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是不是姓姜?
    邓以萌是被不远处的鸣笛声惊醒的。勉力睁开眼睛, 看到车窗外璀璨的灯火, 有点懵逼, 花半分钟想了那几个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猛然记起是来接人的,慌忙掏出手机一看时间,还好, 十一点四十。

    侧边响起姜姒婉的声音, “嗯, 那, 到时候见。拜。”

    好啊,她才睡了一觉, 居然就和别的人约会!

    大婉挂掉电话之后, 察觉身边两束炽烈火热的视线,微微侧脸, 斜睨着邓以萌:“小懒虫醒了?”

    邓以萌气鼓鼓的:“你背叛我。”

    姜姒婉好笑:“什么时候的事, 我怎么不知道?”

    邓以萌刷拉将身上盖着的大衣掀下来, 往她那边倾身过去,“就是刚刚, 趁我睡着,和别人约下了见面时间。我都听见了。”

    姜姒婉点头, 若有所思,“这样, 看来以后得小心了。”

    邓以萌脸刷拉涨红, “哇啊, 我稍微试探你一下,结果你真的有外遇!”

    大婉扶了扶额头,看看她,“萌萌。”

    邓以萌噘着嘴,将外衣递过去,“还你。”

    “不生气了?”姜姒婉将衣服接过去,问。

    邓以萌哼一声,“我知道你不敢的。”

    大婉含笑,将大衣穿好。邓以萌却又有话说:“婉姐,待会儿你直接送我们回学校那边吧,那里有很多地方可以下榻。”

    姜姒婉摇头,“不成。太晚了。住外边也不安全。”别的她管不着。邓以萌肯定是会在外面陪那娘儿俩住的了。这样不行。

    邓以萌设想了一下自己一家人跑去大婉的别墅落脚,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会吵到你诶。”

    “不要多说了。”大婉及时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邓以萌的手机也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掏出来看一眼屏幕,深呼吸了几次,选择了接听,“阿姨,到哪儿了?”

    姜姒婉坐在驾驶位上都听得一清二楚,“萌萌啊,我们还有几分钟就到了,你和阿澈到出站口等我们好不啦。”

    邓以萌有点尴尬,拿拳头砸脑袋,“阿姨,不好意思啊,阿澈最近都很忙,档期排不开,他没有和我一起来接你。”

    那边稍微静了一静,随即又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那没关系。有派车送你来吧?”

    邓以萌恨不得找地缝钻,勉强答:“不是啦,我,我坐朋友的车来的。”

    刘阿姨随即抱怨了几句,什么车上很挤,味道也不太好等等,旋即得出结论:“萌啊,为了来看你,我们可是受了不少罪啊。”

    邓以萌也有冤无处诉去,她也委屈啊,阿姨来得完全没有一点点防备。

    总算收了线,邓以萌觑着眼去看一眼侧边的大婉。果然好涵养,并没有动声色,人家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目视前方,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婉姐,我去出站口接人,你在车上等我,好不好?”邓以萌小小声地问。

    姜姒婉转过头来,“我跟你一起去。”

    邓以萌想了想,也罢,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婉姐估摸着是那种性格吧,反正也麻烦人家这么多了,不在乎再多这一步。只是她要是这样子下去,明天各位娱记估计得乐疯,正愁头条没着落呢,有这样给他们千里送人头的么。

    她把自己的围巾摘了下来,递给姜姒婉,“给你。”

    大婉旋即会意,接过去之后却又迟疑了,“你呢?”

    邓以萌嘿嘿贼笑了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来口罩:“我还有这个。”

    两人各自做好防护措施,下车手拉手往出站口的方向走。午夜风很大。广场上人很多。两人几乎是在人流当中逆行。

    姜姒婉走了两步,担心邓以萌会冷,二来也担心她走丢,将她搂过来,半抱着往前走。

    这个小鸟依人的姿势邓以萌很喜欢的呀。好像被大婉点了“一键收藏”,很宝贝的感觉。

    在出站口等了几分钟,刘阿姨就拉着邓以敏出来了,脑袋跟拨浪鼓似的,左右张望。

    邓以萌不敢大声喊,踮起脚,不停挥舞着双臂。

    还好妹妹很机灵,见了她,张大了嘴,拉住她妈妈,让她不必找了,姐姐就在前方。

    宾客组与接待组胜利会师。

    刘阿姨拖着闺女儿出来,见了邓以萌身边的女郎,先哦豁了一声,“萌啊,你这朋友长得可真俊哪。”

    邓以萌咳嗽一声,“那当然。”含糊介绍了下:“这是姜小姐。”抬起眼看着大婉,指指刘阿姨,“这是我阿姨和妹妹小敏。”

    大婉点头:“阿姨好。妹妹好。”

    邓以萌心里偷笑。本来以为大婉小时候应该是那种吊儿郎当,会让老师头疼的熊孩子——毕竟耍起流氓来超一流的。目前来看,只怕在学校是乖学生那一挂的呢。

    刘阿姨本来期待的是萧澈,见同来的朋友是女生,松了口气之余也没多放在心上,因为对方气质奇佳多看了两眼后,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邓以敏眨巴着眼盯着戴围巾的小姐姐看了好几眼,有些怕生,只上来和姐姐诉苦,说沿途的硬座

    很不舒服,想要换卧铺一直都没能成功,现在腰酸背痛的。

    邓以萌也是服了,叹气:“你们提前和我说一下啊,我也好帮忙看看有没有高铁什么的呀。受这个罪,是何必。”

    邓以敏摇着她胳膊撒娇:“我现在只想睡觉,姐姐我们去哪里?”

    邓以萌望着大婉,“去我学校那边吧。”

    大婉转身往前走。邓以萌提醒一下东张西望的小妹,“邓以敏,走了走了。”

    上车的时候,刘阿姨又惊叹了一次,“这车很贵吧?”

    邓以萌坐在副驾驶,回头说:“阿姨,和小敏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儿到了我叫您。”

    邓以敏上车之后,却对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发生了极大的兴趣,见她一直围着围巾不说话,在后视镜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转,向邓以萌说:“姐姐,我觉得你这个朋友,鼻子上半部分很像一个明星。”

    邓以萌抿嘴笑:“嗯,像谁?”

    邓以敏说:“就是最近晚上八点在放的那个,青云纪事。你朋友,眼睛很像演大小姐那个姜姒婉。那个角色人气好高啊。”

    邓以萌几乎就要笑出来了,看看大婉,却依然没事人一样,不由得由衷感到佩服。

    邓以萌再次看路时,发现不对,大婉还是朝自己家行驶过去了。又不好现在发作吵起来,只得按捺住,拿眼神去交流,姜姒婉只做看不见。

    当车在大婉家院门前停妥之后,邓以萌听到刘阿姨又发出了惊叹的声音,连口夸赞。

    邓以萌心情其实是有一点微妙的。自己家里条件是和大婉家不可同日而语。阿姨这样子的表现,是十分自然而然的反应,无可厚非,可却也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阶级差异客观存在,不以邓以萌的意志为转移。

    进屋之后,刘阿姨拉着邓以萌,小声但是语气非常重地问:“小萌,你告诉我,这屋子,这车,你这朋友,到底怎么回事?不能干坏事啊,小萌。”

    姜姒婉在前边接下围巾,恰逢邓以敏看完墙上的壁画转过身来,因此十分合情合理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刘阿姨赶忙跑过去拍着她的背,问宝贝怎么了。

    邓以敏的神情用惊骇来形容是恰如其分的。她抬手指着前方,半天了还是说不出话来,最后想来被她妈妈弄得受不住了,一甩头,大声地和她妈妈说:“妈,姐姐的朋友就是那个啊!你快看!”

    “哪个?”刘阿姨随着她的指尖去看姜姒婉,随即也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叫喊。

    邓以萌扶着额头,生怕大婉周遭的邻居朋友们告他们深夜扰民。

    一阵混乱过后,邓以萌端着几杯水过来时,只见大婉和刘女士两位已经聊上了。

    刘阿姨到底也是生活阅历丰富,见过世面的,没有激动太久,歇了阵子,已经比较能攀谈了,侧身坐在沙发上,向大婉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来意,两手扶着犹自震惊的邓以敏,“还不是为了这孩子,她想学画画,我们那旮旯没有好的画室,她爸爸也不准她走这条路,可这孩子正经读书实在不是个头。我想着,幸好她有个姐姐出息了,让她来投靠一下姐姐,看小萌能不能给她找一间画室学学……”

    姜姒婉一脸的不予置评。

    邓以萌将水杯放在大家跟前。刘阿姨赶忙又补充道:“当然了,我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想看看我们小萌和阿澈处的怎么样。哎,大明星,你知道萧澈吧?他是我们小萌的男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

    姜姒婉拉拉邓以萌,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一手揽着邓以萌的肩,含笑向对面的人说:“说起男朋友,我这边有个人也喜欢小萌,想追她,您看可以吗?”

    邓以萌脊背为之一麻,心想不是吧,大婉太着急了吧,第一面就出柜,雅蠛蝶。刘阿姨会倒地不起的啊。她负不起那个责任呀。

    刘阿姨捧着水杯歪着头想了一想,忽而恍然,露出一个“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笑来,随即压低了声音问:“这个人,是不是姓姜?”,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