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正好
    大婉喝了点儿汤, 就再次上场去了,继续拍她的玄幻大戏。

    守在原地的邓以萌却在内心戏之中挣扎沉沦。

    开玩笑的吧。

    一定是开玩笑。

    婉姐这么正直的人,几千万人的女神耶。

    怎么会做那种,让人陪练吻戏的荒唐事。

    多虑了多虑了。

    邓以萌强行镇定。

    收工比较早, 晚上七点。

    沿途都是闪烁的霓虹。

    华灯初上的城市, 橘色路灯光,让人觉得俗世温馨可爱。

    姜姒婉今天很安静, 闭着眼憩睡的样子,活脱脱的纯洁女神。你说这样一个人有七情六欲那都是在侮辱她。

    邓以萌越发安了心。下午那绝对是恶作剧的玩笑啊。

    一车开到了大婉家。

    肖经纪将车开走之前,探出上半身来和邓以萌说:“萌萌,你改天, 能不能教教我煲汤?下午那个, 也太美味了。”

    邓以萌眨眨眼,捧着空盒子, 诧异问:“小艾, 你做饭的嘛。”

    小艾脸上挂上一个腼腆而甜蜜的笑容:“本来不做, 我对象考研, 费脑子。我心疼,学着做呗。”

    大家都有对象了哦。

    “我走了啊。明儿见。”肖经纪朝车窗外挥挥手,还来了个飞吻。

    邓以萌目送他开车走了,捧着盒子转身,只见她婉姐竟然还没进家门, 就那么仪态万方杵在她身后, 等着她, 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

    这种表情,是邓以萌最怕的了。好像有了什么把柄在她手里,她想什么时候发难,就发难了,一点点防备都不会有。

    “婉姐。”邓以萌坚强地笑了笑,顾左右而言他,“小艾真体贴,对他对象真好。”

    大婉轻轻嗯了一声,“你也不错啊。”

    “???”

    幻觉。

    一定是幻觉。

    邓以萌揉揉耳朵。

    啊,最近太忙,忘了去医院挂号。

    大婉往前走了,邓以萌踟蹰几秒,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逃避可耻,而且没用。

    反正到头来还是要面对。

    不如早死早超生。

    她战战兢兢跟在大婉身后进了屋,本来预想的谈判没有发生。

    这天对她来说,好比平淡剧情的小甜文出现了巨大波折,剧情出现了重**ug。体验有点微妙。

    但对于人家婉姐来讲,那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啊。

    她像往常一样,进门就泡澡澡去了。

    邓以萌心塞了一阵子,站在厨房做芙蓉蛋。从冰箱里边将鸡蛋往外拿时,一不小心手一抖,打了三个。低头看着它们掉在地上稀里哗啦的样子,肉疼死,眼圈儿都红了。

    觉得很对不起这三个蛋。

    她这里收拾完,上锅蒸蛋,婉姐已经清爽爽香喷喷地出来了,坐在小地毯上,靠着沙发,手里翻着本子。

    邓以萌端着洗好的草莓过去,在她侧边坐下,离得比较远,将玻璃碗往大婉跟前推了推,“婉姐。水果。”

    “嗯。”姜姒婉倒是很闲适。闲闲地答过,再闲闲地伸出一只手拿草莓吃。间或翻一页剧本。

    邓以萌抱膝坐在一边,嘴渐渐嘟得老长。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凭什么她心里这样子翻江倒海的,罪魁祸首却那么巴适。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就算是开玩笑。大婉也太过分了吧。

    姜姒婉低头看了会儿本子,察觉左脸有两道视线,**辣的。

    当她抬头去望时,两人视线刚一撞上,邓以萌便迅速地扭过头去,假装没有盯着她看过,大家只不过是路过恰巧遇上了而已。

    只可惜还在嘟着的嘴出卖了她。

    长发黑漆漆地披散,随意洒落,看着很乖。

    堪堪配得上那句——宿夕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漂亮是很漂亮。

    但,明明很生气却要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太滑稽了一点。

    “邓以萌。”

    “干……”邓以萌转过脸,还没来得及把嘛字说出口,嘴唇上一点凉意,便下意识张开嘴来接。

    凉凉的果子,有草莓的清香。

    看着吸吮手指的大婉同学,她恍然明白过来,刚刚,是被喂食了啊!

    “……”眼眶瞪得滚圆。

    脸颊也再度绯红起来。

    怎么可以这样子!!!

    姜姒婉眯了眯眼:“甜么?”

    虽然只说了两个字。但是她周身气场给人的感觉,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回答的人就死定了。

    邓以萌怂,想活,求生欲很强,“甜、甜的。”

    “嗯。”大婉满意了,徐徐低头,继续看她的本子。

    邓以萌心里更乱了。起身假装去洗手间。俯身在洗脸台洗了十几把冷水脸。对着镜子摸摸脸,还烫。

    完了完了。

    必须和大婉说清楚,这种挑逗性的动作不可以随便做的。

    小撩怡情,大撩伤身。强撩灰飞烟灭啊。

    大家都是直女。和平相处不好吗,为什么要撩来撩去的。

    回到小花厅,却又说不出来了。

    大婉正在默念台词,物我两忘的神情。

    再着急,也还是不要去打扰别人工作。

    与其去干扰别人的工作,不如把自己的分内事做好。

    邓以萌将晚餐捧到桌上,和大婉轻声说:“婉姐,歇歇,先吃饭吧。快八点了。”

    姜姒婉听了,放下本子。起身去洗了手,回来坐下,看见桌上只有一人份的食物,抬了抬眸子:“你呢?”

    “我待会儿就回去了。”邓以萌闷闷地答。

    姜姒婉舀了一勺蛋羹。

    邓以萌看她那架势,生怕她再喂过来,抢先咳嗽着说:“婉姐我有话和你讲。”

    大婉没理她:“去拿个碗。”

    “……”邓以萌无语,心说拿什么碗,你自己就是大碗。尽管腹诽绵绵,脸上却平静得很,按照吩咐去拿了碗过来。

    姜姒婉皱眉:“傻呀,勺子呢。”

    邓以萌又摆着一副扑克脸回去拿勺子。

    再回来,大婉总算接了她的餐具,分了半碗蛋羹,放在自己右侧的位置,“过来。”

    姜姒婉很魔性。

    说的话越是短短的,越显得像是个命令。

    不过邓以萌不介意,她坐在那里,陪着大婉吃饭。

    她的意思她也了解了。

    东西都是要分着吃才香甜。

    而且,肚子饱了以后,才有力气谈判。

    饭毕,邓以萌站在洗碗槽跟前洗碗时,姜姒婉站在旁边玩手游。

    稀里哗啦的水声,手游里边的砍杀声,大婉时不时轻蔑的一声嗤笑,构成了非常奇特而绮丽的交响乐章。

    邓以萌听着听着,从耳朵尖开始发热。不知撞了什么邪,她隐隐觉得,这幅画面太像婚后日常了。假如大婉是个男生,热爱玩游戏的那种二次元boy。结了婚的话,差不多就是这种模式了吧。

    天啊,你在想什么鬼玩意啊。

    邓以萌使劲摇了摇头。

    姜姒婉在一旁看见,不动声色地轻勾唇角。

    邓以萌将最后一件厨具晾起来,将水龙头一拧,耳边瞬间清静不少。

    下定决心似的呼出一口气:“婉姐。”

    “嗯?”姜姒婉朝她看一眼。

    “我有话和你说。”

    “说。”

    邓以萌找到椅子坐下,“我们换一个方式好不好。”

    “什么方式?”姜姒婉也过来,挨着她坐下,还是专注在屏幕上。

    “吻戏陪练什么的。”邓以萌咳嗽一声,“我恐怕不能胜任。”

    话说得文绉绉。她自己说完也有点难受。

    姜姒婉手指的动作一顿,将手机放到桌上,转过脸来蹙眉问:“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怎么可以反悔?”

    邓以萌额头一滴巨汗,谁和你君子一言了。我又没有答应你。

    可是受到大婉的凝视,整个人被那种气场震慑住,开口完全言不由衷:“不、不是想反悔。而是,我也没什么经验。恐怕提供不了好的训练体验吧。”

    蜜汁一本正经的邓以萌。

    姜姒婉点头,“那正好啊。”

    “正好?”邓以萌不能理解了,开启了超强逻辑模式,“比如学习很差的人,难道不是找个成绩好的人,向她学习才好吗。两个学渣有什么未来吗?”

    姜姒婉又将手机拿回来,非常漫不经心地说:“如果差距太大,会有心理压力。你没经验,我也没有。你陪我练,叫棋逢对手。可以彼此磨砺,共同进步。”

    邓以萌听得整个人完全呆掉了,哇塞好有道理的样子。婉姐的理论水平果然很高啊。虽然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忽然就雄心勃□□来了呢!

    “还要反悔么。”大婉还是打她的游戏。

    邓以萌僵硬地坐在那里,整个人缩成一小团,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憋气,脸因此涨得通红。

    姜姒婉没听到回答,转脸来看她时,不禁莞尔,用食指刮刮她的鼻尖,“食言的话,鼻子会变得这——么长喔。”,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