打游戏,比赛谁得分高谁就去洗碗啊!”

    “哦。”姜姒婉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洗碗之后呢?”

    邓以萌要疯了,你怎么还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啊,发出被命运扼住咽喉的窒息声:“之、之后,当然就是学习了呗。”

    姜姒婉露在外边的眼睛泄露了笑意,“哦。学习。”

    北方的冬日,寒风凛冽,却并不似江南那种冻入骨髓的湿冷,只是干燥得厉害。

    幸而附近这家超市尚且还在营业。客流量还颇为壮观,许多采买年货的太太,到了这样的晚间时分还在战斗。

    邓以萌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顿时变回个小孩,推着个小车雀跃地飞到东来飞到西,看到好看的东西就捧到姜姒婉跟前,问她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大婉就一个字:“买。”

    最终弄了满满一推车。

    满载而归。

    提着东西回去的路上,邓以萌其实有一点后悔了。刚刚不该买得那么欢脱的。大婉又不让她分担,只给了她一包棉花糖让她拿着,其余的都是她自己提。

    体力方面,她倒是不担心的,毕竟姜姒婉一有空就健身,举铁那么多次你当她是白练的吗。

    只是邓以萌心疼啊。那么漂亮的手指,就要被购物袋勒出一道一道的红痕了。因此路上也不腻歪痴缠,拉着她快走快走。很快就到了家。

    大婉做菜的时候,邓以萌从身后抱住,探出一颗脑袋去瞧她是怎么个操作法。这个动作她也在脑海里预演很久了,将女神抱在怀里的感觉如梦似幻的。

    姜姒婉皱了皱眉,“小心溅到。”一把将她脑袋按回身后去。

    ——邓以萌还要再次冒头来看,大婉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她伸长脖子眨巴着眼睛,“是姜女士诶。”

    姜姒婉歪歪头:“接。”

    邓以萌有点不好意思:“我、我接啊?”

    大婉给她一个“不然呢”的眼神。

    邓以萌捧着手机到外边去远一点,接了大婉她妈妈的越洋视频。

    姜芳芳女士见是她,顿时惊喜地捂住脸,“嗷,萌萌,是你!”

    上次谢她的衣服,姜女士就答她:一家人不用客气。这下又被她抓包,撞见她春节呆在姜姒婉的家里……邓以萌红着脸,“阿姨,你过不过中国年的啊。”

    姜女士微笑:“不管人在哪里,都过中国年。”顿了一下,“ 我这不,本来想催婉婉过来和我一起。现在有你在她身边,我这个老太太就不打搅你们二人世界了,帮我和她说一声。”

    邓以萌满脸黑线,心想这真是一对佛系母女,随即又觉得自己私下里这样jud别人不太好,甩甩头,“好的。”随即卖个乖,“阿姨不是老太太,您可年轻了。你看那么多记者不都说根本不相信您是婉姐的妈妈,觉得您是她姐姐么。”

    “哎哟,这小嘴儿甜的。阿姨真喜欢你。”

    姜姒婉在那边熄了火,端着汤过来,凑到镜头跟前瞧一眼,“这么聊得来?”

    “那是,萌萌比你可爱多了。”姜女士傲娇地说。

    “我也觉得萌萌可爱。”姜姒婉一点不觉得自己受到了贬损,反而很自豪的样子,“妈,萌萌饿着肚子呢,我们要吃饭了,先挂了啊。”

    姜女士一听,火速道别,啪嚓挂了电话。

    姜姒婉拿勺子舀了一小勺汤递到邓以萌嘴唇边,问她:“尝尝。”

    邓以萌从善如流地上来接,两只爪子搭在大婉的肩上,乖巧地接住了勺子,红唇一合,将小半勺汤汁接了去,随即将眼睛瞪得滚圆。

    “很难吃吗?”大婉微微皱眉,“不可能啊。”

    说着用那个勺子自己也尝了一尝,侧头狐疑地问:“没有很难吃吧?”

    邓以萌受不了了,脸皮又轰然烧起来,大婉撩起人来没有一点点防备。即使大家已经亲亲过很多次了。这样子共用餐具,也太亲密无间了一点吧。搞得好像大家已经结婚了不分彼此一样。过分。

    奈何大婉竟然一点也不懂得她的困惑,还用目光等着她回话呢。

    “很好喝啦。”邓以萌无奈地答,“就是太好喝了,惊艳到了不行么。”

    大婉脸上露出拨云见日的微笑,吩咐:“洗手。”

    目送邓以萌那个小呆子进了洗手间,姜姒婉在这里将晚饭都摆上桌子。这里才刚放妥当,便听见洗手间的门豁朗一声洞开,邓以萌站在那里,眼圈儿通红。

    几乎就要掉眼泪了。

    姜姒婉赶过去问:“怎么了?不舒服么?”

    邓以萌瘪着嘴,吧嗒吧嗒掉了两滴眼泪,“我那个了。”

    大婉微微愣了愣,“嗯?”

    “那个了啊。”邓以萌哭唧唧的。

    姜姒婉还系着围裙呢,转瞬明白过来,“很疼么?”手掌也贴上了邓以萌的肚子。今晚上这位肚子仁兄的状况还真不少。

    “不疼。”邓以萌依然沮丧脸。

    大婉顿了顿,似笑非笑地问:“那你,是怕影响‘学习’?”

    邓以萌虽然健忘,到底也还没到老年痴呆的程度,两个小时前她自己说的话、强行造出来的梗,她自然还没来得及抛诸脑后,立刻震惊脸,狂摆双手以示清白:“不,我不是,我没有……”

    “没关系的,邓以萌。”大婉很轻松,“你放心好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