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趁热拍
    邓以萌坐在心理诊所等候室的小沙发上。诊所的前台小姐姐很体贴, 端着热气腾腾的新茶过来, 笑盈盈地替她换下了凉掉的那杯茶。并捧着小托盘有了些攀谈的意思, 细声细气地问可不可以合个照。

    “可以呀。”邓以萌眨眨眼。她已经比较能应付类似的场面了,小姐姐打开前置**以后, 摆了个嗲嗲的剪刀手。

    咔嚓咔嚓九连拍。

    小姐姐面带红晕捧着手机翻了翻, 抬起头来赞叹:“萌萌脸好小哦。”

    邓以萌和她笑了笑, 转头朝诊室里边望了望。

    前台小姐姐立刻醒悟过来, 掩着嘴道歉:“不好意思,你这个时候应该很担心,我还拉着你合照……”

    “没有关系。”

    “不过萌萌你可以对我们这边有信心哦, 我们管医生虽然看着年轻,其实是海归博士来的,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他不能解决的问题。”小姐姐安慰她。

    邓以萌点头致谢, 给了她一个感激的微笑。

    正好有新的客户前来咨询,前台小姐姐就回岗位去了。

    所谓心有灵犀, 邓以萌叹口气,刚拿起手机,想给某只碗发个消息,对面的消息就来了,大婉估计是拍摄间隙,比较赶, 发的是语音:“萌萌, 情况怎么样了?”

    邓以萌回道:“还没有出来, 晚点和你说呀。你先安心拍戏吧。”

    对面的文字消息:好累, 要老婆亲亲才能继续拍。

    邓以萌:“……”没有办法。姜姒婉在她心里还是挺神圣的,每当说这样接地气的词汇,或是犯浑说浑话,她总要懵逼一下才能适应过来。过了两秒,回了个比较简易的亲亲颜表情。

    大婉回了同样的表情过来。邓以萌注视着屏幕直至它灰掉。

    妹妹在她一剂猛药灌下去之后,昏睡了两天,后面发起了高烧,急得邓以萌六神无主,电话打到姜姒婉手机上,整个人哭得泣不成声。最终解决办法是姜姒婉放了导演鸽子,从拍摄现场翘班,开车过来将小敏载到医院,确认没事后,大婉才回去继续工作。

    邓以萌对于电视剧里善于制造麻烦的女主角自来没有好感,这回她却发现自己变成了那样的角色。她原本希望的是,待在大婉身边,不像攀援的凌霄花,而像笔挺的橡树。哭哭唧唧依赖女朋友固然没有什么不好,她更希望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给大婉一个安稳的后方呀。

    妹妹从医院出来之后,隔了两天,同意了看心理医生。

    邓以萌来的路上见她怏怏不乐,旁敲侧击和她解释:“人的情绪和身体一样,如果管理不善也会出问题,有可能处于亚健康状态,所以进心理诊所没有什么大不了,就好比你前段感冒了,要去医院看看一个道理,谁感冒会丢脸呢?”

    手指摩挲着屏幕,身后诊疗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邓以敏走出来,小声喊了声:“姐姐。”

    管医生风度极好的,也跟着出来了,春风拂面地和邓以萌说:“邓小姐,久等了,希望能随时保持联络。”

    邓以萌谢过医生,带着妹妹离开了诊所。自从邓以敏做出拿剪刀剪新衣那等惊世骇俗的举动来,她生怕她晚上一个情绪不稳定,拿剪刀做点别的什么,伤害到室友,所以在校外租了小小的套间,带着妹妹住在这里。

    回家以后邓以敏说困了,邓以萌没多说什么,让她去睡觉。等妹妹安顿好,邓以萌出来写期末大作业,手机不失时机地亮了起来,管医生发来小论文一样的长消息。

    邓以萌捧着手机通读了两遍,梳理了下,大意是妹妹原本有个很完美的设想,设想里所有人都按照她预设的童话模式生活,这个设想里最重要的主角就是姐姐。“现实击碎了她的幻想,所以她无所适从。”为了让她接受现实,管医生建议,最好让她理解,如今这个新的模式也是很好的。

    邓以萌倒在了沙发上。

    考试季从元月中旬开始,到元月二十左右结束。邓以萌她们院系算是安排得比较合理的,考试都比较集中,不像有的专业,战线拉得老长,科目众多的也就罢了,没办法,有的愣是所有课都考完了,剩余一门专业课暗搓搓排到了春节前夕,害得学生在学校空等一两个星期,让人不能不怀疑这样的执教老师有反社会倾向。

    邓以萌最后那门专业课考试的当天有拍摄任务。

    原本她是和剧组请了假,安心在学校这边备考,可不知搞什么飞机,早上八点多,接到副导一个电话,让她务必过去。

    邓以萌咬牙打车过去,原来是俞定柔的意思,有一场和邓以萌一起遇险的戏,她说今天正好在状态,酝酿了很久的情绪如果不妥善利用,下一次再出现就不知猴年马月了,所以一定要今天,趁、热、拍。

    邓以萌脸上笑嘻嘻的,心里是麻木的,本子她看得烂熟了,等导演一喊action,她就拉着俞定柔在预设好的走廊上狂奔,嘴里还要说着安慰女主的台词,说来也巧了,这女主名字里也带柔字,“柔柔姐姐,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能逃出去。”

    ——这是这部剧里唯一的毒点。

    邓以萌闹不清为何一部轻喜剧里边要出现无厘头的绑架戏码。这绑架还是总监那渣到令人发指的前任策划的,内在原理大致是“我原本觉得这个玩具不好,但是没想到我扔掉以后有人当成宝贝,不行,我不要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得到,我得不到的,就要毁掉。”这种大写的物化女性的直男癌思维。

    不管邓以萌理解不理解,这情节它就是出现了。

    身为演员,要有这样的觉悟:撒狗血也要撒得真诚有质量。

    俞定柔依然找茬。邓以萌都拉着她狂奔了四五遍了,她仍旧不满意,第七遍在“废弃的大楼”走廊上跑完,邓以萌精神崩溃了,喘着气将俞定柔的手一甩:“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不陪你玩了,我还要考试!”

    俞定柔原本冷漠脸看着她,等她青筋暴跳地吼完这句,倒突然笑了出来,花枝乱颤地笑出了眼泪,最后擦了擦眼角,“我还以为你真是棉花糖做的废物点心呢,这不还是有气性的。撑这么久不容易。”

    邓以萌将这几句话在脑海里循环播放了好几遍,解过味来她可能是在玩弄自己,顿时气得跺脚:“你,你,你怎么是这种人!”

    俞定柔心情很好的样子,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手绢递给她,弯了眼睛笑得千妖百魅:“擦擦吧,傻蛋。汗涔涔的,脏死了。”

    邓以萌一口老血闷在胸口,“我不是傻蛋。”

    俞定柔抬手和导演说话:“徐导,我觉着前面那条还不错,就用前面那条吧。”

    徐导擦擦汗,在不远处比了个ok的手势。

    邓以萌呼出一口气,将女魔头的手绢弃而不用,拿纸巾胡乱擦了擦,和现场的各位同仁简单道别后急吼吼冲出去,赶回学校正好开考十分钟。胡教授见了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不免还是冷嘲热讽两句:“哎呀,我以为是谁这么大牌考试还迟到,是我们大明星邓以萌。”

    邓以萌没空伤情,喊了报告进来,领了试卷坐到最后排,挥笔疾书。

    刚从考场出来,大婉的电话就来了,“萌萌,杀青没有?”

    邓以萌叹气,“从今后我的戏份就比较少了,但是还没有完全解脱。”毕竟下一场男主角英雄救美后,小奶狗表露了自己也有英勇如藏獒的一面,彻底攻略了总监的芳心,以后的剧集多半就是撒狗粮了,邓以萌这个助攻可以功成身退,在旁边安心吃瓜吃粮。

    姜姒婉却抓住了关键词,在对面淡淡问:“解脱?怎么,有人刁难你?”

    邓以萌听出来一股子寒意。先前余茉那件事她后来才耳闻其详,大婉几乎枪毙了这个小新人的所有代言和两年内的所有片约,几乎要将她封杀雪藏,权樱为此都跳出来当说客。由此邓以萌了解了,婉姐虽然是千万人爱戴的优雅女神,可女神千面,有一面是霸道总裁护妻狂魔。要是她现在告一状,鬼知道会出什么事。邓以萌干笑两声:“没有啦,就是我是半路出家嘛,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其实组里的人还是很关照我的。”

    姜姒婉唔了一声,“今天考完了,请你吃饭庆祝。我让肖订了位子。”

    邓以萌本来想拒绝来着,毕竟大婉忙得不得了,期末考试而已,哪敢让她冒着熬夜拍戏的危险拨冗出来吃晚饭啊。但转而想起管医生的话,略微迟疑,说了好。接着试探性地问:“我可不可以带妹妹一起过去?”

    姜姒婉那边顿了一下,半晌说:“哎,宝宝好委屈。”

    邓以萌无言以对,在这边憋红了脸,想着还是把话收回来吧。

    但是大婉又追加了一句:“不过,和太太带小姨子一起吃饭,想想也挺可爱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