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044
    看动漫的时候, 三不五时看到主角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随后便将脑袋钻到自动贩卖机的出货口, 希望找到时光机,让时光倒流。

    只可惜现实里边,时光机是不可能的。

    人不能两度踏入同一条河流之中。

    发生过的事, 就是发生了。

    邓以萌不知怎么才能将方才的那一幕从妹妹的脑海里驱逐出去。

    邓以敏站在那里石化脸, “姐姐, 你们……”

    懵逼了半天才说出成句的话:“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邓以萌整个人还攀在大婉身上, 适才的激情尚有余韵, 她在那里面红耳热的, 呼吸也还带着喘,情形不能更尴尬了。

    还是大婉先反应过来, 将她轻轻从身上捋下来,安放在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为她招魂,“萌萌。”

    邓以萌觉得自己还是要坚强, 毕竟邓以敏已经抢先开始哭了, 她作为姐姐不可以再让这屋子的氛围雪上加霜。

    “不要哭了。”邓以萌心里也很难受, 让小孩子撞见这种不雅观的场面,等于是亵渎她纯洁的眼睛, “小敏, 你听我解释。”

    小敏抱着脑袋, 一脸的我不听我不听, 泪眼滂沱就进屋去了。

    邓以萌焦急地看大婉一眼:“你、你先睡吧,我哄哄她。”

    说完急冲冲地冲进屋子,只见邓以敏趴在床上呜咽。邓以萌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她也很委屈呀,谈个恋爱还谈出不对来了。可是没办法,谁让她是姐姐呢。

    她在小敏身边蹲下,“对不起啊,邓以敏你别哭了,先听我说。”

    邓以敏转过脸来,一脸乱七八糟的眼泪。

    “我们,那个。”邓以萌眼圈儿也红了,“我是陪她在练吻戏。”

    邓以敏愣了半晌,瞪大眼问:“真的吗。”

    “真的。”邓以萌扶着额头。

    “但我觉得她对你还是有企图的,”邓以敏坐在地板上,也顾不得凉,“她看你的眼光很不一般!姐姐,我问你,这个陪练是不是她要求的?”

    “不,是我欠她的。”那句话是真的,一旦开始撒谎,就得撒更多的谎言来圆,邓以萌木然地坐在侧边,“婉姐先前帮了我很大一个忙,所以。”

    闷闷的说不下去了。觉得这样子撒谎对大婉并不公平。

    现在这样欺瞒,以后呢?

    “那欠了什么,你也不能用身体偿还呀!”小敏痛心疾首。

    邓以萌红了脸,“你、你小孩子胡说什么啊!”只要是学习以外的事情,妹妹立刻就会变成心直口快的天才。邓以萌拧了拧她的耳朵,叹口气,“算了,别说了,先睡吧。”

    姜姒婉在那边抱膝坐着,侧耳听邓以萌那边的动静。半晌听得啪的一声灯灭,不由松了口气。

    手机上边传来一条消息,点开来一看,是邓以萌的鬼脸表情,“晚安。”

    邓以萌刚发完消息,小敏就蹭过来,幽幽地说:“姐,你是不是给隔壁那个发短信啊?”

    邓以萌被她的口吻吓一跳,转头侧身看着她,“快睡啦,少废话。”说着将手机放得离床三尺远。

    小敏虽然躺下了,却还是没有停止盘问:“姐,你没有骗我吧,你是真的在练吻戏吧,没有假戏真做吧?”

    她虽然内心觉得两个女孩子那样子很诡异,但刚刚她其实看了一会儿了,两个人都颇为享受的样子,楼底下熄了灯,她们一路亲吻着上楼,到了楼梯中段,姐姐险些绊倒,姜姒婉才抱起她,姐姐竟然还意犹未尽,低下头去啃她的嘴巴。这难道不是很喜欢的表现吗?

    邓以萌那边没有回答,过了良久,就在小敏以为她已经睡着时,听到她用叹息般的声音轻轻问:“我和萧澈在一起你没意见,怎么我和大婉在一起,你就哭天抢地的,为什么?不都是我的对象,与小敏有什么关碍?”

    小敏静了会儿,咕嘟咽了咽口水,“因为,因为你和萧澈哥哥在一起,就还在我们家隔壁,离我们都很近。如果你和别的人在一起,你就飞到很远,我、我和爸爸妈妈就再也不能轻易见到你。”

    这个理由倒是邓以萌没想到的。

    过了会儿,她试探性地说:“那也就是一间屋子的事……”

    邓以敏说出来一句惊悚异常的话,让她浑身如堕冰窖。

    “你要是和别的人在一起,我就跳楼。”小敏用平静的语气说,“我拉你一起死。”

    邓以萌心里上演的家庭伦理剧小剧场,就这样,在这一句话的催化之下变成了恐怖片。

    她不敢再多提这茬了。

    小敏的神经是很尖锐,好的时候很好,极端起来非常恐怖。邓以萌记得她更小的时候,抢了弟弟的玩具挨了爸爸骂,竟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绝食三天,谁都说不听,最后闹得去打吊**。

    彻夜未眠的邓以萌怎么也想不明白,别人的恋爱里假如有阻碍,那也是父母或者世俗。到她这里怎么如此诡异,拦路虎居然是妹妹。

    她做不到无视小敏的感受。

    第二天大清早,小敏红着眼眶闹着要回去上学,邓以萌没办法,下楼给婉姐做了个简易的早餐,留了张字条就回学校去了。小敏的神经质全方位爆发,上了校车,每隔半小时就要给邓以萌发消息,确认她没有跑去私会姜姒婉。

    邓以萌联络了心理诊所,预约了周末的看诊时间。

    小敏的内心,绝对有一块是缺失的。

    她要帮她找到它。

    下午,她还没来及上完自己的课,刘恬电话通知她,让她去参加新戏试镜。

    邓以萌化好淡妆之后赶去指定地点。才知道新戏是俞定柔做主角。

    俞定柔与大婉的名气近年来可谓并驾齐驱,媒体也格外喜欢拿她们放在一起作比较,可实际上,她们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人。外貌上来说,姜姒婉走清丽风时,是神仙姐姐那一挂,即使浓丽起来,也只是鲜艳妩媚,而不会像俞定柔俞大小姐这样,时时地地都妖艳,像是撒旦派到人间来魅惑众生的魔女。

    俞定柔的脾气也是一等一的火爆。

    这一点,邓以萌初到片场就感受到了。

    “废物!”一声娇叱伴随着噼里啪啦的脆响,让邓以萌闻声止步,站在距离声源很远的地方就不走了。

    远远望过去,就是俞大小姐在刁难在助理,骂得狗血淋头不说,一碟子邓以萌叫不上名字的坚果也散落得一地都是。

    小助理正瑟瑟发抖蹲在地上捡,嘴里居然还在道歉。刚站起来,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啪地一声,俞定柔竟然一巴掌掴在小助理的脸上,打得他一个趔趄,险些没栽个跟头。

    邓以萌看不下去了,气呼呼地冲过去,“你干嘛?仗着自己地位不凡就欺负人?”

    俞定柔看她一眼,掀了掀眼皮,哟呵一声:“我当是谁。”

    邓以萌更生气了,不论我是谁,你刚刚都做得不对。”拉过小助理的衣袖,格外感同身受,“你知不知道他可以告你人身伤害?”

    俞定柔竟然不为所动,抱起双臂坐在原地,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那“小助理”瑟缩了一下,将自己的衣袖从邓以萌的手中扯了出来,“不好意思啊,我不敢告,刚刚我们是在试镜……”

    邓以萌懵圈儿了。身后传出来噼里啪啦的掌声。她机械转头,方才发现原来刚刚视觉盲点眼瘸义愤填膺同仇敌忾,竟然没注意到那里的众人,顿时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钻。

    坐在正中间那位姓郑的老师笑说:“竟然好,俞老师是试戏大小姐,小邓方才的表演也算过关,咱们竟不必另外再试了,你回去和刘恬说一声,你试镜成功了,后续我们会与她协商。”

    邓以萌还是一脸懵地看着他们几个人撤了,这里俞定柔在身后冷笑:“蠢货,强出什么头?大婉也不调教调教你。”

    邓以萌气得脸都成了柠檬绿,浑身发抖:“你,你说,你说什么!?”

    “你不是她助理来着?”俞定柔站起身,浓密的睫毛下,眼神端的倨傲,“怎么惯得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拍拍身上的皮草,走到邓以萌身侧,停住脚步,压低了声音说:“往后你会明白,我要打人,是不会笨到落人把柄的,白痴。”

    邓以萌周身的血液都往头顶冲。也不知自己是怎样去到外边,怎样上的车,又是怎样拨通的刘恬的电话。

    “怎么样?”刘恬在那边忙碌,“试镜没问题吧?”

    邓以萌尽量语气平和地说:“没问题。”

    “见到俞定柔没有?”听动静,刘恬估摸着是用肩膀与耳朵夹着手机在讲话,“你和她相处得还好吧?”

    邓以萌往靠椅上靠了一靠,苦着一张脸,半晌咬牙说:“还好。”

    “那成了,”刘恬那边终于安静下来,“等开机的时候我会提醒你,这次是现代戏,剧本定稿晚点我让肖给你送到,学校,还是,”咳嗽一声,“大婉那里?”

    邓以萌为自己和婉姐感到心酸不已,嘴唇抖了抖,“学校吧。”

    她算是有先见之明的。刚挂掉刘恬的电话,邓以敏就再次打进来了。

    声音像只小鹌鹑:“姐姐,你来学校门口接我。”,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