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樱桃味的
    据某知名旋转餐厅的工作人员微博爆料, 元月二十日晚间, 姜姒婉订下二十七楼整层, 邀请神秘人士共进晚餐。

    虽然只有一些远距离糊照,但还是引起了广泛的猜想。

    毕竟近来微博都是官方的通告消息,高冷的大婉, 已经许久不更新个人生活方面的消息了。

    大家见到这个爆料, 都好兴奋, 聚在姜姒婉许久不更新的微博里通过评论聊天。

    ——你们说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看样子是恋爱了吧。但是我婉婉老公的对象怎么这样啊, 怎么让她去订餐厅咧, 这样的傻波不懂得将女神捧在手心, 还是让开让宝宝来吧,婉婉我疼你啊!

    ——楼上多大脸, 她是我的

    ——哇好美!我的屏幕好脏啊妈妈

    ——婉婉这样子攻气满满,对象应该是小奶狗吧,所以才会像大姐姐一样照顾他

    ——为什么你们觉得一定是“他”[do]

    ——排你一个, 我觉得是个软妹子,婉婉气场太攻了, 对象一定是弱受啊弱受

    ——你们能不能纯洁一点, 我觉得婉婉是去谈工作的

    ——这里有个老实人, 大家快来调戏

    ——你才老实人,婉婉最敬业了, 自己粉的偶像是什么样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哈哈哈哈哈可爱

    邓以萌在回家的路上翻着大婉的微博, 心情极其复杂。这评论说得对也不对, 姜姒婉请吃饭是没错, 不过与粉丝们所设想的甜蜜二人世界相去甚远,毕竟她身边带着邓以敏这个小电灯泡呢。

    所幸小电灯当天没再搞事,抿着嘴坐在一旁。点过菜之后,姜姒婉说了下今年春节的安排,邓以萌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眨一下眼睛,间或点点头,听她说到拍戏要一直拍到除夕前夜,叹了口气:“这也太拼了吧。”

    邓以敏咬着嘴唇在旁边一语不发。周身还是带着点小偏执狂的戾气。到这时候才说了第一句话:“我们的作业不也要写到过年。”

    姜姒婉笑了笑,没有责怪的意思。等牛排上来,尚且仪态万方地替她们姐妹俩切了牛排。

    那顿饭吃得平静,吃完姜姒婉送姐妹俩回了她们的小窝,因为要赶着拍戏,没有上去坐,只是临走前将手从驾驶位递出来,喊了一声:“邓以萌。”

    邓以萌都已经拉着妹妹转身了,听见呼唤,答应着转身,看见她的手,愣了愣,才将自己的小爪子递上去握握她的手,“小心开车。”

    姜姒婉弯了眼睛笑一笑,手收回去,驾车去了片场。

    这就是邓以萌回家前与女朋友见的最后一面。

    不似姜姒婉合作的那个导演是激进的法家,《总监大美女》的导演人比较佛系随和,在距离春节前一个星期就给全剧组放了假,说是来年再战,导演广东人,承诺开年会给大家发利市。

    邓以萌带着妹妹回了家。她才出去半年,回来发现氛围完全不一样了。她除了长高一点,明明没怎么变,鼻子还是那个鼻子,眼睛也还是那双眼睛,左邻右舍认识她也不是一年两年,这回却都拉着她夸个不住,左邻的张姨说萌萌是大姑娘啦,右舍的李姨说小时候就看出来了,小萌是个明星脸,如今长大,果然出落得这么好。

    这些都还在其次,最最过分的,要数萧澈他妈妈。

    邓以萌过去串门的时候,萧阿姨拉着她亲切地说:“哎呀,现在好了,你爸爸原先还对萧澈演戏这码事有点看不过去,嘀嘀咕咕说我们小澈不配给邓家做女婿,这下可好了,你们情侣档夫妻档一起红,你爸爸就不会有意见啦。”

    邓以萌讪讪辩解自己并没有红。

    萧伯伯也问:“小萌你们怎么还不公开?”

    邓以萌心很累,尬笑着答:“我们还小,学习为重。”本来指望萧澈能解释一波,谁知他回来以后,压根不提大家早已各自弯成回形针、这辈子注定只能做两条平行线、可以无限靠近但绝对不存在交点这一事实,反而口口声声应和着长辈们。

    两家聚餐那天,酒足饭饱,他揽着邓以萌的肩膀笑嘻嘻地赌咒发誓:“爸妈,还有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萌萌的。”

    邓以萌气得脸都涨红了,要开口坦白,却又见蠢竹马眉眼里暗含恳求,心软不得已,叹口气,忍着不吭声。

    回家累得瘫倒在床上,也不去开灯,在黑暗里给大婉打电话,那边没人接听。

    她默默将手机贴在耳朵上,听了一阵忙音,转而收了线,感觉到有一点点寂寞。

    翻身将脸埋在被子里。也不知独自失落了多久,手机响起来电铃声。

    邓以萌以为不过是阿姨叫她出去吃点心之类的,懒懒地接起来,“喂。”

    “萌萌。”是大婉的声音。

    邓以萌顿了顿,缓缓地翻身,面朝天花板躺在床上。

    “萌萌?”

    “我想你。”邓以萌的声音带了一点哭腔。

    “我知道。我也想你。”姜姒婉压低了一点声音,“可我现在不能去看你呀,我走不开。”

    邓以萌在这边擦了擦眼睛,点头:“我知道的。工作要紧。你忙吧。”

    “萌萌。”

    不是不无奈的呢。

    邓以萌不愿意做那种娇滴滴的扯后腿的女朋友。吸了吸鼻子:“我没事,就是突然离你这么远,有一点不习惯。”

    姜姒婉说:“进度赶得蛮快的,还有一个月就拍完了,之后我会抽时间好好陪陪你。”

    邓以萌点头,又想着天黑了别人看不见,说了声好:“阿姨叫我呢,我去了。你也多注意,别太拼,知道吗?”

    “好。”姜姒婉的声音终于带了一点笑意。好像把一个哭鼻子的坏小孩给哄好了,那种成就感。

    邓以萌挂了电话,却并没有出去,而是就地埋在臂弯里哭了一会儿。她也自知这场伤心来得有些矫情,大婉并没有背着她有别的人,只是大婉那么热爱工作,她不由预感到彼此之间的未来。

    多少娱乐圈的天成的佳偶,不都是因为彼此忙于通告拍摄,聚少离多,最终形同陌路吗。

    她不想和大婉重蹈这个覆辙。

    次日爸爸和阿姨要带着弟弟妹妹他们回他们的舅舅家陪外婆过小年。邓以萌小时候偶尔会跟着去凑热闹,长大了之后就觉得不好意思,不去。邓父和刘阿姨也不去勉强她,让她在家里把自己照顾好,临出门前阿姨还神秘兮兮地和她说:“如果孤单,把萧澈叫过来也可以的哦。”说着还自以为幽默地眨眨眼。

    邓以萌沉默着,送走了他们,她转眼就叫了专车,直奔姜姒婉的拍摄现场。

    她从来不是这种冲动的性格。可是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往往会降到一个历史新低,偶尔会做出放任的举动来。

    到了现场,最先看到她的是小艾,他正拿着块瓜在那儿啃,见了风尘仆仆的邓以萌,吓得手里的瓜都掉了。回头望一眼正在接受武指的大婉,急吼吼冲上来说:“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了来?”

    邓以萌摇摇头,十几个小时的高速车程让她小脸煞白,“我来见婉姐。”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在她说完这句,大婉就朝她这边看过来,接着一愣,旋即快步走了过来,连那个一脸胡茬的暴躁导演在后边喊都无济于事。

    “邓以萌?”大婉走到她跟前来,惊疑不定,“发生什么事了?”

    邓以萌很想跳上去抱住她,但是碍于现场人多眼杂,为了不给大婉造成不好的影响,只能在原地立正,支支吾吾说:“落、落东西了。”

    导演在那边暴跳如雷。

    邓以萌推推她的肩,“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姜姒婉抬手摸摸她的脸,回头对肖说:“热牛奶。”

    小艾秒懂,转瞬去给弄了一盒子温牛奶过来,递到邓以萌手上。

    邓以萌道过谢,目不转睛看着她婉姐和人飙戏。

    “厉害吧,”小艾在旁边赞叹,“前几天还带着高烧在拍呢,谁都不知道,我去买了两次退烧药。”

    邓以萌拽紧自己的大衣下摆,抿着嘴没做声。

    她到这里是下午五点,等到大婉收工,刚好七点半。

    脸上有些疲态的大婉走过来,朝她递出一只手,“萌萌,跟我回家。”

    邓以萌将手放在她手心。

    两个人上了车也手拉着手。小声地交谈。

    大婉问她:“怎么来的?”

    “坐车。”邓以萌小声说。

    “什么车?”大婉声音带了点笑意。

    “……”邓以萌没有料到她是这样无聊的人,一时有些语塞,涨红了脸,“专车呀。我叫专车来的!我老有钱了!”

    姜姒婉就含笑看着她,抬手替她捋捋头发,揉揉她额角暴起来的一条细细青筋。

    肖经纪圈内人,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娱乐圈的悲欢离合女欢女爱也见得不少,虽说委实没有料到这两位也是那一挂的,对于她们正在发生什么,他还是有一点眼力价的。因此只装作听不懂,咳嗽两声,专心看前方。

    到了家以后,邓以萌从高原回来后产生的那种归属感又诡异地冒头了,坐在沙发上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甚至恨不得挨个儿和沙发垫们打招呼。

    “萌萌。”姜姒婉还没卸妆,在身后叫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邓以萌愣了一下,转身见她张开双臂,这才反应过来是要抱抱了。迅速一头扎了进去,紧紧抱着,毫无矜持可言。

    大婉好像很累了,抱着她,脸埋在她的颈窝那里,悄无声息的,应该在休息。

    邓以萌动都不敢动,心想也许大婉已经睡着了,就这样让她睡上三个小时吧。

    可过了几分钟,大婉在她耳边说:“好香。”

    这两个字不知道有什么魔力,说出来竟然那么具有挑逗意味。跟骂人一样,简直了。邓以萌面红耳赤地表示拒绝:“你才好香。”

    姜姒婉笑起来,松开抱抱撤下来,扶着她的肩看了会儿,“好像瘦了。”

    “瘦了八斤呢。”邓以萌举起几个手指示意,小脸皱了皱:“我也不知道怎么瘦的,回去几天明明好吃好喝,跟养猪似的。”

    姜姒婉扶着她的下巴,悄悄说:“我知道为什么。”

    “你这么超神吗?”邓以萌一脸假笑表示自己并不相信。

    “因为萌萌想这个了。”

    邓以萌还想问问是哪个呢,随即就明白过来——对面姜姒婉的吻堵了上来。兴许是怕她许久没有亲亲过忘了,她亲得像是第一次吻她。并没有一上来就火力全开,而是先细致地亲她嘴唇,逗她,嘲戏她,直至她的呼吸渐渐起了变化,才捧着她的小脸,吻得渐次深入。

    妹妹在的这段时间,邓以萌可能真的混忘了。这一回只有招架的分,毫无反攻的力气。

    假如大婉不是演员,而是销售人员的话,那她也一定足够出色,看看她多么重视售后体验呀——亲完总要问问邓以萌:“萌萌怎么样?”

    邓以萌也是无语极了,还能怎样,她喘不过来了好不好,不过她虽然弱小,却并不是轻易认输的那种性格,歇了会儿,勾着大婉脖子搂过她的脸来,贴上去细致地尝了尝她的唇,咂摸了一下,再凑上去尝尝,撤下来问:“樱、樱桃味的?”

    姜姒婉本来被她弄得有点懵,听见这句,先是愣了愣,随即失笑:“没错。”末了问:“喜欢吗?”

    “喜欢。”邓以萌耿直地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