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她是月亮
    邓以萌抖了抖。

    接着半天没反应。石化的表情。

    大婉下的是一剂猛药。

    如果这药对症, 就可以治好邓以萌的思前想后综合征。如果不对症,那邓以萌得花好几天来消化。

    姜姒婉扶着她的肩,等了大约两分钟的样子,悲哀地发现, 是后者。她叹口气, 轻声问:“萌萌不想我么?”

    邓以萌醒过神来,视线撞进大婉的眼睛里, 心口开始抽抽,无论如何,她都不舍得大婉伤心呀。她伸出两只爪子,贴着大婉的耳朵扶住她的脸, “想、想你。”

    姜姒婉笑容依然虚弱, “那萌萌不喜欢我么。”

    “没有人不喜欢大婉。没有人。”邓以萌笃定地说。说完又立刻补了一句,“但我还没有准备好。我、我做单身狗太久了。”

    姜姒婉似乎早料到了, 点点头:“我知道。”

    大婉表现得如此豁达, 邓以萌却依然觉得, 自己欠她一个解释, 当她张嘴想要说话时,姜姒婉侧过脸来,再送给她一个吻,“你可以,慢慢准备。”

    邓以萌甜到眩晕了。

    “不用着急。”姜姒婉说。

    大婉起身出去之后, 她缩在被窝里发呆。接下来怎么相处, 她还没想好。不过她非常确定, 她不要让大婉受委屈。

    过了大概四十来分钟,敲门声响起,伴随姜姒婉低沉的声音:“邓以萌?”

    单是听到她的声音就面红耳赤。

    还没想好怎么面对。邓以萌怂不拉几将脑袋蒙到被子里,假装睡着了。

    过了会儿门外响起远去的脚步声。

    等半夜半梦半醒之间,察觉到有凉凉的手掌覆在额头,她惊醒了,可是并不动弹。旋即额间有温软的触感。

    邓以萌心知肚明这是谁。这又是在做什么。禁不住心脏狂跳。

    待对方出去之后,她才拥着被子坐起来,再没睡着。

    天刚蒙蒙亮,她就起床了。

    穿好衣服猫手猫脚下楼,只见餐桌上摆着粥煲。

    想来是大婉同学替她煲的粥。

    在邓以萌的印象里,上一次这么温柔对自己的,是妈妈。

    邓以萌坐在桌子旁,给自己盛了一碗粥,在熹微的晨光之中,一勺一勺吃下去。吃着吃着就掉起了眼泪。

    姜姒婉起床,路过邓以萌的卧房,只见人已经不在里边了。下得楼来,愣了一愣。

    早餐桌上是久违的胜景。非常丰盛的邓氏风格。旁边压着一张纸条,依然是小学生字体,“婉姐,粥很好喝呀,谢谢你。希望你好好吃早餐。我们过两天再见呀xd”

    此时,在早班的地铁上,邓以萌正给曲优打电话,说要请假。

    曲优犹有余悸的声音:“小邓啊,昨天你可把整组人都吓坏了。躺在姜老师怀里,双眼紧闭,小脸儿都白了。你姜老师急得什么似的,人工呼吸,胸外按压,忙忙地抢救了半天,才算把你给你救回来。你就是今天要来,我们也不敢让你来。你在家安歇吧,啊,休养几天,等养好了,咱们再从长计议。”

    邓以萌听着听着就失了智了。胸外按压。她可以想象那个场景。大婉焦急地喊“邓以萌,邓以萌你醒醒。”

    等她将水吐出来了,婉姐就不计前嫌,把她带回了家。

    唔。眼眶酸酸的。

    抬手在自己的胸口上摁了两下。

    哇,超软的……

    对面的大娘看到她这个动作,目瞪口呆,跟见了怪物一样。

    邓以萌分明看见,羞惭不已,赶忙红着脸跑到紧邻的车厢去。

    若让人误会她是个变态,那可就糟了。

    花了三十几分钟,总算回到了学校。正好赶上第一节课。

    课间的时候,邓以萌抓着两个室友做情感分析。

    “大神爱上小透明?”黎贝贝咋舌,“你写小说呢?”

    邓以萌点头,“就是说,比那个还玄乎。不是小说,应该是童话。非常完美的人,喜欢上了一无是处的普通人。对她很好很好。我觉得简直难以置信。”

    黎贝贝断然地道:“不会的。大神只会和大神在一起。门当户对才是最好。”

    安苑在旁边说:“那也未必。”

    邓以萌期待地看着她,“例外情况是什么样的?”

    “比如说,普通人很可爱。”安苑缓缓说,“或者很好玩。”

    邓以萌不吭声。她不可爱。看来是很好玩。也就是养来能解闷。

    黎贝贝见她垂下头,一把将她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嘿嘿贼笑了一声,“那这个小透明喜不喜欢大神?”

    邓以萌看着她,撇了撇嘴,“大神谁不喜欢呀。”

    黎贝贝拍了她一下,“那假如大神追求小透明,小透明管大神是什么企图呢,接受就是了,反正稳赚不赔。”

    邓以萌苦恼得皱起了眉头,“那岂不是很坏?很无耻?很下流?”

    黎贝贝啧了一声,一拍桌子:“你那么纠结做什么?原来你这么小肚鸡肠的嘛?叫我哪只眼睛看得上?做人就应当要有这样的气度——这大神我要了,我现在虽然是小透明,假以时日,我也会成为大神。懂么!要用变化发展的目光看问题!人生在世不要怂,就是干!”

    邓以萌活脱脱被震住,手里的2b铅笔都掉了。安苑也咳嗽了两声:“贝贝啊,你可悠着点吧。”

    将铅笔捡起来之后,邓以萌搂过霹雳贝贝,深情地抱了一下,“谢谢你。大贝贝。”

    姜姒婉次日在家门口见到了邓以萌。

    她手里捧着个盒子,里边是洗好的一盒子圣女果与车厘子。见了她时,笑得春光明媚的,“婉姐。”

    大婉看她一眼,“这么早?”

    “想早点来见你。”邓以萌将手里的盒子递上去,当作今天份的礼物。

    姜姒婉不接她的果子,只拉着她,一起去到肖开来的车前。

    肖确认她活过来了,笑嘻嘻地:“萌萌,你昨天可把我们吓死了。那么干脆爽快地跳下去,大家都等着你冒头呢,结果你跟石沉大海似的,连个气泡都没冒了…我当时心里想,是不是跳下去脑袋撞到了石头昏过去了…幸好婉姐抢救及时。说实在的,那么冷的天,婉姐又很讨厌下水。昨天居然那么英武,我吓一大跳,哈哈哈。幸好大家都没事。”

    邓以萌抿嘴笑:“让你担心了,不好意思呀。”话是和小艾说的,目光却缠绵热烈地转向大婉。

    肖经纪咳嗽两声:“我觉得婉姐说得对,这场戏,你还是用替身吧。再晕一次可不好玩了。”

    邓以萌还是目不转睛看着大婉,“婉姐,你拍戏用替身吗?”

    姜姒婉垂着眼睛,惯性使然,眼神是那种傲视一切的王之蔑视。她看了邓以萌一眼,没有说话。

    肖科艾在前面咳嗽:“这就比较尴尬了。萌啊,你婉姐拍戏从来不用替身,如果接的角色有什么技能点是她不会的,她会现学。从来不找替身。”——又强调了一遍,干笑着说,“可是,你和婉姐的体质不一样啊。婉姐虽然看着那么瘦,可是人家有肌……不是,身体素质好啊,婉姐转型的那部戏,呵,可比如今这部修罗场多了,接的是半科幻电影,我没记错吧婉姐?那部戏的导演比郭导还轴,愣是不肯抠图,不肯用特效,你婉姐,二话不说去极地,老厉害了。”

    邓以萌默默听着。她知道。那部戏连花絮都挺有名的。就是因为条件太艰苦,没有人肯接,当时才十六岁的姜姒婉用钢铁一般的意志力担纲主演,然后出人意料的,那部原本不被人所看好的电影就大爆了。

    大婉在那之前,在圈内的评价原本是,童星无论小时候多么完美,长大后都难免归于沉寂。因为戏路太窄。

    拜那电影所赐,婉姐又再度风生水起。可以说,那是大婉演艺事业的里程碑之一。

    姜姒婉始终没做声。

    肖经纪有点尴尬:“萌萌,我是不是说跑题了?你要是答应用替身的话,我这就着手帮你找,不用组里费事。不为别的,当报答你无私分享你的菜谱。”

    邓以萌听得明白,望着大婉的侧脸,轻轻摇了摇头,转而回答小艾的问题,“我不用。我要以婉姐作为榜样,不怕苦,不怕累,凡事迎难而上,也要做很敬业的人。”哪怕只是兼职。

    这小学生宣誓一般的回话,让肖科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厉害了我的萌萌。”

    姜姒婉的眸光似乎动了一动,过了会儿,俯身轻声在邓以萌耳边问:“我在你心里,居然是这么个形象么?”

    ——不怕苦,不怕累?

    邓以萌抿着嘴微笑,也悄悄说:“你在我心里形象比较立体。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

    到了拍摄现场,姜姒婉找到郭霖商议,邓以萌昨天跳水之后受了寒,请他将拍摄的顺序稍做调整。

    比如,先拍邓以萌拜入青云门下之后的日常。

    郭霖虽然是工作狂,却并不是不通人情的偏执狂。听说邓以萌还是要坚持自己跳水,早对她满了意。场次的事情,当然可以商量。

    郭导喊了action!

    ——拜入门下的第一天,水蓉刚和师父行过礼,就因为太过羸弱而晕倒,让师姐一把抱起去卧房诊脉。

    大婉抱着她走位的时候,邓以萌装死躺在她怀里,脸背对着摄像,朝她悄悄地眨了眨右眼。大婉低头看着她,眼睛里有淡淡的笑意,就这样纵容了她这无伤大雅的一点点调皮。

    姜姒婉从早上就觉得邓以萌似乎变了一变。到这时候她确定了。邓以萌心里的某种芥蒂和壁垒已经消失。

    中场休息吃饭的时候小东西也挨着她,将午餐递给她之前,还仔细地将她碗里的姜末都挑出去。然后甜蜜蜜地笑着将盒子递给她,“婉姐,给你。”

    直到拍摄结束,是晚上八点多,邓以萌也没有吵着闹着要回家或是怎样,默默靠着她,坐着肖经纪的车回了她家。抢着去开了门。

    姜姒婉生怕吓着她,也不问她,只是默默进浴室去淋浴。待她出来,邓以萌已经做好晚餐在等她。

    姜姒婉采取的策略是敌不动我不动。

    是的。与聪明人谈恋爱,也许只要四个字:水到渠成。彼此心知肚明,只是一个吻的事。

    与邓以萌这样的大笨蛋谈恋爱,哪怕各种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她不承认,你也休想安心,她总会有层出不穷的幺蛾子。你只有给她时间,给她空间,不去逼她,不去催她,不去问她,等过段时间,你再看她。

    聪明人与聪明人打交道,彼此的套路都懂,因而只是战术问题。

    与笨蛋打交道,才需要上升到战略的高度。因为笨蛋总会出损招,怪招。

    比如这天晚上,明明没喝酒,一起上楼之后,邓以萌叫住了她,“姜姒婉!”

    大婉挑了挑眉头,全称?真新鲜。而且口吻跟教导主任一样。

    她依旧不动声色。

    邓以萌定定地看着她,蹭上来,踮起脚在她脸上亲了亲,大概怕留下口水渍,还抬手给她擦了擦,粗着嗓子假装霸气:“你这个大神我要了!”

    没头没尾的一句,说完就钻进房间把门关上,听动静还上了反锁。

    姜姒婉站在门口良久。眯着眼笑了一笑。你要了?

    很好。

    最近拍摄累。杀青当天就收拾你。

    邓以萌也许真的是时来运转。

    遇到大婉这样的准女朋友不说,《青云纪事》的第二段片花暨预告一流出,网络上旋即出现了许多“寻找水蓉小师妹”的帖子。

    多到让邓以萌以为谁给她买了水军。

    她小火一把。

    网友们都在奇怪,这样可爱水灵的妹子,居然在网络上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直到有同学出面爆料,她是谁,现在在哪,读的什么专业。

    邓以萌躲在大婉家,一直没回学校,翻着网络上不断发酵的话题,有点瑟瑟发抖。

    姜姒婉也上网,但她并未就这件事发表看法——邓以萌似乎被热度吓到,无形中有了压力。很害怕演不好,到时候电视剧正式开播,让这些抱了极大期待的观众失望。为此连那句伪装霸气的宣言都抛在了脑后。

    每天都花很多精力来背台词,甚至还找她来对戏。

    姜姒婉默默陪她,有不到位的地方提点一下。

    因此两个人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竟然是努力工作。

    邓以萌的戏份差不多走完的时候,《青云纪事》开始在电视台播出了。

    最后的一个副本会在“存稿”告罄之前搞定。

    男女主的结局也还等着看观众的反响如何,尚未最后敲定。

    从这部戏里杀青,回学校之后,邓以萌忽然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新晋小花”。

    在宿舍是安全的,霹雳贝贝和安苑知道她前段时间出去浪,其实是去做女配去了,也没太大反应,看她的眼神,依然像以前看怂包一样,怜惜之中带点嫌弃,去上课时一左一右跟保镖一样贴身守护,中午和晚上还帮她带饭。

    但她不敢独自出门了。

    只要一出宿舍门,就会有校友或是隔壁两所附中的高中生尾随,在她不远处假装拍风景,然则其实很大可能是在拍她,观望一会子,就装作突然认出她来的样子,抢上来搭话,“哇,你是不是邓以萌啊!?就是那个,演娇滴滴的女儿国国王那个!!”

    邓以萌几乎想抱头鼠窜。奈何有了一点点知名度以后,就开始不自觉背起了偶像包袱。只能点头、微笑,与小粉丝合照,拿狗趴体给签名。

    先前她的舞台剧就给她炒过一段身世之谜。

    如今瞎猜的人越发多了起来。

    邓以萌恍然觉得自己成了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又或者是逢年过节时的吉祥物。总之去哪儿哪儿都不尽兴。

    邓以萌通过电话和在片场的大婉诉苦。

    “大婉,我总算理解了你的难处,”邓以萌单刀直入,“这日子就不是人过的。”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就是这个道理。

    自从她这头小奶猪开始壮了以后,短时间内就受到了好几次暴击。

    首先是她爸打电话来训斥她,为什么好好的书不念,突然之间跑去拍戏,让他在亲朋中间丢脸。

    邓父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人。在他眼里,拍戏的都是坏蛋,入圈以后就堕落。只除了萧澈。因为萧澈是他看着长大的。邓以萌当初考编剧的时候,说的是为了过来盯着萧澈,才得到的允许。

    邓以萌费力地和父亲解释,那次拍戏只是一次意外。

    邓父却咄咄逼人地质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邓以萌被问得扎心,决定不要给他留面子了,学着他冷笑了一下,“因为没有生活费呀。萧澈只是我朋友,又不是我丈夫,有什么义务要供养我?”

    这句话杀伤力十足。

    对面想来也略有歉意,总算没有再唠叨。

    可挂掉电话,邓以萌立刻陷入了忐忑。

    她已经决定要和大婉在一起。

    对象是女孩子就已经很挑战世俗了。

    假如爸爸知道她的对象还是演戏的、家喻户晓的姜姒婉,那会怎么样?

    她不敢深想。

    她刚接完父亲的电话,随即便接到了刘恬的签约邀请。

    邓以萌婉拒。

    刘恬于是亲自开车过来找她,抽着烟,拉着她在一棵高大的法国梧桐下边攀谈,“我来之前,看了你演的一两集,你有天赋,萌萌,虽然你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训练,但只要你不说,别人根本就不知道,看不出来。假以时日,你肯定可以成为一颗璀璨的明星。”

    邓以萌指甲抠着手心不说话。

    “你签了约,就可以有更多的资源,以后我手里有机会,就会尽量先栽培你。你这孩子算懂事的,我很喜欢。”刘恬抽了两口,见她被呛着了,将烟干脆灭掉了。

    邓以萌于是将父亲不会同意这个隐患说了出来。

    刘恬听完,大笑:“居然这年头还有这样的老古董?我还以为现在都为家里有明星感到骄傲呢。萌萌,我知道你乖,但你对于自己的未来,要有主见一点。他觉得他为你好,我还觉得我为你好呢。明星来钱多快啊。以后万一有个什么用钱的难处,只有你有存款——这样子一说可能是呛俗了一点,但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到时候你父亲就知道,演员到底是不是高尚的职业了。”

    邓以萌垂着头不说话。

    刘恬继续游说:“你看你婉姐。假如你认同了你父亲的这个观点,那么,在你眼里,难道大婉的职业就是不正经行当?”

    刘恬真的是厉害。只这一句,就戳了邓以萌的心肝。

    她忽然握了握拳头,额角有两条细细的青筋暴起来,“我签。在毕业之前我不会再另外拍戏,但是我必须要表态,我要站在大婉的身边支持她。”

    刘恬露出深藏功与名的微笑。

    跟着刘恬回花容总部签约的那天,是个云淡风轻的好天气。邓以萌将合同打开来,逐条逐条阅读过后,再拍给姜姒婉和萧澈,让他们分别帮忙看过,两人都表示没有问题之后,她才郑重其事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将合同交给刘恬时,她还一反常态,开了个俏皮的玩笑:“恬姐,我的卖身契可是签了啊。以后您多多关照。”

    刘恬答得非常溜:“你放心,有我一口粥喝,就饿不到萌萌。其实,”顿一顿,“应该是我请你多多关照才对。萌萌只要愿意,一定会很快红起来。到时候,你和大婉,就是我手里最耀眼的小星星了。”

    邓以萌抿着嘴甜蜜一笑:“我是星星,她是月亮。”

    刘恬挑了挑眉头,心头泛起一丝奇妙的预感。

    从刘恬的办公室出来,邓以萌捂着扑通扑通狂跳的心口。从今以后她就是花容的签约艺人了。和大婉是校友,又是同事,还将是……嘿嘿。

    这可真是如梦似幻。

    过年回家的时候,多给爸爸买点好吃的吧。

    当然会签约也不完全因为刘恬的激将法。

    她知道先前的挣扎是她单方面小器,不够落落大方。

    在大婉心里,并不会把人分为三六九等,也不会因为她没有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所谓成功就鄙视她。

    真的算起来,大婉才是有赤子之心的那一个。

    但她签了约,就等于给了自己一条退路。假如有一天,她走编剧的道路发现难以通行,转而想通过演艺圈这条路,一步一步,攀爬高峰,达到大婉所在的海拔,与她肩并肩站在一起,这不也是很惬怀的一件事?

    还在畅想未来的时候,忽然听见前方有人喊:“邓小姐?”

    邓以萌恍若未觉地走过了,那个声音又追着喊了两声:“邓小姐?邓小姐?”

    邓以萌这才意识到,有可能是在叫自己。

    她扭过头,看到一位非常具有古典韵味的美人。,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