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046
    “……”手被人紧紧攥着, 邓以萌越发看不进去电影讲了个什么。放映室里的暖气开到十足十, 她脸上被刚刚那个浅浅的吻引出来的红晕, 因此非但没有消退,反而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也不是初吻了,更缠绵的热吻也经历过, 但是对方这样子突然出现, 好像地下特|务一般训练有素, 这种甜甜的惊喜, 勾得她迩来沉睡的少女心再度苏醒, 在胸腔里边砰砰砰乱撞。

    说起特|务。邓以萌侧脸去看大婉。最近有在温习她先前的各路作品, 有一个角色就是客串军统特|务,坏到骨子里的特大反派(其实还是正义的卧底), 不说剧情怎么样,那一身笔挺的军装真的帅了她一脸。

    就在她对着大婉的脸犯花痴,想入非非的当口, 好死不死,电影剧情正到高|潮部分, 邓以敏低低一声惊呼, 随即探手过来, 抓住她的右手,也紧紧攥在手里。

    邓以萌:“……”

    哪边都惹不起。

    这一个多小时对她来说简直煎熬。

    电影末尾的彩蛋还没放, 头顶的灯先打开来, 整个放映室亮如白昼, 邓以萌僵硬地坐在那里。

    前排站起来一个人, 转过脸来朝自己这边贼贼一笑。

    邓以萌呆滞脸,等一下,这不是小艾吗?

    其他零星几个观众也逐一起身后,她发现不对了,怎么一个二个都那么眼熟?

    过了阵子,邓以萌的超长反射弧总算捋清了。

    ——这些都是花容打过照面的工作人员啊喂。

    邓以萌拿怪异的眼光瞥一眼姜姒婉。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姜姒婉唇角微勾,目光却还在屏幕上,仿佛她真的看了一部欲罢不能的电影,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那种。

    “真幼稚。”邓以萌低声嘀咕,“霸总剧本看多了吧你。”

    姜姒婉听到了,脸上洋溢开来浅淡的微笑,没说话。

    倒是邓以敏见姐姐叽歪,有些莫名,“姐姐,你自言自语说些什么?”

    邓以萌将手从两个人手里收归己有,站起身,“回去了。”

    小敏点点头,提醒邓以萌把口罩戴上,接着跟她出了放映室。

    沿途拉着姐姐的手,邓以敏感觉这个生日过得十分温馨圆满。

    直至到了亮堂的地儿,她嗅出来哪里不对劲。

    前面那个身形她很熟悉。

    侧过脸看一眼姐姐,只见邓以萌露在外边的眼睛紧紧追随着她!

    邓以敏拉住前面那个,迫使她转过身来,果不其然!“是你。”

    她稚气未脱的嗓音微微发抖,姜姒婉弯了弯眼睛:“好巧啊妹妹。”接着转过脸对邓以萌也说:“哎,你也来看电影啊。”

    邓以萌内心简直无力吐槽。知道你演技好。但这场景未免也太尬了吧。奈何还要配合她,一脸假笑地握住了她递过来的手,“好巧哦。”

    邓以敏狐疑地看看两个人。三人进电梯后,她护食似的紧紧握住了姐姐的手,将她拉过来挡在身后。那姜姒婉抱着双臂,整个人懒洋洋的,眼神带着点洒脱不羁,散漫地看着她身后。

    邓以敏转过脸看看姐姐,姐姐真不争气!脸红得跟什么似的!小敏气得跺了跺脚,走上前两步,来到姜姒婉跟前,粗着嗓子说:“你,不许看我姐姐!”

    大婉严肃脸:“为什么?你姐姐那么好看。”

    邓以敏越发气炸了肺:“你,你就是不许看!”

    邓以萌快要被这令人窒息的对话给整晕了,有气无力喊了一声邓以敏。

    邓以敏听到了,退后,紧紧拉着她的手,目光还是警惕地瞪着姜姒婉。

    肖经纪站在车边等大婉。

    邓以萌和他说了声节日快乐,然后感喟:“这种日子还要加班,好辛苦啊。”

    肖压低了声音嘿嘿一笑:“不要紧,婉姐给的加班费很丰厚。”

    邓以敏起先拒绝与大婉共乘一辆车,但被大婉一句话说服:“这么晚了,你拉着你姐打车,有为她的安全考虑过吗?”

    全程邓以敏抿着嘴坐在后座,一言不发。

    姜姒婉考虑得十分周到,将她们二人送到宿舍楼下,还给邓以萌塞了一盒精致的蛋糕,顺带一篮子平安果。末了朝邓以萌眨眨右眼,一句话也没多说。

    邓以萌带上去,全部分给了舍友们。

    自打过了这天,小敏对姐姐的依赖和黏糊程度更上一层楼。得知姐姐要拍戏的日子,她就装病跟着邓以萌去拍摄现场,根本不肯去上课,邓以萌心里很憋屈,却不得不带着她,免得她做出什么极端行为来。

    到了片场,又有另外一位大魔王等着她。

    《总监大美人》是部轻甜的都市言情剧,俞定柔饰演高高在上的女总监,多年前受过严重情伤导致脾气古怪,男主是她的小奶狗,邓以萌扮演男主的妹妹,主要是为了推进男女主感情而存在。整部戏主打治愈系风格。

    电视剧内容是很治愈。可是片场拍摄日常就没那么可爱了。

    俞定柔日常鸡蛋里头挑骨头,只要是与邓以萌同框,导演都喊过了过了,她就是说不行,得重来,至于理由,她垂下眼睑,一根纤细手指指着邓以萌,“刚和我说话的时候,她走神了,我不满意,重来!”

    重来又重来,不厌其烦,无穷无尽。

    邓以萌每次来片场都是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情。

    但是今天的指责却是实打实的。

    邓以萌在拍戏过程中,时不时就会分心往邓以敏的方向看。

    以至于ng了许多次。

    中午吃饭的时候,邓以萌领的是剧组的盒饭,俞定柔则是由强大的助理团队给她开的小灶,喝着营养汤,远远地看着邓以萌姐妹俩,随即对身边的助理招了招手,耳语了两句。

    小助理便蹭蹭跑到邓以萌跟前,如此这般,说女神有请。

    邓以萌心里困惑,半晌炸着汗毛问:“找我什么事?”

    小助理对着食指,“我也不清楚,姐只是说让你和你身边这位一起去。”

    邓以萌将饭盒子放下,拉着邓以敏过去。这一点上她是不会怂的。如果戏外她也想找茬,那她奉陪到底。

    谁知到了俞定柔跟前,她却并不找邓以萌的麻烦,而是问妹妹:“你是邓以萌的什么人?助理,还是经纪人?”嗤地一笑,“看你这身量,花容是不是真的穷了,请童工?”

    邓以敏近来被姐姐小心翼翼地呵护,何曾受过这些话,小脾气早上来了,握了握拳头,咬牙说:“我是她妹妹。”

    邓以萌扶着额头,很想很想去死一死。

    俞定柔冷笑起来,“你不去学校,在这里巴着她干什么?还是邓以萌,你不给你妹妹念书?”

    邓以萌带着焦虑看着邓以敏:“她今天请假。”

    邓以敏眼神里却全是倔强:“我守着我姐姐,你管不着我。”

    “下午给我滚回学校去。”俞定柔定定地看着她。

    邓以敏的小胸脯气得忽上忽下:“管你什么事?!”

    “你影响到你姐演戏,就会影响我,我时间有多宝贵,凭你那二两脑花是想不出来的了——你是不是以为你年纪小,人人就都得让着你?尊老爱幼,本宫不吃那一套!”俞定柔目光如刀,“趁早给我消失,别跟这儿碍眼。”

    邓以萌不知道下午邓以敏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坚持站在那里的。

    人站在角落里,抿着嘴,一直红着眼眶。

    邓以萌咬牙将场次早早走完,收工带她回家。武先生送的她们。在车上,邓以萌劝她:“明天回学校吧。”

    “我不。”邓以敏含着泪说。

    “我不会去别的地方,但你得上学。”邓以萌自问从来没有这样笨口拙舌过。

    邓以敏不说话了,下了车之后直奔楼上。邓以萌和武先生道了谢,到了寝室后,发现妹妹呆愣愣地站在门口。

    霹雳贝贝正对着手机里《青云纪事》的大结局偷偷掉眼泪,见了她,朝她床上一指,“姐姐帮你领了快递回来,好多,全是海外寄过来的。别杵那儿了,快来拆快递玩吧。”

    邓以萌的疑惑排山倒海般汹涌,直至拆开第一个盒子,看到里头附的卡片——十分娟秀的字体写着:“送给萌萌,都是你喜欢的‘浅一点的颜色’,希望你中意。——姜芳芳”

    邓以萌恍然大悟。是大婉的妈啊。

    姜女士还真把她的话放心上了。闷闷地拆了几个盒子,都是昂贵的品牌,有披肩,也有套装,更多的是美丽的小裙子,既有冬装,又有夏装。

    只怕平时姜姒婉的服装代言多到没空穿私服,姜女士替宝贝女儿搭配服装的心愿没有得到过合理满足,如今全部发泄到她身上来了。

    邓以萌拨通了她的电话,怎么也要对她表示一下感谢。

    讯号不太好,她去了阳台,依然无法接通。

    回来的时候却见到极其惊悚的一幕。

    邓以敏拿着一把剪刀,面无表情地在实施摧毁。

    那一身十分别致的小洋装,此刻已经成了破碎的布条。

    一盆冰水从头顶兜头浇下来,邓以萌捂着嘴尖叫了一声。

    霹雳贝贝显然也被惊到了,目瞪口呆地坐在一旁,半晌艰难地挪过来,拉着邓以萌,悄声问:“我滴萌萌,我没有看错吧。”

    邓以萌手忙脚乱将贝贝推出门,“贝贝,你你你你帮我买个东西,回来给你钱。”

    “买什么啊?”黎贝贝懵逼。

    “什么都行。”邓以萌咽咽口水,“吃的吧。面包就可以。”

    目送大贝贝下楼,邓以萌转身关上门,过了一会儿,她才蓄足力气,冲过去将那件不能再称为衣服的布料抢救下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扶着邓以敏的肩膀摇了摇,“邓以敏,你醒醒,你病了。”

    邓以敏反而先哭了起来。

    邓以萌这次不去抱她,也不去哄她,只等她哭得差不多了才拿纸巾替她擦擦脸,“我现在告诉你,我和萧澈是不可能的。我和大婉是情侣。邓以敏,你已经知道了,但是你不愿意承认,你利用姐姐对你的爱和纵容来逃避事实,你越是逃避,就越缺乏承担痛苦的能力。世界不会围绕我们任何一个人转的,你要接受这一点,明白吗!?”,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