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别再醋了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三小时, 将路上可能的拥堵考虑进去,也只要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就管够了。

    在大婉卸妆泡澡的时候, 邓以萌抓紧时间把晚餐给弄好,谁料, 手一抖, 柠檬汁挤多了。

    姜姒婉在餐桌上落座,吃了几口, 酸得捂脸。

    邓以萌先还在对面警惕地盯着她, 见她这个反应,又是想笑, 又是不敢笑, 先发制人道歉:“婉、婉姐对不起……请你原谅。”

    对面的大婉淡淡地看她一眼,给自己倒了杯水,仰起脖子徐徐喝完。

    邓以萌在这边擦了把汗,还吐了吐舌头。视线瞥向被卷起一角的窗帘, 窗帘是樱色。她福至心灵, 想起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 抬手朝对面挥了挥:“婉姐, 有个人让我给你带句话。”

    姜姒婉应了她,“嗯。”

    “是一个叫权樱的。”邓以萌瞪大眼睛看着对面。她虽然大部分时候都粗枝大叶,真的细心起来, 是不会漏掉任何一个细节的。她注意到大婉端杯子的手顿了一顿, 也学着大婉的不动声色, 只淡淡说:“她让你,身为女神,不要和后辈计较,差不多得了。她也会对手底下艺人严加管教的。”

    大婉听着没什么反应,拿叉子挑起盘子里一小块生菜送进口中。

    邓以萌则是捧着水杯吸溜喝了一口。

    “婉姐,不是我打听你**哈,”邓以萌小心翼翼,“你干了什么呀?她亲自去摄影棚找的我诶。”

    姜姒婉朝她笑了笑,“萌萌。”

    “嗯。”邓以萌坐端正,像个等待训示的小学生。

    “以后有人让你带话,”姜姒婉的手伸过来,在她脸上掐了一把,“让她自己来找我。明白么。”

    “我是这样说的呀。”邓以萌回忆了下,随即改换了重点,“权樱说她是你老朋友。”

    大婉没反对,点了点头,“嗯。”

    邓以萌直截了当问:“什么样的朋友啊?”

    姜姒婉勾了勾唇角,指指她面前的盘子,“萌萌,尝一下。”

    邓以萌莫名其妙,自己吃了两口。

    大婉问:“什么味道?”

    “酸的。”邓以萌小脸皱巴巴。

    对面的大婉同学就那样轻轻笑起来。

    邓以萌的反射弧较普通人略长一些,呆滞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大婉是嘲笑她吃醋。

    邓以萌拿擦嘴的餐巾纸团了一团朝对面扔过去,准头太差,并没有砸到对面的人,反而掉在了地上,待会儿还要亲自去收拾。邓以萌凶巴巴地:“你这个人真的坏透了,要不是在乎你,我会吃这些山西老陈醋吗。姜姒婉,你就是个坏女人。”

    大婉怡然自得,眼睛里边有小星星:“喔。我谢谢你。”

    邓以萌被怼得一句话都没有。拿小叉子往嘴里大口大口地塞蔬菜叶子,塞得腮帮子鼓鼓的。皱着眉不看那个坏女人一眼。

    然而等晚饭过后,邓以萌看看时间,不得不和她再次搭话:“姓姜的,你到底有没有给小艾打电话啊?”

    姓姜的淡淡瞥她一眼,声音异常冷漠:“没有。”

    这理直气壮的一句没有,彻底将邓以萌点着了,她气鼓鼓地冲到大婉跟前,“你、你开什么玩笑。”

    说着说着,眼眶里边充斥了泪水。

    她本来是打算不依靠坏女人来着。

    是坏女人自己提议要帮忙的。

    提议了又放鸽子,这真是坏到家了。

    毕竟,要不是以为有了着落,她自己已经叫车了好吗。

    “你刚刚,不是打电话了,”邓以萌急得在原地跺脚,“难道不是给小艾打的吗?”

    姜姒婉起身,“我送你。”

    邓以萌可算明白了,从一开始坏女人就是在骗她啊。站在原地涨红了脸,骂又骂不出来,张张嘴,得了失语症,眼泪也差一点就要汩汩而下。

    “萌萌真的生气啦?”大婉过来拿手指戳她的脸。

    “你别碰我。”邓以萌瞪她。

    “你在乎我,我也在乎你啊。”大婉用很认真的语调说话,“我怎么可能让你大半夜和一个男生呆在一起。”

    邓以萌皱着眉头听着。

    “还有,来的是你的家人。”大婉抓抓头发,“不管是什么样的,我都要多了解一下啊。”凑过脸去,在邓以萌的脸颊亲亲,将挂在那里的泪珠给亲掉了,“除非——”

    不愧是影后级别的,瞬间变了脸,委屈巴巴地:“——除非萌萌觉得我见不得人,不想带我认识你的家人和朋友。”

    邓以萌想送她两个字:荒谬!

    可是姜姒婉在她跟前撒娇诶,这谁能抵挡得了?

    邓以萌硬气了不到三秒就投降了:“你真的不要后悔哦。”

    姜姒婉笑笑:“怎么会后悔呢。”

    邓以萌想了想,“要不这样,我先和阿姨说,我们是朋友,好不好?”一口气出柜有点太厉害,她怕刘阿姨挺不住。

    但她也害怕大婉不高兴,所以用殷切炽烈的目光看住她。

    还好,大婉低头吻了她一下,“好。”

    说清楚之后,两个人出发了。

    邓以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还是有点担心,“大婉会不会太辛苦?”

    “不会。”驾驶座上的人专注发车。

    “……”这个问题得到解答之后,邓以萌靠在座位上,闷闷的不再说话。

    朝火车西站驶出去二十分钟后,车厢内还是静默。

    姜姒婉望望抿嘴一言不发的小姑娘,侧脸写着坚毅、倔强以及赌气,暗笑了声,喊了一声:“邓以萌。”

    “干嘛!!?”超凶的。

    姜姒婉忍笑,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慢慢慢慢地说:“权樱和我没什么关系。就是普通老朋友。你呀,别再醋了。”

    邓以萌先还暖暖的,听到最后一句立刻哼了一句:“我没有,你别诬陷我。”

    话是如此说,到达西站通明的灯火之中时,姜姒婉侧脸看过去…

    大约是终于放下了心,邓以萌歪在座位里边,双眸紧闭,呼吸绵长,竟然沉沉睡了过去。

    姜姒婉沉默地看了她会儿,脱下外套,替她搭在身上。,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