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045
    宗|教之所以成为很多人的信仰, 乃是因为许多时候, 人内心的痛苦累积到一定程度, 只有通过玄学来麻醉自己,催眠自己未来一切都会好的。

    邓以萌最近就开始信玄学了。不过她信的不是三大宗教中的任何一个, 她信西洋占星术。

    “我最近一定是水逆得厉害。”她和安苑吐槽。

    安苑是个讲究公正的天秤座老干部, 温吞吞地和她指出:“考了个编剧结果串行成了演员, 原本以为只是拍一部玩玩就退出, 结果接着接到了第二部片约。邓以萌,相信我,如果这是水逆, 不少人会巴不得有这个荣幸天天水逆。”

    邓以萌坐在一旁吐了吐舌头。她何尝不明白,总体来看,邓以萌很幸运, 因为拍戏的缘故,原本愁人的生活费也不成问题, 还开始了乌鹊反哺,有结余往家寄补贴。

    只是换个角度着眼,立即又发觉自己实在是水深火热。期末考试,恋爱受阻,即使新戏的剧本她很喜欢,奈何合作的大咖又是个坏脾气的大小姐, 还只拍了一场戏, 就已经刁难了她不知几百次。事不如意常八|九。

    她瞥一眼眼前的三本厚实的大部头, 做好挂科的心理准备。平素人挤人的自习教室, 今天人不太多,因为今晚是平安夜,大家都抽空去过节去了。左右望望,安苑还在一旁走笔如飞,端凝犹如女菩萨。霹雳贝贝则秉持了自己一贯的纨绔本色,趴在一旁呼呼大睡,大约因为暖气的缘故,脸颊透着些潮红,看着比醒着时更卡通。

    邓以萌将她背上的小毯子掖了一掖,起身收拾书包。

    安苑头也不抬地问:“走了?”

    “嗯。”邓以萌语声微弱,“小敏今天生日,我可能会晚点回来,给我留门啊。”

    “哦。”安苑这时倒是侧头望了望她,“替我祝她生日快乐。”

    “谢谢苑苑。”邓以萌俯身抱了抱她,顺道从她身后绕出去。

    安苑在后边提醒她,“口罩。”

    邓以萌抬手挥挥,以示感谢。包裹得严严实实地出来,招了个车去小敏的学校,她的消息已经源源不断地涌进来了,“姐姐,动身了没有?”

    “姐姐,这里好冷,肚子又饿。”

    “姐姐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去和那个人排练吻戏去了吗?”

    邓以萌欲哭无泪。这孩子的控制欲简直超出了她的想象。预约了很贵的心理医生,她不但不去,还在宿舍哭了一晚上,说姐姐不喜欢我了,姐姐把我当病人,其实姐姐才是变态的那一个。幸而那天晚上舍友们都不在寝室住,否则真的失礼到极点。邓以萌也不敢将这个情况告诉家里,否则爸爸的反应一定是将邓以敏带回去关一阵子,而继母则会开始控诉她,好好的孩子交到她手上,没一个月就给她整崩溃了。而小敏不用说情况会变得更坏。

    为今之计,只有先稳住她,再从长计议。她没什么难的,只是对不起婉姐了。姜姒婉的新电影开机大吉,她这个尚未卸任的助理外加地下恋女友竟然没能去捧场,而且自从上次发生那桩“意外”之后,两个人也只有偶尔的电联,见面都没有过。

    一来彼此忙得飞起,二来有邓以敏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头顶。

    这柄精力旺盛的剑笔直地站在附中校门口,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眼神警惕地注意着往来的行人。别人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彼此间有说有笑,唯有邓以敏,站在那里像是独立天地之间。

    邓以萌付了车资,即将推开门下车时看到她这副样子,又有些心疼。心头本来蒙着的那层浅浅的阴霾也被这阵恻然给洗涮一空。她在家诚然是不太幸福,可是小敏作为夹心饼干一样的老二,自小也没有特别出众的才艺,受到的注意可能不够,她与弟弟又只相差一岁,刘阿姨也是带儿子比较尽心。所以追究起来,邓以敏之所以会发展出这个古怪的性格,多半原因还是小孩子为了引起大人的关注,希望通过控制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很重要。

    ——这是说服邓以敏去看医生未果之后,她旁学杂收学了些相关知识,暗搓搓推论出来的。

    她下车,还没走到近前,明明脸上也裹得严严实实的,可邓以敏的眼睛立刻就亮起来,小跑上来抱住,“姐姐,你终于来了。”

    邓以萌这一刻心里充满了怜悯,不忍心责怪她给自己带来麻烦,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生日快乐呀。又长大了一岁。”

    邓以敏声音又多了抹羞涩,“谢谢姐姐。”

    “带你去吃好吃的吧。”邓以萌将她从自己身上摘下来,“想吃什么?”

    小敏扭扭捏捏的,邓以萌叹口气,慢慢地猜:“四川菜?淮扬菜?牛排?西餐?石锅拌饭?寿司?”

    说到寿司的时候,小敏的眼睛亮了一下。

    邓以萌拉着她走到路边去拦车,寿司的话,在这里托几位舍友的福,也吃过几家闻名的,最好吃的还是大婉带她去的那个“深夜食堂”。只是不知道傍晚人家营业不营业。

    而且那个位置也不太好找。

    邓以萌本以为要费一番周折,结果,打车说了个大概方位和店名,的哥立刻满面春风起来,“那一带我熟。”

    然后一脸我的地盘我做主,不出二十分钟载着姐妹俩到了目的地,这还是下班晚高峰的时段,足以证明他所言不虚。

    邓以萌下车之后觉得自己错怪了水逆。今天的事情都还蛮顺利的。店是开着的。她再注意了一下侧边的手写行书广告牌,营业时间晚七点到早七点。

    邓以萌蒙着脸,老板还是认出她来,用和熟人说话的口气和她挥手打招呼:“嗨。”邓以萌点了上次大婉给她点的那个豪华寿司组合,给自己点了一盘土豆泥沙拉。

    等上菜的间隙,妹妹东张西望打量,邓以萌却想起了第一次来这里发生的事情。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和大婉亲亲了呀。抬手摸摸嘴唇,那种神秘的感觉宛若依然在。

    开始吃东西以后,邓以敏的脸就是普通吃货小姑娘的样子,脸上放射着幸福的光辉,吃到一半,她塞在书包里的手机响了,她腮帮子鼓鼓的,掏出手机来看看,瞪大眼睛接起来,“妈妈。”

    刘阿姨激动的声音在那边机关枪似的,邓以敏都不用说话,时不时“嗯”地一声。最后笑笑:“姐姐带我在外面吃的……嗯,是大餐。很贵的那种。”半晌将手机递到邓以萌跟前,“姐姐,我妈说让你接电话。”

    邓以萌接过来,便听到阿姨问:“这种日子你和她一个小毛孩子混什么?你爸和我老夫老妻了还一起出来看电影。你男朋友呢?”

    邓以萌扶着额头,胸口一团乱麻堵在那里,言简意赅说了两个字:“忙呢。”

    阿姨里里外外数落了一顿。

    邓以萌挂了电话之后已经像个霜打了的茄子。

    邓以敏咬着食物,眨巴着眼看看姐姐,半晌问:“姐姐,我可不可以提一个小小的生日愿望?”

    邓以萌抬起头来,奄奄一息地:“你说。”

    “咱们待会儿去看电影吧。看什么都行。”小敏两眼都是水星星,“再叫上澈哥哥好不好。”

    邓以萌无力抗争了。点点头,“你先吃完,吃完咱们就去。萧澈可能没有时间。”

    开玩笑么。这种节日,当然是和池晟过了。

    她垂着眼睛订电影票的时候,手机也响了,还好,大婉的柔情并没有因为不见面而减少,她说:“萌萌,我想见你。”

    “我也想见你。不过我带妹妹吃饭,待会儿还要看电影。”发送以后,觉得还是要和大婉解释一下,“今天她生日。”

    侧脸看看旁边的妹妹,小敏这时候正捧着杯子喝水。

    大婉问她看什么场次,在哪个影城。

    邓以萌默默截图发过去,末了调侃:“婉姐今晚也要赶拍摄吧?你的小女朋友只好找别人去看电影了。”

    姜姒婉的新电影,导演又是个不好惹的。在圈里一贯有工作狂的名声,一场戏不拍到满意,整组人跟着熬通宵。

    大婉没回。

    正好邓以敏也喝完水,带着点诡异的神色瞥向她的手机屏幕。

    “还要继续努力。”邓以萌拍拍她的肩,指指桌上还余一大半的食物。

    -

    姐妹俩赶到电影院入场后,里边只零星坐了几个人,稀稀拉拉全然不成个气候。

    邓以萌咕哝了句:“奇怪。”刚买票时,明明好多座儿都不可选,几乎满座了,现下距离电影开场不到十分钟,竟然只有这么几个观众。难道买票积极,入场却不积极?

    怕小敏看到一半饿肚子,还给她买了爆米花可乐的观影套餐。

    没多久,电影开场,啪当熄了灯,荧幕亮起来。

    选的是小敏喜欢的科幻大制作,她看得很投入。邓以萌心思全不在这里。魂游天外巴不得跑去大婉的片场探班。靠在座位里边陷入寂寞时,左侧空着的座位忽然进来一个人。

    邓以萌自顾自在位子里发呆,没太在意,直至自己的左手被人捉了过去,捉过去还不算完,还给她团起来握在手心里。

    “……!!”邓以萌坐直了,挺起脊背想要骂这个乱吃豆腐的登徒子,侧脸看过去的时候,愣了一下。

    隔壁的那位,全神贯注看着荧幕,那张完美侧颜,除了大婉,还有谁?

    邓以萌内心的羊驼来回狂奔,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化作一个没什么编剧素养的轻声赞叹:“卧槽。”

    姜姒婉的唇边有一抹小孩恶作剧得逞的嘚瑟。

    就在邓以萌要转过脸,也要学她高贵冷艳地看电影时,大婉侧过脸来,在她嘴唇上迅速地啃了一口,接着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观影。,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