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你好漂亮。”
    姜姒婉见了某萌的惊慌失措脸,难得来了个露齿笑,去门口和池晟挥挥手,关上门,去洗手间换了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从包里摸出顶棒球帽戴上。随手将一件樱花色外套给邓以萌,揉了揉她的头,拉着出去。

    直到到了车上,邓以萌还微微张着嘴。大婉她,到底几个意思?侧脸去瞧,却只见她大小姐没事人似的坐那儿,抱着双臂正微笑呢。

    “万一有狗仔队暗搓搓地跟拍怎么办”“粉丝围堵怎么办”“闹出绯闻怎么办”。

    她算是微妙地懂得了,古时候那些守着昏君的忠臣,是个什么心理了。烈一点的差不多就触柱而亡。

    车是池晟的助理小罗开的。

    瞥向窗外,同样是万家灯火,比起平时在校外做兼职、晚间返校时看到的繁华盛景,却多着点雾里看花的不真实感,邓以萌想起池老师那句,在这里谈恋爱,是在天上谈恋爱。再看看大婉,抿着嘴扭过头。

    过两天萧澈过来,大婉和他,就要在这恋爱了……

    脑补的场景里,自己不是人,而是一个五亿瓦的电灯泡。一个电灯泡的自我修养是什么?安静。无比地安静。她垂下头,决心从这一刻开始练习沉默。

    曲导的兴致最高,海阔天空地侃,从好莱坞到金像奖,从鬼马影后到冷血影帝,他是舌灿莲花妙语连珠,将一众同行调侃得那叫一个淋漓尽致。池晟隔三差五会凑趣一两句。而大婉则只是微笑。

    行驶了二十几分钟左右,最后车停在use club跟前,邓以萌暗暗吐槽,怎么哪儿哪儿都有use,开酒吧的只认识这四个字母吗。

    吐槽归吐槽,进门之后,对着霓虹,不免还是好奇地四下里张望。

    大家找了个比较僻静的角落,落座后,大婉做主,给邓以萌点的柳橙汁…

    她好森气:“我、我又不是小孩。我也要喝酒。”

    “不行。”某姜淡淡瞥她一眼。

    “……”邓以萌霎时就矮了半截,两只小爪子捏紧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将反驳的言论和着果汁咽了下去,心想果汁比酒好,美容养颜。

    曲优却是个酒鬼,进来见了酒,就再也不说话了,一杯接一杯,隔壁又有漂亮小姐姐在,越发自high。

    倒是池晟和大婉聊了起来。

    不远处的舞池里有小小的驻唱团,男生拨着吉他,女生唱节奏很慢的原创情歌,丝丝入耳,荡气回肠。小罗因为要负责开车,不饮酒,跑去那边近距离欣赏美丽的歌手小姐姐。

    邓以萌竖起耳朵听池老师和姜老师谈话,没几句就明白了,池晟在打听大婉绯闻男友的事情。

    从卢森伟最喜欢的食物,到迟亮的老家,到后来的秦浩然是足球饭还是篮球饭亦或双担……

    ……定的规矩也很有意思,如果回答不上,就要自罚一杯。

    大婉全都不答,懒洋洋地喝酒。

    所谓旁观者清,邓以萌在侧边目睹两人的互动模式,她便心里有谱儿了,这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

    他喜欢大婉,该是喜欢多久了,对于大婉的绯闻男友,简直比大婉本人还门儿清,这么无聊的问题都提得津津有味,可见中毒极深,只想打听出来大婉跟这些人到底有没有一腿。

    可怜,爱大婉的人那么多,你算老几。

    又见大婉喝酒喝那么慷慨,一连喝了快十杯了,不免眼睛瞪得滚圆,心里害怕,时不时拉着袖子弱弱劝一句婉姐别喝了。

    坏女人哪里肯听。不知是不是她看错,她越劝,坏女人反而喝得越……欢实?

    池晟接着问,最后终于问到萧澈,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姜姒婉这次不再兴趣缺缺地摇头,先侧过脸,看一眼邓以萌,见她竖着耳朵在一旁听,嘴里嘀嘀咕咕念念有词的样子,笑了笑:“萌萌,你觉得呢。”

    邓以萌呆住。果然了。

    大婉对于别的绯闻男友都不承认,对于她那傻不拉几的竹马,就另眼相待,直接和她求证了啊。

    还问她觉得怎么样,她能怎么觉得?她都成了五亿瓦了。

    池晟好奇:“你怎么问她?”

    姜姒婉的两根手指在桌子上哒哒轻叩,“他俩,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池晟恍然大悟,说声这么巧,转而看向邓以萌,目光带着鼓动带着怂恿。

    邓以萌好郁闷,捧着果汁,回忆了会儿,说:“他比我高一个年级,从小学习很好,在我们当地很多小姑娘崇拜他,让我递小纸条啦,送他糖果什么的,但是他不吃甜的,全给我了,于是我长了蛀牙,拔牙可疼死我了。”

    旁听的两个人都轻声笑起来。

    邓以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继续倒带:“他从小到大运气都蛮好的,高二的时候吧,弟弟想学画画,学费很贵,家里不让,所以萧澈就跑去做兼职呗,在电视台外边支个小摊儿卖矿泉水,被心急火燎的工作人员误认为迟到的综艺选手,不顾他的抵抗,死拖活拽进去做直播,就那么,火了……”

    池晟点头:“这件事圈里人差不多都有所耳闻。原来是为了弟弟么。”

    邓以萌点头:“对的,火了以后他一直说,就跟做梦一样。”

    但是萧澈很快就适应了娱乐圈这个繁华的梦境。

    邓以萌瞄瞄大婉。

    他非但适应了,还盯上了女神。从不开窍的愣头小伙儿变成了千里追女神的大情圣。

    话到这里,邓以萌从大婉跟前端过她的酒,咕嘟咕嘟一口闷。

    她出手快,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将酒喝光了。杯子一放,垂着头不说话。

    姜姒婉本来目的是想逗逗她。见她情绪低迷,却觉得一丝趣味也没有了。捏捏眉心,站起来,“池老师,你陪曲导,我们先走了。”

    池晟也是有分寸的人,第二天天亮就得开拍,不敢久留,拖着曲优要一起走,奈何曲导任性起来也是够够的,坚持还要再喝一轮。

    池晟没办法,只得嘱咐小罗先送两个女孩子回去。

    到达目的地,活蹦乱跳的邓以萌,平素总抢着先窜下车,这次却像钉在座位上了。

    姜姒婉轻叹:“邓以萌。”

    “嗯。”答得很乖。

    还好。没有到人事不省的地步。大婉先下车,朝她递出一只手,放柔了声调:“来。”

    邓以萌将爪子交到她手上,笑嘻嘻的,但是人依旧一动不动。

    小罗笑了:“婉姐,她是不是喝醉了啊?怎么傻乎乎的。”

    “下来。”大婉和小罗摆摆手,晃了晃手中那只小爪。

    邓以萌倒也还配合,慢吞吞地下地,跟着她走,只是步子迈得非常慢,还有点踉跄,不带章法。

    出了电梯,大婉在灯光中细看那只小东西,哎,糟糕,一杯酒就上脸了。

    拉着她回房,拿湿毛巾替她擦擦,轻拍她的脸,“萌萌?”

    喝醉之后的邓以萌非常安静,整个人像ie浏览器一样反应迟钝,过了许久,才抬起眼睛委屈巴巴看她一眼,眨眨眼当作答应了。

    “难受吗?”大婉蹲下问。

    她胡乱摇摇头,脸埋在发间,两手撑在身侧,既不说话,也不哭闹。

    姜姒婉叹口气,去开了小冰箱,拿出一盒酸奶,用热水温过然后插上吸管递给她,“喝一口。”

    邓以萌懵懵懂懂接过,捧着盒子喝了两口,抬起脸来,泪汪汪地瘪了瘪嘴:“不好喝。”

    啊。姜姒婉蹙眉接过来,“那,不喝了,睡觉吧。”

    邓以萌点点头,自己除了鞋袜,乖乖掀开被子躺好,还捋了捋头发,掖了掖被角。

    姜姒婉自己收拾了下,也过来休息。

    估摸着那萌货已经秒睡了。

    谁知她刚躺好,还没来得及熄灯,萌货已经滚过来了。

    这次还醒着呢。小脸红扑扑地,伸手抱住了她脖子。

    姜姒婉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种热忱。哪怕对方是半无意识的状态。于是一动不动,任凭她勾着,伸了一只手揽住她的腰。

    邓以萌只喝了一杯,却已醉得深沉,呼吸暗含着酒气,混合着她本身甜甜蜜蜜的香气,喷到大婉的鼻尖。

    当真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醉鬼红艳艳的唇瓣动了动,吐出梦幻般的两个字:“婉姐。”

    姜姒婉低声应了她,摸着她的头发,轻轻说:“不该带你去。”

    “婉姐。”小东西的双臂收紧了!人也更紧密地贴了上来。

    说实在的姜姒婉有点紧张,手心微汗,扶着邓以萌的背心,既期待她乱来,又害怕她乱来——要是她真的像个小疯子一样,惹得她一个把持不住,做出点什么……

    趁人醉酒占便宜,那她成了什么人了!

    “婉姐,”邓以萌双眼水光泛滥,小嗓子有点沙哑,喃喃地:“你好漂亮。”

    姜姒婉瞬间心花怒放。

    但那一个还没完,扑过来说:“大碗好漂亮。”急吼吼的,怕别人不信她。

    姜姒婉微笑:“我听到了。”

    空气里啾地一声。

    ——脸颊猝不及防被柔软地啃了一口。

    姜姒婉抬手摸摸左面颊那清凉濡湿的一小块皮肤。不禁哑然失笑。

    这个亲亲应该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因为邓以萌亲完就秒睡过去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