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043
    邓以敏吃了一肚子甜点, 有些齁得慌, 想喊了姐姐回去休息。在人群中穿梭了阵子,发现没有邓以萌的身影,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姐姐那么呆,要是被人拐了去怎么办。四下蹿了蹿, 左右张望, 只认识姜姒婉一个,走过去拉住她,带了哭腔:“漂亮姐姐, 我姐姐不见了。”

    姜姒婉安抚她:“她去洗手间, 很快回来。”

    “她都不见好久了。你帮我找找她。”邓以敏摇着她的胳膊。

    大婉点头, “你别着急。”说着带她到沙发坐下, 掏出手机给邓以萌打电话。

    ——您拨打的号码暂时不在服务区。

    姜姒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对小敏说:“我们去找找, 免得她被拐走了。”

    小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姐姐你说得对,我姐她小时候, 听说是人贩子的重点拐卖对象, 小时候这种事发生过两三次, 都是快要被拐上车的时候,让熟人或者老师碰到拦下来的。”

    姜姒婉已带着她来到了走廊上, 带了几分一言难尽, 又带了几分疼惜, 叹息一声:“别担心。我不会弄丢她的。”

    话才说完,邓以萌人回来了,一步一步慢慢挨过来。

    看着脸色不太好。

    姜姒婉伸手摸摸她额头,邓以萌竟然罕见地躲了一躲,眼神也有些躲闪。

    “不舒服?”大婉问。

    小敏说:“姐姐应该是困了。”

    大婉拍拍小敏的肩,“这里离我家近,去我家休息,好不好?”

    邓以萌这时抬头说:“我们回我宿舍。”

    姜姒婉眼睛眯了眯,转头看看妹妹,“小敏呢?我家里有很多漫画,想看么。”

    漫画倒是其次。刚刚姜姒婉温柔的态度引起了她的好感,小敏很想再度亲近一下大明星的私生活,她咂咂嘴说:“想看!!”

    姜姒婉揽揽邓以敏的肩,“好,那咱们回我家,让姐姐回宿舍吧。”

    邓以萌心情复杂,抬头瞪了她一眼。但是小敏已经很没出息地被骗走了,她眼巴巴地跟在两人身后,听姜姒婉掏出手机打电话:“肖?和大家打个招呼,出来吧。”

    肖经纪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楼下停车点,撑着膝盖问:“我的祖宗,玩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走了?你知不知道他们险些没砍了我。”

    姜姒婉点头:“你辛苦了。”打开车门,将小敏安置在副驾驶,自己率先坐上了车,对站在下边的邓以萌说:“上来。”

    邓以萌想了想,还是上车了,怯生生挨着大婉坐着。

    肖科艾没有听到特别的指示,轻车熟路选择了回家的路线。

    邓以萌呆愣愣地坐在那里,姜姒婉不去打搅她,她知道这孩子又遇到难题了,不能去催她,得让她慢慢捋清楚。

    人心是很任性的。你越是提醒自己不要去想某件事,那件事就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成为你的困扰。

    刚刚在洗手间听到的对话,此刻就在邓以萌的头脑里不断单曲循环。

    她彼时并不想继续听那令人不愉快的八卦,奈何双腿像是灌了铅,怎么都挪不动。于是那场听来十分扎心的对话,就这样像流氓软件似的,镌刻在了记忆里。

    “什么传闻?婉姐是千人斩?”

    “那算什么鬼传闻。但凡有点脑子都知道她没时间搞。我听到的版本是,虽然有多位绯闻男友,可实际上婉姐不爱武装爱红装,寰宇那个变态经纪人才是婉姐的真爱。”

    “是吧,两个人都是真爱吧,权樱一直在追姜吧,两个人都快成了,婉姐家有个很牛掰的后台亲自找的权樱,让她放弃,樱花才去的三藩市散心。你看她一回国,不就满世界找婉,还是忘不了吧……”

    “前段还听说有人拍到婉姐与她在酒店约下午茶,要写成姜姒婉跳槽寰宇的新闻,不知道是哪边压了下来。”

    “哎,有没有可能,婉姐找小新人就是为了报复权樱突然消失啊,哈哈哈。”

    “变成工具人可就太可悲了。”

    伴随着冲水的声音,隔间的门开了。

    邓以萌抿着嘴角,冷漠脸望着那两人。

    那俩出来,都各自僵在了原地。这洗手间在最尽头,不是方才大厅就近的那个,聚会上的人不会特意舍近求远跑到这里来,所以她们才这样肆无忌惮地交谈。

    哪里料到邓以萌会这样子突然出现。

    “萌萌。”耳畔的呼唤让她从单曲循环的回忆片段里解脱出来。

    竟然就到家了。

    肖经纪等她们都下车,挥了挥手,嗖地一声就将车开走了。

    姜姒婉状似遗憾地哎了一声:“怎么办,忘了让他送你回学校了。”

    邓以萌再次瞪了她一眼,自顾自往前,开了大门进去。

    邓以敏有些毛骨悚然起来,姐姐很不对劲啊,那个小眼神,用她最近新学的词汇来形容,就是娇嗔啊!

    姜姒婉倒好像没生气,脸上还带着一抹笑意。

    但是小敏觉得,到人家家里来做客,姐姐摆脸色是不对的,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我姐她在家从来都不耍小性子的。她这样,是不是在那里吃错东西了?整个人变得好奇怪!”

    姜姒婉笑笑,带着她进了屋。

    邓以萌已经找了睡衣过来交给妹妹,一面和姜姒婉说:“谢谢婉姐收留我们过夜。”

    姜姒婉再次眯眼:“嗯。”

    邓以萌转身带着小敏上楼去了。

    邓以敏在房间脱掉外衣和毛衣,换上姐姐给的睡衣,看邓以萌还是不太开心的样子,也不敢多问,乖乖在床上躺好,等她也躺下来睡了,才小声地劝谏:“姐姐,你脾气好点。”

    “嗯。快睡吧。”邓以萌也不分辩,拍拍她的肩,“熬夜长不高。”

    过了没多久,邓以敏抓着她胳膊的那只爪子松了些,邓以萌翻个身,打算认真睡觉,手机却滴滴响了两声。

    她克制了会儿,翻身对着妹妹,半晌还是没忍住,转身将手机拿过来。

    “萌萌,下雪了。”大婉的消息。

    邓以萌捧着屏幕,等它变暗,不知道要回什么。

    “雪景很美。”消息又来了。

    邓以萌呆了半晌,刷拉坐起来。她找了件小披风把自己裹起来,悄悄地下楼,果不其然在落地窗边找到了大婉。

    窗外橘色的暖色调灯光里,逐对成球的雪正扯棉絮一般地往下堕。姜姒婉在那里看住了。

    邓以萌站在旁边不做声。

    姜姒婉也不出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低头轻轻吻她。邓以萌没有回应。大婉于是让她靠着窗,展开更具侵略性的吻。

    可是邓以萌的热情非但没有被点燃,反而显得前所未有地冷淡,往侧边躲了躲,躲开了那带着渴望的需索。

    “好了,邓以萌,”姜姒婉开口说话了,“第三次躲我。”

    “因为我在生气。”邓以萌说得很小声,但是一本正经,态度异常严肃。

    “如果让萌萌生气,我不会原谅自己。”

    “我今天听到一些笑话,说给你听,你听不听?”大婉整体来说很瘦,是那种骨肉匀停的完美身材,所以整个压过来,邓以萌也不觉得难受,两只爪子撑着她的肩,这样问她。

    “你说。”姜姒婉低声回应,“不好笑可是要受罚的。”

    邓以萌将在洗手间听到的对话转述出来,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客观,末了认真地说:“我是你的工具人吗?”

    “邓以萌。”大婉很高明的。她表达抗议和责备的方式,就是压低声音叫她的全名。暗含威胁但听来依然是情话。

    邓以萌头脑有点发昏,听那些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着实心塞过一下子,本来还想端久点,被大婉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心理防线再度土崩瓦解,晕乎乎地吐露后续:“其实我撞破了她们。”

    那两个剧组里平时也算点头之交的演员,背后却这样。邓以萌有一点失望。

    姜姒婉问:“是谁?”

    邓以萌哼唧了一声:“那两块小饼干不用你管,我已经警告过她们了!”

    姜姒婉似乎不太信:“哦?”

    邓以萌气急:“是真的!”

    ——这是真的,她原本不会放狠话,难得当时被气得七荤八素,走过去对那两人说:“你们再在背后编排我们家大婉,我就……”

    人生一大憾事就像谢耳朵所说,冲突现场永远发挥失常,事后恨不得回家写邮件给对方,好展示自己的舌灿莲花。

    当时邓以萌口不择言,只说了很普通的五个字,“让你们好看!”

    也许以邓以萌的地位,这构不成什么威胁,可这是她的态度。

    ——她还想让小饼干八卦就与时俱进一点吧,现在跳广场舞的阿姨辈都建微信群吐槽了,她们居然还在洗手间尬聊。

    姜姒婉不追问,只说:“那为什么生我气?”

    邓以萌抬手捧住她的脸,“权樱和你到底什么关系?她那天让我给你带话,是为了什么呀?”

    姜姒婉轻声一笑:“朋友。余茉污蔑我太太,我给了她一点颜色看,余茉是权樱的远亲,也签在她名下,所以她劝我收手。”

    邓以萌的重点落在“我太太”三个字上边,面红耳赤,口不能言。

    “还气吗?”大婉问。

    “我本来就不是气那个。”邓以萌嘟起嘴。

    “那气什么?”

    “你的音乐品味也太大众了吧。”邓以萌轻声嚷嚷,“我给你唱宝贝,你居然拉着我唱今天你要嫁给我,又不是过年,为什么要唱这种歌。”

    “品味大众有什么不好?”姜姒婉含笑抵着她的鼻尖。

    “不行,你现在单独给我唱,另唱一首。”邓以萌可以说是恃宠而骄了。

    然后大婉唱了《远辰》。

    她扶着邓以萌的肩,将她轻轻转过去,从后边抱着她,一边看雪,一边清唱,轻轻唱。

    邓以萌听得圆满。等她一曲唱完,转身抱住,仰起脸摇头:“错了。是我谢你才对。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做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两个人的拥吻,一开始还是十分文雅的,动作也轻柔。最后纠缠着上了楼,动静就有点大了。邓以萌被大婉半托举式的抱着,她的双腿盘在她的腰间,互相激烈地吞噬对方。

    即将打开大婉房门的瞬间,隔壁邓以萌的房间门先开了,门口站着背光的、一脸懵逼的邓以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