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疼吗?
    邓以萌转过身, 仔细打量对方,末了在脑海搜索了一遍,一无所获。

    她天生轻微脸盲,最近记得的大美人, 又只有大婉这一个。

    “请问你是……?”她挠着后脑勺,很有点不好意思。

    对方咳嗽一声:“我是齐小珊。”

    邓以萌嘴里默念两遍她的名字, 半晌恍然大悟:“哦是你!!”

    水蓉小师妹原本的人选。因为在高原上hold不住倒下的那个小齐啊。

    齐小珊点头:“你想起来了。”

    邓以萌点头,吐吐舌头和她道歉, “不好意思呀,我这个脑子不记事。上次回来后,你应该恢复健康了吧?”

    齐小珊眸色动了动,“谢谢你关心,我好了。邓小姐,有空和我喝杯茶吗?”

    邓以萌虽然也很想和她聊聊天, 但是今晚她想提前去大婉的屋子里, 给她做一顿营养晚餐。抱歉地和齐小珊笑了一笑:“改天吧, 今天我还有事。”

    小齐说了声好,邓以萌和她挥手, 转身便走, 听到身后另一个不是齐小珊的女声说:“是了,她现在火了。哪里还有空陪我们这样的闲人喝茶。”

    邓以萌怎么听怎么觉得这段话意思不太对劲。可是刚想叫住问个明白,转身却见小齐刚好在墙角转了个弯, 追过去, 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与齐小珊走在一起的女人皱着眉说, “她来花容是干嘛?”

    齐小珊皱着眉头,“签约了吧,我听经纪人说了,刘恬很看好她,签到刘恬手下了。”

    “真的很过分诶,”女人叉腰,脸上莫名的怒气,“当时她不是说了只是打酱油的嘛,听你说的,表现得还像个好人,假惺惺提了果子去看你,你还指点了她怎么演戏。这回来了就签约,这不是有预谋的吗?你平时身体也蛮好的,怎么突然就高原反应了,是她给你下药了都说不定。”

    齐小珊沉吟了会儿,摇头:“名利场,受到诱惑改了初心很正常。你也别阴谋论了。别说了没意思。”

    “小珊你等等,余茉今晚会上朱磊那档访谈节目,我安排她带上你。”女人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拨电话。

    齐小珊抬手要制止她,没拦住。

    另一方面,邓以萌虽然听了那句话有点不悦,却没有特别在意。早在姜姒婉身边呆着时,这个道理她就想明白了,人多口杂,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切入的角度不同,就会得出全然不一样的结论。

    身为当事人,自己无愧于心就好了。

    晚上要和大婉共进晚餐,这么开心的事情在前边等着呢,其他小小的不愉快都无足挂齿。

    邓以萌在花容的大厅戴上口罩,将下半张脸遮得严严实实的,潜进超市去购置新鲜水果蔬菜。她稍微有点选择困难症,推着小车车在过道流连时,抬头看到了电视机里正在播《青云纪事》。

    大婉英姿飒爽的,仗剑而立,正与一干反派作斗争。

    邓以萌走不动路了,任凭人来人往,站在那里,仰脖子呆呆地看着。

    真的好奇妙。

    这艳光四射、可萌可御的美人,居然是自己女朋友。

    她说:“我喜欢你呀。”

    一定是梦吧。

    “她很完美,对不对。”

    邓以萌的痴汉劲儿正不能了局的时候,身侧一个声音切进来,打断了她的思路。

    “嘎?”她扭过脖子看看,说话的人是个高挑女郎,长着一张线条略显硬朗但仍不失美丽的脸。

    女郎正与她一样仰脖子看着电视机里的大婉,目光也透露着丝丝迷恋!

    哇,活捉一只情敌!

    邓以萌在口罩下面笑开了花。你们是情敌又怎样?钟情大婉的那几千万情敌,包括眼下的这位,都晚啦,来不及了,你们的女神已经是宝宝囊中的丝滑巧克力,想什么时候吃掉,就什么时候吃掉。

    邓以萌心情愉快,一愉快就过于放松,一过于放松,就瞎皮:“唔,是的呢,不但生得好看,身材没话说,吻技也很好。”

    而且她所有的吻都是宝宝的!她找我练吻戏,但其实根本不拍,主要是因为想亲我,嘿嘿嘿。

    女郎穿着一身紫底碎花羽绒服。这样看着像东北土炕上的花床单一样的设计,居然被她成功穿出了女人味。时髦的人怎么都时髦。

    时髦女郎向邓以萌投过来诧异的目光。

    邓以萌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明白过来,天啊。怎么可以如此得意忘形,怎么可以让婉姐置于私生活被暴露的危险之中?她刚刚怕不是脑子秀逗了吧。赶忙补救:“咳,开玩笑的。我真的很喜欢女神。想她想得发疯,所以有点妄想症。请无视我。”

    女郎看着她,目光一瞬不瞬。

    邓以萌有些受不了,推着车子落荒而逃了。

    将食材都购置齐备,邓以萌提着购物袋回了婉姐家。

    做晚餐的过程中,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大婉在,她觉得有一点寂寞。

    有点声音就好了。她去客厅打开电视机。她只要一点喧嚣的感觉,所以并不在意是什么节目,弯腰将**放在桌上,抬头对上屏幕上一张古典美人脸,顿时有点傻眼。

    啊咧,这张脸的主人,她下午刚见过。

    小齐在接受访谈。

    说的事情,好像还与她有关。

    提到了水蓉。还提到了邓以萌这三个字。

    “没错,是我。那角色本来是我的。”齐小珊对着镜头,面容暗含淡漠,茶色的眼瞳里,有着古典美人特有的那种矜持。

    她只说了这一句,接下来的话都是她身边的小姐妹帮忙说的。

    “那时候我们小齐身体微恙。你知道的,那剧组好急,也不提前让大家准备,想一出是一出,忽然就跑到高原那种危险的地方去了。小珊人瘦,底子差,但是如果肯给她一点时间,恢复过来本来是可以参演的。不知道邓小姐使了什么伎俩,兴许是跟姜姒婉有关吧,听说她是婉姐的助理,和婉姐关系很好。总之后来不知怎么搞的,一来二去角色就成了她的。”小姐妹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我们家小齐回来以后,状况就一直都不太好。都快被抢角这件事整出抑郁症了。我觉得,邓小姐抢了别人角色,有违江湖道义,她很有必要为这件事作出解释。起码真身上阵道个歉吧?”

    主持人听她连珠炮似的说话,明显有备而来,打过腹稿的,一席话下来,口齿伶俐逻辑缜密,而且又牵涉到姜姒婉这样的大咖,外加最近小爆的新人邓小姐,青云纪事那剧也刚上线,这简直是个大新闻啊。

    今晚这档节目的收视率和网络点击率一定低不了了!

    主持人朱磊兴奋得鼻尖冒光,点头对女嘉宾说:“好,余小姐,还有什么内情,请你一并告诉我们知道。”

    那位余小姐身前的名牌写着余茉两个字,成功引起主持人的兴趣之后,她的精神状态也更高亢了,“邓小姐刚出道,就这样高调地抢人机会,以后只怕会坏了圈内的规矩,希望她签的经纪公司,多提点她一下,在这圈子里,人品很重要的,别唯利是图啊。”

    邓以萌看得痴呆症都要发作了。

    呆滞了半晌之后,她当机立断切断了电源。

    这样的节目不看也罢。

    拿出手机来放上一曲轻音乐。

    皱着眉头切生姜时,只走神了几秒钟,刀口偏了一下,在食指上轻轻划了一道。

    手指触痛,她啊地一声尖叫出来。

    低头去看,只见伤处血流如注。

    邓以萌心道不妙,咬着下嘴唇去找药箱。

    拿张餐巾纸裹着受伤的手指,翻了半天没有创口贴了,穿上大棉衣出门买。都开了门了,又折返回来,找出口罩戴上,捂着手指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在看到第一家药店时钻进去,买了一堆创口贴。

    站在柜台旁及时贴一个。

    转身要出门时,听见店内的工作人员向顾客介绍一款医用u型枕,“绝对符合人体工学设计!送给您先生做礼物正合适。”

    邓以萌耳朵抖了抖,挨过去,捡起一只蓝色的枕头来,问多少钱。

    肖经纪送姜姒婉回家,快开到家门口时揉了揉眼睛,确信没看错,才扭头对大婉说了句:“婉姐,萌萌在等你呢。”

    姜姒婉本来靠着座位休息,听见他这样说,直起身子,往前边看了一眼。不由得哑然失笑。

    邓以萌左手抱着个蓝色的什么东西,在那里又蹦又跳,右手往她这边大力挥舞,整个人动感到不行。

    “婉姐,婉姐!”到了近前才知道她还在大喊。

    姜姒婉待车一停稳便下车去,拎着她的脖子不让她蹦跶,“你傻呀,这么冷的天,在外边做什么?”

    “等你呀。”邓以萌仰起脸,眨巴着眼,那眼神的意思:这还用说嘛。

    姜姒婉有几天没见到她了,邓以萌偶尔发一点无厘头的段子过来,不怎么打电话,让她以为邓以萌又反水了。眼下她的热情毫无疑问是味良药,很是治愈。

    “婉姐,你放开我啊。”邓以萌扭了扭,“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姜姒婉垂眸看看她捧在手里的那件东西,挑眉问:“u型枕?”

    “对啊。”邓以萌跳过去和小艾打招呼,“小艾,我把婉姐的小枕头放在后边哈。”说完探身进去,将枕头放在座位上,拍拍它,低声笑着说:“你乖啊,帮我好好照顾大婉。”

    邓以萌做完这个,退下来,特意再次跑到前边去,问肖经纪:“小艾,你要不要来喝点汤啊,我今天改了菜谱,来尝尝吗?”

    肖科艾探出脑袋来,脖子伸得跟长颈鹿似的,笑得露出整齐的大白牙,“真的啊?我今天正好一个人在家,孤单寂寞冷,要是能…”他还要往下说时,看到站在邓以萌身后他婉姐的脸,顿时缩了回去,抓着后脑勺,笑道:“我想起来了,萌萌,我对象还让我帮忙搞资料呢,我得回去了,回见哈!”

    说完开着车逃命似的遁了。

    邓以萌对于他的突然变脸感到莫名其妙,看着那转瞬就消失不见的汽车背影,转过脸,和大婉笑着说:“婉姐,以后你要休息,靠着那个小枕头睡吧。好不好?”

    姜姒婉点头:“好。”拉了她进屋。也就是几十步路的距离,还是怕她冷,将她揽过来,用外衣裹在怀里。

    桌子上已经摆了晚餐。

    两人相对进餐时,大婉发现今天的邓以萌有些不对劲。平时总要手舞足蹈说些什么的,今天却安安静静地在那儿吃她的东西,勺子舀一勺汤慢慢喝,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吃点心,鸦雀无声。左手还一直放在桌子下面。

    “邓以萌。”

    邓以萌抬起头来,嘴里还含着口汤,眼神问:“?”

    “签了花容,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大婉拿勺子追逐着汤碗里的一枚枣子。

    邓以萌摇摇头,看不出来兴奋。

    “要不,带你出去吃点什么,庆祝一下?”姜姒婉看着她,语速放得很慢,想试探试探,她这个低迷的状态,到底几个意思。

    邓以萌这次把嘴里的汤咽下去,笑笑:“我喜欢在家里吃。”

    姜姒婉想逗她一下。

    邓以萌却又低下了头。

    大婉啧了一声,看一眼近前那盘子白灼虾,轻轻请求:“萌萌,帮我弄这个。”

    邓以萌想了想,火速地拿过一只虾,在自己跟前的盘子里剥起来。

    姜姒婉目光锐利,即刻就看见了,探手握住她的左手,拉到眼前看了一眼,“怎么弄的?”

    邓以萌觉得好笑,挣扎着往回缩,“婉姐你也太夸张了吧。一点小伤而已。在家经常弄的。”

    姜姒婉却一脸的严肃,握着她的手没有放,“经常?”

    邓以萌想了想,“也没有经常,也就是偶尔,运气好的时候挂彩。”

    姜姒婉静默了会儿,“别弄了,去洗手。”

    邓以萌听了,可乖可甜,放下那只小虾,人起身去了洗手间。洗完手回来,只见大婉晚饭没再吃了,人挪到了沙发那儿,跟前的小几放着药箱,还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邓以萌有点怯怯的。

    就是在这间屋子,那个沙发上面,发生过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

    但大婉坚持呀。

    再不过去她就要生气了。

    邓以萌舍不得她生气,慢吞吞走了过去。

    大婉将她摁在近前坐下,拉过她受伤的那只爪子,将打湿的创口贴除下,拿棉签浸了医用酒精,仔细替她清理伤口。

    邓以萌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她。

    大婉轻轻问:“疼吗?”

    邓以萌没则声。

    姜姒婉抬眸看她一眼,也不再追问,只在手背皮肤亲了亲,接着微微侧过脸,亲在她的嘴唇上,当作安抚性的止疼药。撤下来替她贴新的创口贴,淡淡叮嘱道,“以后别做饭了。”

    “那哪行呀。”邓以萌摇头,“因噎废食不行不行的。而且,”垂着睫毛说,“给大婉做饭,我很开心的呀。我本来就是小助理。要好好照顾你的。”

    姜姒婉默默听着,将棉签丢到一旁,把小东西搂过来,继续亲。也不深入,来来回回都是浅浅的吻。直至逗得她面红耳赤的,才鼻尖抵着她鼻尖,小声说:“我谢谢你。”

    “哪有这样谢别人的。”邓以萌晕乎乎的。忽然想起很要紧的问题,在大婉再次亲下来的时候,啪嚓双手捧着她的脸,拦住了她,“婉姐,我问你啊,你、你一直都是这样谢助理的么!?”

    姜姒婉:“哈啊?”

    邓以萌着急起来,“以前的小朱!他们!是不是也被你这样谢过!”

    眼看邓以萌额头细弱的青筋都突突跳起来,人也急得要哭,姜姒婉发现自己的反应竟然是勾起嘴角笑了一笑。

    “哇,看来是真的……”邓以萌眼圈儿红了。

    “邓以萌。”姜姒婉轻轻喊,“邓以怂,邓以呆,邓以笨,笨蛋!”

    “你才笨蛋。”这种毫无营养的对话,邓以萌不想奉陪,她可是个编剧啊。要起身去收拾餐桌的时候,发现动不了。

    大婉轻轻环抱着她,不给她走,眼看一场亲热免不了,好死不死她手机响了。

    邓以萌听清楚是自己的来电铃音,拿出手机。

    显示刘恬来电。

    邓以萌接起来,刘恬在那边很暴躁:“萌萌,你来一下。抽个时间来一下。”

    “现在吗?”邓以萌呆呆地问。

    “对,就是现在,我需要详细了解一些情况。”刘恬咬牙切齿的声音,“今天朱磊的节目你看了没?”

    邓以萌闭口不言。对于刘恬来说,确实会不高兴吧。还没有创收呢,就先搞出□□了。好比古时候征战,出师未捷身先死。

    “那你刷微博为了吧?”刘恬在那边急了,“你这个孩子,怎么只是不说话。”

    姜姒婉在旁边听见了。从她手里将手机夺过去,对着听筒点头了几次,嗯了两次,最后说:“你等会儿,我有句话问她,问完给你电话。”

    邓以萌缩在沙发里,怯怯地看着大婉。

    姜姒婉看她那个怂怂的样子越发生气——这说明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对。

    发生了那种颠倒黑白的事情,居然不跟她提。说不定,那只爪子也是因为听到了相关消息,所以才弄伤的。看她的样子,这一切打算瞒天过海呢。

    “你打算瞒着我?”姜姒婉拍拍她的脸颊。

    邓以萌点点头,“婉姐已经很累了,我不愿意你被那些莫须有的言论困扰呀。”

    姜姒婉不说话。

    “他们爱说什么说去呗。我又不在乎。”邓以萌耸耸肩。反正从小到大背锅侠做惯了,“我本来没做过的事情,他们说我做了,难道我就真的做了不成?”

    “可是我在乎。”大婉打断她,脸上结了一层霜,“我的人被她们这样欺负?”

    邓以萌脸红了,大婉说,她的人?喵喵喵???

    “萌萌。”姜姒婉念她年纪小,而且是初入行,只把经验和智慧转达给她,“在这个圈子里,有时候真相不重要,因为人们不关心。你的形象被这样子抹黑,以后……”

    “婉姐不是也不在乎,那些虚假新闻。”邓以萌顶嘴了。

    “那不一样。”姜姒婉闭了闭眼。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原本是不希望邓以萌入这行。既然她来了,那就没别的办法,只有尽可能地庇护她了。

    谁知邓以萌完全不领情的,嘟着嘴很是倔强,“她们说我抢人角色,那就抢呗。能抢过来,是我的本事。她们说我是靠着婉姐,才有的机会,是啊没说错啊,我就是靠着婉姐,有什么问题?她们倒是想靠,靠得着么?”

    姜姒婉看她倔强地挺起背,明明怂得要命,为了这几句慷慨陈词,都成了个大舌头了。不由得失笑。

    “你。你别笑。”邓以萌结巴,“我是这样想的。所以,婉姐不用为我生气。你看别人误会你你都不生气。我虽然没有你的气度。但是也会学习你的胸襟。被几句流言蜚语就弄得一蹶不振?我呸,我才没那么容易倒下!”

    姜姒婉含笑看着她。食指刮了刮她秀丽的鼻梁,低笑道:“知道了,邓以萌是个厉害角色。”

    邓以萌点点头:“对哒,我超级厉害的。”蹭上来摸摸大婉的脸,“你也不要生气啦。”

    姜姒婉看着她笑,低头再在额间亲了亲。

    等邓以萌起身去刷牙时,这里姜姒婉才冷着脸再给刘恬打了个电话,“刘恬恬。”

    平时都叫恬姐的。

    每当她这样喊,那就说明她很生气了。

    刘恬咳嗽一声:“嗯,在,婉姐你说。”

    “那两个人,齐什么,余什么,”姜姒婉皱眉,她素来记角色名比较多,合作次数少的演员她多半叫不上名儿来,“内俩什么来头,档案和通告都给我一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