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想对戏么?
    邓以萌风中凌乱的小模样,萧澈尽收眼底,在上大巴之前,他伸手在她头顶摸了两把,笑道:“我可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邓以萌装傻。

    “大婉的段位比你高太多,你斗不过的。”萧澈将兜里的几块巧克力搜出来,递到她手里。

    “我没。我不打仗的。”她将糖放进口袋,“我爱好和平。”

    “别逞强,要是坚持不下去了,给我电话,大胆地违约。后续我来解决。”大男孩最后给她一个笑脸,挥挥手上了车。

    邓以萌对着汽车尾气还出了会儿神,瘪瘪嘴,拦车回去。

    虽然被大婉那句“我也想你”给弄得腿都软了。

    但自己惹的祸,跪着也要面对啊。

    邓以萌到达片场,靠近大婉休息的地儿,听到她正练台词。

    还在筹谋用什么方法出现,可以合理降低存在感,只听大婉问:“还没回来?”

    肖经纪:“还没呢,婉姐。”

    婉姐咝了一声,“你开车去找找,别被拐走了。”

    肖经纪哈哈哈大笑了一阵:“婉姐,你真幽默。”

    姜姒婉:“我没开玩笑。”声音森冷的。

    肖经纪立刻刹车,咳了两声:“对不起…”

    邓以萌也顾不得丢脸,赶紧现身:“哈喽!婉姐,我来了。”

    大婉看她一眼,嗯一声,低头继续看剧本。

    肖经纪将她拖到一边,擦擦额头的汗,“祖宗,你害死我了,刚你婉姐超凶的。”

    邓以萌抱拳:“对不住。”

    “哎,大婉果然是喜欢女孩子。”肖经纪感慨。

    邓以萌浑身的汗毛炸了一炸,眼睛瞪得滚圆。

    ——卧槽不会吧。

    粗口都出来了。

    她只提防着自己弯,可没考虑大婉的取向。

    还好肖经纪下一句解除了她的困惑:“我有次堵车,迟到半小时,还被婉姐训得狗血淋头,外加冷暴力三天。怎么你擅离职守,不但不骂你,还要我去找你,这重女轻男也太明显了吧。”

    邓以萌没好意思:“可能,我看着比较蠢。”

    肖经纪撤远一点看看邓以萌,笑了:“你是有点呆。”

    大婉下午的戏,拍得依然顺风顺水。

    邪恶的反派被打得落花流水。小喽啰也是四散奔逃。

    邓以萌在一旁看得如痴如醉时,曲优从身后拍了她一下。

    “曲导好。”她反应过来后立刻打招呼。

    曲优笑眯眯的:“嗯,小邓不错。这两天休息好了吧?准备一下,你婉姐他们的戏差不多走完了,下面你也该出场了。”

    邓以萌咕嘟咽了咽口水。

    她又要演戏了。

    从曲导身后的助理手中接过分集剧本,道了谢,端着本子去侧边钻研。

    原著中,邓以萌记得,走投无路的反派**想要夺舍小师妹水蓉,打算换一个国度祸害。且有水蓉的身份作掩护,她的师兄师姐自是不会赶尽杀绝。

    师姐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从早至晚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那晚,月黑风高,水蓉与师姐在炕上歇下做为诱饵,大反派来了,最后让虞长卿擒住,再一道天雷诀给结果掉了。

    这段剧情主要是为了彰显男主的帅气,还有男女主的默契。

    邓以萌想看看剧本改编了多少,啃着个长条的萝卜翻了翻,啥呀,这段倒没做多少改动嘛。

    她翻过两遍,便听见那边郭导喊“咔!”

    邓以萌赶忙迎上去。

    方才的动作戏比较多,大婉妆有些花掉了。

    凯老师在棚内给她补妆。

    邓以萌站在侧边继续啃萝卜。

    嘎嘣嘎嘣的。

    姜姒婉皱眉看着她:“你属兔子啊?”

    邓以萌咔嚓一声脆响刚完,擦擦嘴,笑嘻嘻的:“是剧务姐姐给我的,说很甜。比苹果便宜,也比苹果好吃。”就是有点辣辣的。

    凯老师给大婉补眼妆,一边笑:“咱们萌萌倒是好养活哈。不挑。”

    姜姒婉本来皱着眉头,听了这句,倒又嗤地一声,扭头笑了。

    邓以萌总不明白她的表情变化几个意思。

    这两天池晟跟疯了似的赶进度,美其名曰为剧组节省经费。全组人跟着他赶得叫苦不迭,奈何郭导乐得合不拢嘴,扬言要将半个月的戏压缩到一个星期。

    当天的戏完了时,到了晚上九点多,晚饭都没人提。

    将邪神老巢一锅端掉的戏也拍掉了。

    大婉每次收工,整个人都异常沉默。也许是累的缘故,在车上懒懒的半个字都不说。

    邓以萌坐在侧边,看不过眼,给她轻轻捏肩,才只捏了两下,手便被拉住了,只听见大婉清冷的声音:“好好坐着,别把牙磕了。”

    邓以萌囧囧地缩回手。

    真不知在大婉心里她是个什么辣鸡形象,什么被拐走啦,牙磕掉啊,听起来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白痴。而实际上,她可是很精明,城府很深的啊。

    大婉还是太年轻!回到房间,一边帮忙卸妆,一边摇头。

    姜姒婉近距离看着她,“杀青后,想不想玩几天?”

    “可别,你身体要紧。”恬姐下午又来过短消息,让她密切关注大婉的健康状况,“能早点回去就早点回去。”

    姜姒婉听来,却又有另一番猜想:“怎么,今天和萧澈一起出去玩过了?”

    邓以萌摇摇头:“没有。他走了。我送他。”

    “走了?”这次大婉直起身子,蹙眉问,“发生什么了?”

    女孩子天性就爱聊天。邓以萌在寝室可八卦了,但眼下,这桩惊天八卦的主角是萧澈,姜姒婉又是她暗暗敬重的人。她抿着嘴摇摇头:“我不能说。”

    姜姒婉看她垂着眼皮呆呆的,淡淡一笑,没有追问。

    但是,邓以萌心思又回转了。得为婉姐考虑呀。万一大婉痴心错付,那不就糟了嘛。

    顿了顿,叮嘱道:“婉姐,答应我,你、你以后不要找池老师谈恋爱。好不好?”

    大婉勾勾嘴角:“嗯。”

    “也不要找萧澈。”邓以萌叹口气。

    姜姒婉略微征了征,随即点头:“怪不得。”

    想到那只傻竹马,邓以萌不由黯然神伤。

    大婉拿手指戳戳她的脸颊,笑问:“萌萌,想对戏么?”

    邓以萌“啊?”了一声。

    姜姒婉朝她放在包上的分集剧本努了努嘴。

    邓以萌反应过来,这位大腕儿是要主动给她当陪练啊。面孔瞬间涨红,连连摆手:“我哪敢,不敢不敢……”

    你那个天价的出场费,谁当得起啊。

    再者说,那场戏黏黏糊糊的。

    水蓉那个心思不纯洁的家伙,当着一帮子人还好,在这种封闭的空间,孤女寡女共处一室,她娇羞怯怯地蹭到大婉怀里,说些:“师姐,我好害怕。”这种杀千刀的话,气氛也太诡异了吧。

    大婉幽幽地补刀:“不敢?你不是想我了么。”

    邓以萌脖子一热,“我不是,我没有。”接住对面好整以暇的目光,她咕嘟咽了下口水,“我那个时候,不是担心你吃不好午饭嘛。没、没有别的意思。”说到饭,忽地灵光一闪,从凳子上蹦起来,“啊!晚饭,我去弄晚饭。”

    姜姒婉对着那个踉踉跄跄的背影,还有那嘭地一声摔上的房门静静看了会儿,唇角染上一个微笑,起身练瑜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