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都是你的
    邓以萌觉得婉姐有点不高兴。但她也没再多说什么,率先推开门进去,进门二话不说,开始温习剧本和背台词。

    ——窗帘需要绑起来,光线才更充足。屋子里的灯也要打开。温水要准备好。

    做完这些,邓以萌才乖巧站在一旁。

    她表面沉静,内心活动却旺盛而剧烈。

    哎,事情是有点大条了。

    她原先脑补的姜姒婉是个极其妖艳的坏女人。

    近距离接触了这么久,发现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她实在是太自律也太勤奋。

    迄今为止她还没找到可以算作缺点的地方。

    等于说,眼下情敌同学在自己眼里,根本是完美的。

    完……美的……

    察觉到邓以萌在自己身上逡巡的视线,大婉合上本子,逮住她即将开溜的目光,问:“怎么?”

    邓以萌觉得按照江湖道义,万一竹马君真的深爱大婉的话,她是不可能搞破坏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破坏的,甚至还会帮竹马打听,比如像眼前这样刹不住车:“婉姐。我问你啊…”

    “嗯。”姜姒婉从她手里将水杯拿过来。

    “你喜欢什么样的对象啊。”邓以萌战战兢兢地,希望她钟情的是威武雄壮超级有男子气概那种类型,说实话要配得上大婉的气场,也只有那种食物链顶端的精致boy才可以。

    这样一来,萧澈那种弱鸡奶油小生就出局了。哼哼。

    大婉此时盘腿坐在床上,正好是静坐冥想的那个姿势。她不紧不慢打开水壶,自斟半杯水,慢条斯理喝了小口,然后看着眼前的小东西,缓缓说:“我喜欢的对象,软软的。”

    邓以萌心里一惊。天,这什么审美。

    “抱起来绵绵的,很舒服。”

    “……”震惊。

    “个子小小的。”姜姒婉眯了眯眼,语速依然很慢,“有点点呆。可能不会太聪明。”

    “……”邓以萌越听越艰难,咽了咽口水,见大婉盯着自己这边不说话,呼吸都乏力了,半晌终于带着哭腔问出来:“婉、婉姐,你是不是……”

    “嗯?”大婉眸子里盛着笑意。

    “你是不是……喜欢大熊猫啊?”

    姜姒婉顿在那里。半天没动弹。

    邓以萌却立刻又推翻了自己,“不对,熊猫很大只,个子并不是小小的…那么是…”

    见大婉一脸的一言难尽,她真的很惶恐了,和她狂摆双手,“婉姐,你放心,我是你的助理,你的任何秘密在我这里都是安全的,我很有职业操守……”

    姜姒婉揉了揉眉心,指指房门:“你让我静一静。”

    就这么被老板赶了出来。

    也是了,陡然让别的人发现自己是个绒毛控。

    千万人的女神又怎样,不还照样是喵星人的奴隶。

    所以她后悔坦白了吧。

    进屋子安顿好了之后,邓以萌松口气,坐下来歇脚,一边捶腿一边掏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是某只竹马的消息:“萌,你不在学校?”

    邓以萌嘿了一声,还真巧啊曹操同学,回过去:“对啊。”

    过了没两分钟,竹马的消息又来了:“你跟大婉去高原上了?”

    邓以萌点头。想起来对方看不见,回了一个字:“是”

    心里开始滴滴答答敲起小鼓打起小锣来。哇,萧澈果然迷恋大婉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对于女神的动向那可是一清二楚。

    哎,看不出来,萧澈小时候那样一个不开窍的小孩,初高中经常收到女孩子的情书零食啊什么的,都说没兴趣,学习是第一位的,再不然就拿她挡枪,说她是娃娃亲,之类。

    谁能想到那样腼腆的皮下居然是如此情圣一般的少年啊。

    很奇怪,没有心酸的感觉。只是觉得唏嘘。

    “萌萌你不要命了?”竹马的信息又进来了,可以说是很不会说话了,“那种地方,只有身体素质最好的人才吃得消,你那个样子!”

    邓以萌冷漠脸回复:“我怎么了?我好得很。”

    因为崇拜大婉,所以看不起她。

    但邓以萌觉得,这次竹马要失望了。她真的没感到被高原反应支配的恐惧,来到这里,只觉得离蓝天白云更近了。

    身体素质方面,她虽然体力不太强,但是妙在没有过敏的历史,适应能力也不差。

    到了下午开拍时,她听说已经有两个演员倒下了。

    来这里拍的是第七个副本。堕入魔道的邪神招摇撞骗,此刻以畜牧神和丰收神自居,接受民众的顶礼膜拜。还不够,一天天的兴风作浪,搅得原本安宁的一方净土生灵涂炭。皇甫大小姐与虞长卿送小师妹水蓉回女儿国,途经此地义务除魔,却被人误解他们才是恶势力的一方,受到了诸多磨难。只因青云派的门规,门中弟子对于尘世中人不可使用方外的法术造成伤害,所以行事掣肘,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之中……

    郭霖看中的就是这里的天堑之险,为了最大限度尊重原著,因此群演招募的也是本地人,甚至还以惊人的效率租下一片本地民居。

    大婉在这里拍的第一场戏就是与男主还有小师妹失散,遭到暗算,身陷荒漠的迷离阵法之中……

    道具组在一旁“布阵”。

    武指在和姜姒婉讲戏,邓以萌两只爪子握住手里的小包,抿着嘴紧张地站在不远处,只见大婉时不时点点头。

    郭霖和副手曲优坐在机子边运筹帷幄时,看见她了,朝她一笑:“萌妹不错啊,精神很好。比小齐和小蒋厉害。”

    小齐和小蒋就是被高原反应打败的两位小可怜了。

    邓以萌转身,点头答应:“我要照顾我婉姐,不敢倒下的。”

    郭霖朝她身后一扬下巴:“听到没,姜老师,你有个贴心的好助手啊。”

    邓以萌往后看一眼,顿时囧裂了。大婉不刚刚还在那里听指导来着吗。怎么转眼到了自己身后……瞬移?

    这搞得好像自己在谄媚,故意这样子说一样。

    姜姒婉倒没说什么,只是低头问她:“我妆花了么。”

    kevin老师擅长现代造型,但是古装打理出来也超级无敌俊美。眼下凯老师本人就等在旁边,大婉不去问他,却来问她,这得是多么大的信任啊。

    邓以萌踮起脚,仔细看,半晌摇摇头:“没。”

    姜姒婉笑笑:“补点防晒。”

    邓以萌赶紧低头从袋子里翻出防晒喷雾,摘了盖子就要开喷,结果大婉伸手制止了她,“不要这个。”

    “啊?”邓以萌呆滞脸。这款不是爆好用么。

    大婉垂眸,随手挑出来一管传统防晒霜,“这支。”

    邓以萌心说好吧,你是老板。放下手中杂物,小心翼翼替大婉补过防晒。

    被伺候的时候,微眯着眸子的婉,像只猫。

    ——拍摄正式开始了!

    邓以萌比谁都紧张。不过穿上戏服的大婉真帅啊。她两眼闪着水星星。

    郭导喊:“action!”

    “你们跟我走。”皇甫慧心摁着佩剑,脸上是义愤的表情,“那不是神,是恶魔,没有任何神灵的庇佑需要苍生以幼子献祭。”

    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女人将孩子往自己怀中拉扯,脸上却满是戒备和敌意。随即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走不出几步,便将毫无戒心的皇甫小姐带进了陷阱之中……

    ——cut!

    第二场。

    皇甫慧心在奇沙阵中突围。沙阵是由可移动的沙柱组成,因为有结界无法施术,只能靠武艺取胜。映衬着背景巍峨的山脉,红色的身影灵巧旋转,手中的碧霄剑使得炉火纯青,姜姒婉既要避开沙柱蛮横的冲撞,又要接受箭阵的洗礼,难得大小姐身形却丝毫不乱,将所有攻击都堪堪击退。

    这是一场没有台词的独角戏!

    邓以萌看得目瞪口呆。虽说那些箭啊什么的是经过特殊处理的,这搞不好就会真的受伤的啊。

    未必到了仙侠片段真的要搞御剑飞行哦?

    ——大婉也太拼了吧。

    ——这什么鬼剧组啊。

    ——太乱来了吧!!!

    好在这场也是一条过。

    邓以萌将大婉接过来,又是递水又是擦汗,心有余悸问:“婉、婉姐,你还好吧……”

    姜姒婉喝过水,擦擦嘴角,目光沉沉,笑而不答。

    下边是男主池晟的场次了,为了寻找走失的小师妹和女主,他陷入了另外的陷阱之中。姜姒婉得以休息,正打算带着小东西打道回府呢,只见副导曲优过来了。

    “姜老师,有个事和您商量。”他十分客气。

    邓以萌便往后退,谁知曲某叫住了她,招手笑道:“别走啊,小萌,这事也需要你帮忙。”

    --

    “我不行的。婉姐。”在回酒店的路上,邓以萌一直都在重复絮叨这几句,“我不要拍。没有这样的帮忙法。我是个编剧,是学生,不是演员。”

    姜姒婉端坐着,没答言。

    “婉姐。”邓以萌几乎要哭了,“每个人都有她的本职工作。我只想照顾你。”

    kevin老师在前边打哈哈:“萌萌,做演员有做演员的好。活在台前比活在幕后要更有生命力。你还这么年轻,什么都要尝试一下嘛。”

    肖科艾也在劝说她:“有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萌萌你过分了啊。”方向盘一打,接着道:“再说了,小齐万一过两天好起来归队了呢。”

    邓以萌赶忙说:“我祈祷她快点好。我回去就做祷告。”

    姜姒婉淡淡看她一眼:“你信教?”

    邓以萌脸红了:“刚、刚决定信一个。”

    车上另外两个人都笑起来。头一次见人把临时抱佛脚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到了住处,邓以萌在大婉的房间踟蹰,闪着两眼的泪花。

    姜姒婉且不急着卸妆,坐在椅子里,好整以暇:“说吧。”

    “我不想……”小助理双手绞在一起,低头咕哝着。还是那么两句车轱辘。

    “你既然念编剧,总该知道莎士比亚?”大婉终于开始表态了。

    邓以萌抬头说:“这个自然。”谁不知道啊。高中课文就有啊。

    “那你知道为什么莎翁写的剧本是永恒经典?”

    邓以萌:“婉姐。这个题目太大了,五千字小论文都说不清的。”

    “因为他自己曾经做过很久的演员。”后来邓以萌发现了,大婉就算不做演员,做谈判专家和律师也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假如穿越到春秋战国,她还可以合纵连横,“那些宝贵的舞台经验,给了他更多灵感,你懂么。”

    邓以萌听得都呆了。好有道理的样子。

    “你想不想做一个成功的编剧呢?”姜姒婉抬手摸摸她的小脸,唇角染上意味不明的微笑。

    被摸脸的那个全然陷入被催眠状态:“嗯……”

    “当然咱们不敢跟莎翁比。”姜姒婉顺势捏捏她的脸,“不过多体验,终归是有益无害。是不是?”

    邓以萌回自己房间后,发觉自己已经答应做“小师妹”的演员预备役了!对于二十章后的剧情还一无所知的她,急急忙忙点进书城,找到《青云纪事》第七个副本开始看。

    不看则已,一看,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

    ——妈呀!!这是什么套路!?

    小师妹水蓉历经险阻,回到女儿国之后,承继大统要做国王了,对师兄师姐恋恋不舍。饯别宴上,水蓉说自己继位之后就要成亲,王夫她已经在心里有人选了。

    小说中的诸位吃瓜路都彼此相视而笑,满心以为她选中的是男主,毕竟她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师兄师姐那一桌……

    谁知水蓉奔过去,忽然哭着倒在皇甫慧心的怀里,勾着她的脖子,仰脸泫然欲绝:“师姐,不要离开我,留下来,这片江山,还有蓉儿,都是你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