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Q弹的
    邓以萌从清甜无梦的酣眠之中醒来,惊悚地发现自己缩在暖融融的被窝里。

    在被窝睡觉这本无可厚非,可怕的是身边躺着个别的人。

    没认错的话,正是大婉。

    有缘千里来相会。千年修得共枕眠。大家真的太有缘了。

    ——百分之一万是小师妹附体。

    否则她好端端坐在椅子上,怎么转眼就爬到人床上了呢?

    更不堪的是,居然还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人家怀里。

    ——qaq做人不好这么变态的吧。

    她意识到必须尽快从这种尴尬的境地之中解脱出来,努力半天未遂。只因为衣服有一角被侧卧的婉姐压住了。

    如果动静太大将她惊醒那就不好玩了。

    令邓以萌始料未及的是,尽管她动作幅度极度轻微,大婉同学还是在几秒之后睁开了双眼。

    彼此靠得太近,邓以萌尴尬地在嗓子眼儿里咕了一声:“呜……”好狼狈,满头大汗的。

    “早安。”大婉体贴地接过了话茬。

    随即电话响,给邓以萌带来了第二个暴击。曲优说,小齐已经回去了,让她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

    尚未完全睡醒的邓以萌更懵了。呆了半晌,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触电这件事已成定局。

    但眼下有更严峻的事情需要面对。

    “婉姐。”邓以萌坐起来,试图解释,“我、我可能是梦游了。我、我真的不知道……”

    姜姒婉面色极为平静:“没事。”

    回房间洗漱完,邓以萌大脑还是呈放空状态,她一边梳头一边想,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看电视剧里边,尤其是安苑最喜欢的韩剧,许多大明星也是和助理一起睡的。彼此做个伴嘛。

    ——只要婉姐不介意她蹭被窝就好。

    而大婉看着非但没有介意什么,甚至心情还很好的样子。

    比较尴尬的地方在于,她昨晚夸下海口要照顾她周全,结果睡得跟猪一样。

    梳洗完了出来照顾婉姐的早餐,邓以萌最后做垂死挣扎,“婉姐您想想看,要是我也乐颠颠地跑去拍戏了,那么谁来照顾你啊?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好不好?”

    她话刚落音,曲优不知从哪儿冒出头来,接腔道:“小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和小肖商量过,暂时由他兼任一下姜老师的助理,你待会儿呢,和我们签一个小小的合约,再让凯老师给你定妆,今天有一场戏,你先试试水。我和郭导会随时指点你。”

    邓以萌听了这话,早餐都没能吃下去。

    性格软弱的人本就不擅拒绝。

    不要说眼下已经势成骑虎。

    好在小师妹的戏据说场次不多,小半月大约就可以杀青。

    不过,所有的别扭和不情愿都在看到合同上标明的单集片酬之后烟消云散。

    “……能赚好多哦。”邓以萌数学不好,算了两分钟,等于伺候婉姐的同时还能赚双份儿工资,太划算了。

    “你要是火了,以后能赚更多。看姜老师就知道了。”曲优笑眯眯地。

    邓以萌摆手,“那不会的,不会的。我就是临时工。”说出来可能你不信,其实我是个编剧。

    她怕自己看完有什么错漏,拜托肖科艾帮忙再捋了一遍合同,确信没问题后就签了。

    梳化室做造型的时候,kevin老师先礼节性地夸过她底子好,转而又称赞大婉,说她肯提携新人云云。

    邓以萌闷声发大财,直至手机铃声大作,将她吓了一跳。

    摸出来接通,萧澈健气满满的声音:“萌萌,还活着吗?”

    “好着呢。”

    “后天我来你们剧组探班,要给你带什么不?”

    探班。想来是来看大婉了。

    邓以萌陷入短暂的失语中。

    自己似乎早忘了到大婉身边的本来目的。

    本来是为了就近监控情敌,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竟然不务正业,开始拍起了电视剧。

    天啊,这什么奇葩走向。

    反正三言两语无法说清,干脆只回答他的问题,说没什么要带。

    ——这个诡异的局面就等他来这里之后再慢慢消化好了。

    邻家青梅和心中女神在镜头面前相爱搞百合什么的。

    哇晒,想想都刺激。

    ——忽然就对这次cospy有了莫大的期待。

    萧澈当然听不到她的心声,打个哈哈:“吃的呢?也不要?”

    邓以萌说不用了,必需品她都有随身携带。

    萧澈说行,眼看要挂电话,邓以萌叫住他,“你先去体检一下吧,不要贸贸然地冲上来。还有要提前喝点药……”

    做发型时,她顺道把本子看了看,幸好她今天份的剧情不复杂,主要是负责被抢走,然后等待救援就成。

    “水蓉”从梳化室出来,包括姜姒婉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了一愣。

    穿一身粉蓝的邓以萌,不由叫人眼前一亮,顿成全场焦点。

    郭霖更是拍手叫好,垂着副导演的肩膀大笑:“果然是本色出演。哈哈哈。”

    姜姒婉朝她这边走来,浑身火红色戏服,仿佛灼灼燃烧的霞。

    邓以萌先前被她的定妆照帅到起过歪念头,这回再见,脸好像被那片红传染了似的,轰然就烧了起来。

    补小说时她就察觉到了作者君对男主满满的恶意。

    所谓自古红蓝出cp,女主在外行走多数时候穿红衣,红色发带,或是红珊瑚发簪。而小师妹最喜欢穿蓝色,发带也是蓝色,簪子的话,是蓝玉。

    相形之下,男主的一身玄色长袍简直像个外人。

    “台词都记下了?”姜姒婉在她耳边问。

    邓以萌心如擂鼓,有点搞不明白见了大婉就心慌意乱是个什么毛病,点点头:“我记好了。”

    大婉点点头,转身要走,不想衣角被只小爪子从后边抓住,“那、那个,婉姐。”

    “嗯?”姜姒婉转过身,认真地看着她。

    被她这样一盯,邓以萌感觉自己又要不行了。奇怪奇怪!

    但是这问题必须马上要问清楚:“我、我还是蛮紧张的。待会儿,我……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姜姒婉勾唇笑了笑,抬手替她将一缕落单的发丝拂至身后,略想了一想,说:“紧张是正常的,不要去在意摄像师和镜头,不知道看哪里的话,看着我就好了。”

    邓以萌郑重地点了点头,握紧了小拳头。

    今天要拍摄的是男主女主胜利会师后,一起找到小师妹,找到落脚的地方安置好水蓉,然后再去对付黑暗的恶势力。

    开拍。

    男女主会和,执手相看泪眼,自然有一番寒温要叙。各自简述先前的遭遇,一致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将水蓉找到。

    第二场。

    另一方面,小师妹身份被识破后,这副本**麾下的小喽啰为了**今后更好地大展宏图,将她掳走,打算献给**来立功。

    女儿国的未来继承人是几方势力争相消灭的对象,水蓉拜入青云门下与其说是修仙,不如说是避祸保命更多,术法方面造诣不高,口才却是极其了得,唐僧念经般地说了好些做人的大道理,成功将几个人激怒,最后……

    说真的,邓以萌还以为这些年的影视作品都是特效主打了,唯二需要苦憋地跋山涉水的,只有那些文化苦旅纪录片和真人秀节目,关键真人秀一般会选个风景名胜地,大家一边逛吃逛吃一边冒险就好了,打打闹闹超级有爱的,才不用像她这样,猴子似的爬到陡峭的半山腰、狼狈地绑在一棵树上边……

    不远处还是万丈深渊qaq

    郭导真会玩。

    单独走了两场,竟也侥幸,都是一条就过。她飚完台词郭导喊过咔之后,还带领一组人给她鼓掌,赞她台词十分有张力。

    邓以萌心中并不得意,这都是和刘阿姨学的,平素阿姨在家训孩子,更加厉害,她只不过学到一点皮毛。

    第四场,男主和师姐的呼唤声由远及近,而小师妹则在这里应答:“师姐!我在这儿!”

    两人将她解救下来。

    水蓉满脸都是泪,离开时,每走一步她都是满脸痛楚之色。

    师姐察觉了她的异样,问:“哪里伤着了?”

    水蓉面露难色望望自己的右腿。

    虞长卿自告奋勇:“我来背你。”

    水蓉立刻义正辞严拒绝,表示不可以,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师姐过来说:“我来吧。”

    于是下山的路径,她只负责美美地趴在大婉的肩上,含情脉脉看着她的侧脸就行。

    可以说是非常轻松了。

    这条过了之后,已经下午两点,过了午饭时间,全组人休息吃饭。

    邓以萌与大婉坐一块儿,看她慢条斯理喝水,有点紧张:“婉姐,我刚刚怎么样?”

    “不坏。”大婉言简意赅。

    初战告捷,士气大振。邓以萌拍着胸口释然:“嘿,幸好。”幸好没拖后腿。

    姜姒婉看她一眼,慢慢吃饭,随手给她分了个小肉丸。

    邓以萌这次才真的受宠若惊了,低头看着碗里的丸子,拿筷子戳了戳,q弹的……大婉的奖励机制好萌啊。

    饭后大婉要小睡,邓以萌送她到房门口,绞着双手纠结了半天。

    姜姒婉先进去之后,见她站在门外不动,便看着她:“?”

    “婉姐,我要不然还是,”邓以萌对今天早上的事还在耿耿于怀,“不打扰你休息了吧。”

    姜姒婉扶着胸口,轻轻嗽了一声,“咳,嗓子好像有点不舒服。”说完就自顾自走进去了,随手带上了门。

    邓以萌吓死了。疯狂捶门。

    门再次打开,房里的人以手掩口打个哈欠,“怎么了?”

    邓以萌踮起脚来,摸了摸她额头,没烧,撤下来舒了口气,但也不敢走了,挤进门去,径直去行李箱里翻出来红景天泡茶。,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