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还冷吗?”
    邓以萌仔细辨认眼前人。眼熟, 但又不至于眼熟到一下就认出来。

    “超市。”对方笑盈盈地给出提示。

    踟蹰了一阵子,邓以萌脑海里有个电灯泡嘭地亮了。脸也随之涨得通红。这不就是……上回超市里遇到的那个,自己在她面前信口雌黄,说什么大婉吻技很好…

    “你、你好。”邓以萌递出右手, 递出橄榄枝。

    女郎握住她的手,“邓小姐你好, 我叫权樱。”

    “权利的权,樱花的樱?”邓以萌暗地里算了一卦, 小姐姐恐怕五行属木。

    “正解。”权樱笑得弯了眼睛。

    邓以萌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秒变惊恐脸:“但是,你怎么认出我来的?”难道她的乔装术完全失效,口罩遮了等于没遮?

    权樱似乎看破了她的想法,摇了摇头:“恰好我也是经纪人,所以辨认艺人, 发掘新星, 是我的一项基本工作。”

    邓以萌咋舌。“不好意思啊权小姐。我已经有经纪人了。”

    权樱一怔, 掩口大笑,笑完解释说:“邓小姐误会了, 我虽然很想签下你, 错过了十分遗憾,不过,我今天来这里, 主要是想请你给大婉带一句话。”

    邓以萌听到这里, 欢悦的心情渐渐收拢, 轻声问:“你是她的老朋友嘛。”

    “是。”

    无名飞醋真好吃。邓以萌嘟了嘟嘴,“既然是老朋友,权小姐自己说就好了,我虽然算是婉姐的助理,可我不负责做传话筒的。”

    权樱微微笑:“可只有你说的话,在她那里最有分量,我猜的对不对?”

    邓以萌脑子里boo一炸,静静地看着对方,不则声。

    “不是私事,就是,我想请你转告大婉一声,哎,她是女神,差不多得了,别和后辈一般见识。”权樱恢复冷静,“我这边也会对手底下的艺人严加管教的。”抬手拍了拍邓以萌的肩,“拜托了,邓小姐。”

    邓以萌目送她转身走远,脑海里一片混沌。

    用上“严加管教”这种词,估计事情挺严重。

    ——大婉干什么了?

    广告拍摄的难度不是特别大,摄影师兴许是喜欢邓以萌这一卦的萌妹子,整个过程都笑得像一朵彩色大丽花,才第一次见面就叫人家萌萌。

    “萌萌,保持甜美的笑容,对,保持笑容。很好!”

    “来,萌萌,给你拍一张海报,到时候发你啊。诺,笑一个~”

    邓以萌收工的时候拍着脸,略僵。

    一分多钟的广告,拍了将近一小时。

    回到车上,邓以萌接了刘恬递过来的水,且不喝,期期艾艾问:“恬姐,我问你啊,最近大婉有没有什么反常操作呀?”

    刘恬朝她看一眼,露出奇怪的微笑来,“为什么这么问?”

    邓以萌是信任刘恬的,将拍摄之前权樱来找的事情简单交代了一下。

    说完再看刘恬,邓以萌吓一跳。

    只见她僵在那里,嘴型是完满的“o”型。

    “恬姐?”邓以萌讪笑,“是哪里不妥吗?”

    “权樱?你说权樱?”刘恬一脸的难以置信。

    邓以萌颔首,“对啊。”

    “权利的权,樱花的樱?”刘恬再问一遍。

    邓以萌抿嘴笑:“是。”

    刘恬一声尖叫,扶着邓以萌的肩就来回摇起来,“那个魔头居然来找你了?”

    邓以萌晕头转向:“恬姐,您镇定……”

    刘恬坐端正,叹口气,“你不知道权樱哦?”

    听刘恬的口气,这位还是个名人咯。求人不如求己,邓以萌打开手机,撑着下巴去搜这位权樱的来历。

    刘恬提醒她系好安全带,一面发动了车子。

    邓以萌拉着百度百科往下滑,心内着实吓一跳。这个人的传奇程度不在刘恬之下,权樱也是圈内最炙手可热的经纪人之一,在寰宇还有股份,所以说起来,比刘恬还厉害,人家是半个老板。

    “她让我转告婉姐,差不多得了,是什么意思啊?”邓以萌还是不解,也得知道具体情况才好劝谏吧。不然没头没脑的,惹大婉生气怎么办?

    刘恬扯扯嘴角,“你自己问你婉姐吧。”

    邓以萌想了想,也好,明人不说暗话,当面和大婉说清楚好了,拍拍刘恬的肩,“恬姐,我不回学校了,麻烦你送我去婉姐家。可以吗?”

    刘恬点头应允,在等红灯时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对了,萌萌,你微博是什么啊?”

    邓以萌身形一僵,她的微博上,还挂着她上次居心叵测“黑”大婉的两张图,咳嗽一声:“不怎么上微博,怎么啦?”

    “有个微博的话,小粉丝想找你会方便一点,再比如你的通告信息,都可以在上面发布,这也是新人刷存在感的一种方式。”刘恬谆谆教诲。

    “喔。”邓以萌捏着衣角,“可我不玩的。我智商不行。为免暴露智商,我还是安静如鸡好了。”

    刘恬笑了笑,没有强求,将她送至姜姒婉家中,离开之前叮嘱她和大婉要记得拉窗帘。

    邓以萌红了脸无言以对。并不会做什么需要拉窗帘的事情!这次要和大婉做的事情可是很正经的!

    拌沙拉时,调味的柠檬没有了。

    她匆忙出门,进了鲜果超市之后,才发觉哪里不对劲——周遭许多**辣的目光。

    《青云纪事》热播中,穿古装的邓以萌正在八点档蹦跶着呢。

    本体出门被人围观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重点是,她今天忘了做防护,脸上还化着工作妆。

    邓以萌拿一只手捂着脸,只想快点搞定走人。

    到结账台,出现了第一个上来索要签名的热心观众,口若悬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将最新一集的小师妹夸了n遍。

    ——为邓以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姜姒婉收工回来,进门见到厨房的流理台上半是狼藉。料想是某只萌物来过了。一边开冰箱拿矿泉水,一边给她拨电话。

    电话是秒接的。

    姜姒婉在这边露出微笑:“萌萌,人呢?”

    邓以萌难掩激动的声音,“婉姐,婉姐,我在门外,拿了好多东西,帮我开下门。”

    姜姒婉扶额头。放下水,去到大门前,给她打开,见面就来个抱抱的打算也泡了汤。

    她抱了满怀的小零食和一捧玫瑰,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姜姒婉皱眉,“怎么回事?”

    “婉姐,帮我。”邓以萌踮起脚,将怀里的东西递上来。

    姜姒婉嘶了声,虽然火大,还是接了,顺带连人也一起拎进来,关上门才问,“这些是什么?”

    “粉丝送我的。”邓以萌双眼亮晶晶的,难掩兴奋,也不管大婉抱在手里的东西,一个猛冲上去,就勾住了大婉的脖子,“我得到肯定了啊婉姐,他们说喜欢我,希望我能多多地拍戏,居然还当场送我礼物,哎呀好兴奋啊!”自觉有点收受贿赂的意思,可是刚才得到的表扬真的让她很受用。

    姜姒婉被她抱得牢牢的,动弹不得,低头看看,玫瑰花也要被她压坏了,忍不住提醒道:“啧,你的玫瑰。”

    邓以萌不看玫瑰,依然盯着大婉的脸,摇头,“没关系。是位小哥哥送的。心意已经收到。礼物本身不再重要了。”

    姜姒婉搂着她的腰带着她往里走,挑眉问:“哦,这么玄的么?”

    邓以萌只是笑,“嗯。”

    “那现在,什么重要?姜姒婉垂下头,抵着她鼻尖问。

    邓以萌就势亲了一口,“大婉重要。”

    姜姒婉很满意。搂着腰的手势上移,搭在邓以萌温暖滑腻的脖颈处,一面刻意低头,降低了海拔,找到她的唇,浅浅地交流过。将眼神朦胧的邓以萌带到沙发上,将满怀的鲜花礼物也放在旁边,将她拉过来,延续方才意犹未尽的那个吻。

    邓以萌应该是刚刚的得意劲儿还没过去,非常有活力,战斗力也不差,搂着大婉的肩,彼此切磋。

    平时属性哈士奇的邓以萌,今天像条小狼狗。

    ……彼此正渐入佳境,邓以萌忽然啊地尖叫一声,屋子内的浪漫气氛霎时间消失殆尽。

    姜姒婉好气之余又有点好笑,“怎么了?”

    被压在下方的邓以萌红了脸,尴尬得要命,“疼…”

    大婉又开始说混话了:“唔,我还没开始呢。就疼了?”

    邓以萌呆了呆,听懂了,抬手在她肩头来了一拳,“玫瑰啊。”

    姜姒婉想起来。将她轻轻楼上来坐稳,将那束可怜的小玫瑰拿过来检视,里边确实有两枝刺去得不是很专业,还留着颇为锐利的切口,刚刚邓以萌腰部的皮肤露在外边,因此遭了秧。

    姜姒婉扶着她的肩,将她转过去,掀开衣服瞅了瞅,还好,只是一点浅红的印记,没有受伤。才用指腹轻轻揉了揉那点浅红,邓以萌竟然在前边打起颤来。

    邓以萌在前边早就成了大红脸。哪里经得起身后的那位还靠过来,轻轻咬住了她耳根,“萌萌,太敏感了。”

    邓以萌下巴快抵到胸口了,没脸见人的感觉,低声辩解,“不是的,你手凉。”

    姜姒婉没有再说什么,半搂着她,从后边亲过来,从耳根一直亲到侧脸。邓以萌感到脸颊麻麻痒痒的,不停地躲,只可惜大婉的手拦腰搂住了她,不许她乱动。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姜姒婉就是个只需自己放火,不许别人点灯的家伙。不让邓以萌挪地儿,她自己的手可没片刻安分,指尖还是微微凉,探进她腰间,在她轻微的战栗之中,缓缓向上探索。

    “还冷吗?”大婉嘴唇贴着她太阳穴问。

    邓以萌发现了,这个人还真的是无敌恶趣味。现在哪里还会冷?她的手指灼热得吓人,所过之处引燃的都是灾难。

    要不是深知大婉忙得无可救药,根本没空搞事,邓以萌绝对要以为她是花丛高手,因为解内衣扣超厉害的啊,左手还扶着她腰呢,右手单手就解开了她胸前的搭扣。吓得她整个人都蒙圈了。察觉到那只柔软的手试探性地搭上胸前时,邓以萌发现自己不行了,太羞耻了……上次“那个”绝对是酒壮怂人胆。

    邓以萌隔着衣服握住那只胡作非为的手,转过红得滴血的脸,并不敢看那位花丛高手,垂着眼睛小声请求:“不要。”

    姜姒婉的手从她衣服里边撤出来,转而扶住了她的下巴,再次深深吻她。

    只可惜这良辰美景很快遭到了破坏。

    邓以萌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手机响得跟报警电话似的,将她从丧失神识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姜姒婉替她从兜里将手机掏出来,看了看,问她:“刘阿姨是谁?”

    邓以萌实在有气无力,头又晕,靠着她的肩,将手机拿过来,选择了接听,对着听筒喂了一声。

    刘阿姨声音很乐呵,“萌萌,我们来了啊。”

    邓以萌还有点懵:“谁们?”

    “我和你妹妹啊。”刘阿姨还是乐呵,“大概晚上十二点到哈。你到西站来接我们一下。”

    邓以萌:“00阿姨您等一下,你们到我学校来看我,是这个意思吗?”

    “对啊!”刘阿姨魔性地大笑。

    邓以萌瞬间就从意乱情迷之中醒了个底朝天。人也不喘了。也没空娇弱了。从大婉怀里坐直,眼睁睁看屏幕上的通话结束,由衷地喊了一句“呜哇!!”

    姜姒婉虽说对她这个一惊一乍的性格早已经习以为常,眼下还是皱起了眉,“怎么了?”

    邓以萌站起来,在屋子里焦灼地踱了两圈,抱着脑袋,“啊,镇定下来,镇定下来!”

    姜姒婉先不去催她,给她时间让她自己理清楚,动手将沙发上无辜被波及的礼物和柠檬们收拾了一下,码整齐了之后,只见邓以萌蹲在不远处,脸上有抹恐慌的神色,对她招了招手,“邓以萌,过来。”

    “唔。”邓以萌在那里摇头,“我怎么办啊。”

    倒不是单单为安置的问题。学校旁边有众多酒店可以住。她苦恼的是,刚刚和大婉发生了很梦幻——虽然梦幻的同时也显得又黄又暴力——的事情,转眼间刘阿姨和邓以敏的到来,就将她拉回现实中了。

    她不是那种可以不顾一切去谈恋爱的小公主。

    她不过去,姜姒婉就过来了,到她近前,也蹲下来,捏捏她的脸,“烦什么,告诉我。”

    邓以萌下巴搁在膝盖上,“没事。”

    “明明有事。”大婉不高兴。

    “你相信我。”邓以萌抬手搭着她的肩,“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要靠自己来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再找你帮忙。”

    姜姒婉莞尔一笑:“好。”摸摸她的头发,“可是,你得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邓以萌抬眼,对上她温婉的脸,虽然现在情境变了,还是很不好意思,视线溜向别处,“是我继母和妹妹过来看我。午夜到火车西站,我得过去接她们。”说完补一个微笑,“不是大事,所以不用担心啦。”

    姜姒婉点头,“好。”

    邓以萌心跳砰砰砰的,率先站起来,朝蹲在地上的大婉伸出一只手,“起来。”

    姜姒婉看看她的小爪子,笑了一笑,搭着站起身来说:“我开车送你去。”

    邓以萌当即狂摆双手,“不不不,我打车。我继母那个人,很夸张的……也不是说很夸张,就是比较容易小题大做一些,婉姐你名气这么大,刘阿姨要是见到了你,那我告诉你,你麻烦可大了。我不想大婉有麻烦。”

    姜姒婉想了一想,“那,我让肖过来接你。”

    邓以萌吐了吐舌头,摆了摆手。

    姜姒婉料想她又要舌灿莲花说一长篇拒绝之词,捏捏她鼻子:“不许说‘不要’。”

    邓以萌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再拒绝就有点小家子气了,缓缓点了点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