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晚上也不走了
    ——难怪!难怪对师姐那么嗲!!动不动就要和师姐一起洗澡!!!美其名曰节约用水!!!!敢情你看上人家很久了啊!

    邓以萌在心里咆哮。

    切出去看了下本章评论,章评里头除了刷溜溜溜的,更有高冷的读者留言:“早有预感。”萌萌的小读者君:“百合万岁≧▽≦”当然也有被冒犯到的小读者:“妈呀,分类是言情没错吧,为什么言情里面掺百合,这和那些百合里边掺**的傻作者没有两样吧,要不是看在女主太帅的粉上,我就弃文了惹。”

    邓以萌翻完了评论区,还是感到心塞。

    婉姐应该是不知道小师妹的戏份居然是这个走向吧?到时候演起来该多么惊喜、多么刺激啊。婉姐居然也跟剧组站在一起,劝她去帮忙演小师妹。

    她脑补了一下自己勾着大婉的脖子,哭唧唧说出“江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这种琼瑶句。感到一种别样的刺激,打了几个哆嗦,还起了一胳膊鸡皮疙瘩。

    方才,曲优说得特别诚恳。

    “这要是在横店或者别的什么摄影点,要找个娇小挂的萌妹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偏偏,”压低了声音,“咱们郭导把咱全给拐到这山高水长的地儿,这里的姑娘美则美矣,就是啊都太霸气了,一水儿的女将军,完全没有水蓉那种娇滴滴的感觉,要找,多花点时间肯定也是能找到的,只是大婉你也懂,咱们整个组在这里一天,那花费可是巨大的啊,耗不起。待久了制片方就该说话了。”拎过邓以萌的衣角,“你看,这不现成的水蓉吗,咱们合作愉快啊小邓!”

    邓以萌捧着手机,贴着自己的胸口那里,鼓着腮帮子,呆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半晌嘟着嘴自言自语:“才不要和你们合作愉快。”

    曲优说了,最邪门儿的是,出发之前体检,明明小齐各项身体指数都是最好的那一拨……看着体格也不错。

    怎么这么快就倒下了呢。

    ——小齐你争点气,快点好起来啊!

    她一声长叹。

    手机响起来电铃声,是刘恬。

    邓以萌接听:“恬姐,你好吗。”

    “哈哈,我好啊。”刘恬对身边撒欢的女声说“别闹”,“萌萌,你婉姐怎么样?”

    “她,拍戏比较辛苦。其他的都还好。”邓以萌坐起来,“也没有高原反应什么的。我那些药白准备了——当然,这一点我很高兴。”

    刘恬啧了声:“那是自然了,大婉的身体素质本来还可以,我带她这两年,感冒都没有过。你婉姐说自己不敢病。”

    邓以萌呆滞脸:“不是啊……恬姐……她前几天刚病过呢,发烧四十度呢。”

    电话那端陡然静默下来。

    过了不几秒,响起刘恬焦急的声音,“萌萌啊,你糊涂!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跟我说呢。”

    邓以萌有些莫名,感冒,感冒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啊。再说那天起烧的原因很明确,她就是因为淋了雨,才病倒的;过后吃完退烧药就痊愈了,所以不和大经纪人汇报有什么问题?

    也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果然大婉是刘恬恬的摇钱树么。

    所以小感冒也等于灭顶之灾……?

    刘恬知道她可能是吓懵了,和她解释:“萌萌啊,你可长点心吧,感冒之后,起码也要休息半个月一个月的,才可以上那种海拔,你知道吧?不然会有危险的。”

    邓以萌震惊:“怎、怎……”

    “所以说你个傻孩子,我让你买预防药品,你难道没有看注意事项?”

    邓以萌腹诽,那么赶的行程,她连假都没请呢,就跟着来了,当时当然是照着应急药品清单买了,再者说:“婉姐他们剧组不是有做体检来着吗,医生说没问题,那……”

    “如果医生问,你最近有没有不舒服。你猜你婉姐会怎么回答。”

    邓以萌脑补了一下,按照大婉的脾性推测过去,哭丧着脸:“没有。她会说,我健康得不得了。”

    “就是说啊。”

    邓以萌仿佛看见了刘恬在那边扶额。

    咕嘟吞咽了一下,按捺不住想杀过去看大婉现在可还健在呢么。

    电话那头再度出声:“邓以萌,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你听好了。”

    “我听着。”

    “你必须二十四小时跟在你婉姐身边,一旦察觉她有什么逞强的迹象,或是喘嗽之类的病征,都要立刻警觉,实施救援,明白么。”

    邓以萌思考了两秒,二十四小时,也就是说不分白天黑夜……顿时又有了一点诡异的羞耻,“可是她来这里后,都拍过武打戏了,没事,应该……”

    “哪那么多借口。”刘恬语气忽然强势起来,“赶紧去守着。”

    姜姒婉在房间练了会儿拉伸,坐下喝水休息时,母亲发过来越洋视频。彼此问候过,姜芳芳女士得知她此刻的坐标,大约对她顽强的生命力极有信心,竟不关心她是否适应,只问能不能辛苦一哈,顺道帮她去大昭寺拜拜,求个姻缘。

    “姜女士,您情缘就没断过,还求什么姻缘?何必执着于结婚?”姜姒婉其实有句话没说出来:难道前面两次还没有吃够苦。

    谁知姜女士笑得极为开朗:“我不执着啊。作为老妈,关心宝贝女儿的终身大事,这有什么错。”

    姜姒婉按按眉心,“不用了。”

    见她一如既往的清淡态度,姜女士又问:“那些绯闻男友,到底哪一个是真的?有没有你喜欢的?”

    姜姒婉摇头:“你也说了。都是绯闻。”

    “那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动心的人哦。”姜女士手指绕着新染的栗色大卷发,“怎么我这么热衷于谈恋爱的人,生出你这么个冷淡的怪物来?你该不会是别人的女儿吧?”

    姜姒婉不去吐槽这句玩笑里存在的生物学谬论,只是咬着下唇思索了会儿,半晌露出个浅笑:“最近,倒是有个蛮可爱的对象。”

    对象!姜女士双目放光:“进展如何?”

    大婉同学轻微头疼,“唔。也不知道对方是智商所限,还是情商太高,不露痕迹地转移话题,我旁敲侧击说喜欢,想试试她什么反应,她竟然完全没接住梗。”

    当然也不排除有点小调戏的意思。希望看到小东西脸刷地红起来……

    姜女士翻了个白眼,“你学别人旁敲侧击做什么?老娘生给你这价值千亿的脸蛋,价值万亿的身材,是让你玩闷骚的么?给我直接上啊!这个世界上有你打直球还拿不下来的人?”冷笑一声,“抱歉,不是你妈吹牛,真没有。”

    大婉被母亲的豪放给冲击得怔了一怔。呵呵轻笑:“有点意思。”

    姜女士这时忽然又露出小女孩一般的羞涩来,咬着下唇对着屏幕挥挥手,“妈咪要约会去了,你好好把握哈。”

    挂了电话,姜姒婉敷着面膜,一边看剧本,一边拿着个矿泉水**当哑铃举高高练手臂。不提防门上笃笃笃响了三声。

    “谁。”她问。

    “婉姐。”声如蚊蚋的小东西,“是我。”

    她过去打开门,只见小东西抱着一床毯子,局促地站在那里,小脸红扑扑的。

    “有事?”

    “从、从现在开始,我…”邓以萌咕嘟咽了咽口水,“我会二十四小时在你身边。晚、晚上也不走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