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宝贝》
    “我有那么可怕?”姜姒婉收敛神色,淡淡问。

    邓以萌摇头:“不,是我脑洞比较奇葩。你凌厉地看我就好了。”

    姜姒婉再次忍笑:“哦。”

    腕表广告这边告一段落,便马不停蹄去赶下趟拍摄。期间刘恬过来查看情况,姜姒婉便弃了卡宴,乘那保姆车去下一场。

    车上刘恬与她交谈。邓以萌竖起耳朵倾听。说的原来是下一部戏。次日开机的《青云纪事》。

    刘恬捏着眉心:“他们新开了个会,下午你在忙,我就替你去了,前十集是要去高原上实地取景。”

    姜姒婉抿了口温水:“不用特效?”

    刘恬啧了声:“你知道郭导那个人,一辈子轴得很,我个人倒是很欣赏他这样每部戏都当成艺术品来打磨。就是你们演员跟着他未免辛苦。”

    姜姒婉不则声。

    刘恬便道:“若你觉得无法接受,这属于他们临时异想天开加的条件,我争取……”

    “不必。”姜姒婉和她温然一笑,“这点苦都吃不了,还当什么演员。”

    一旁邓以萌的耳朵竖得高高的。

    刘恬转脸见她瞪大眼睛、正襟危坐的样子,不由好笑:“你,大学生,要请假跟组照顾我们大婉,你晓得吧。你婉姐不喜欢太多人围着,只带一两个人,你的责任比较重大,千万要打起精神来,晓得不?”

    邓以萌眨眨眼,点头,“我知道了。”所幸系里几个教授也都是妥妥的艺术家气质,走的慵懒风,点名三五个星期大约有一次。麻烦黎贝贝她们帮忙签到,有作业传给她,每天她加班加点完成就是。

    刘恬又嘱咐她:“注意买些防高原反应的药物带过去。”

    “……嗯。”

    到了目的地,刘恬便开车走了,留下司机小武听候传唤。

    这是一线时尚杂志elegant的封面广告。明星的咖位不止体现在那些大小奖项,在时尚界是否得宠以及带货能力高低,也是重要指标。所以姜姒婉哪怕两小时内要卸两次妆,也得任劳任怨。

    到场便见整组人都在恭候,化妆师服装师等得心急如焚,迎接姜姒婉就跟迎接真神一样,簇拥着她进了化妆间。

    先卸妆,再上妆。用都市甜美风取代先前的金属妆容,来契合香水本身的少女感。头发也要做成大卷。

    邓以萌发现截至目前为止,自己这个助理的作用可以说十分有限。跟了半天拍摄,她只负责给女神送水了。因为要上镜好看,除了偶尔喝水保持皮肤滋润,连晚餐都省了。

    唏嘘着掏出手机开机,一打开就快吓死了,滴滴滴滴许多短信提示涌进来,都是萧澈来电。后续还有短信:邓以萌你说清楚!

    闭着眼睛上妆的姜姒婉徐徐睁开眼,头微微朝她的方向侧过来。

    邓以萌知道这次玩大了,端着手机去到三十米开外的小角落,暗搓搓回过去一个电话,“喂。”

    “萌萌,你堕落了。”萧澈在那边控诉。

    “我不是,我没有。”

    “还说你没有。”对面追问,“金靠山怎么回事你说!”

    邓以萌也不敢皮了,赶忙解释:“不,事情是这样的……”

    萧澈听完在那边久久地静默,开口倒也没指责她,只是说:“萌萌。你小心啊。”

    邓以萌一呆,小心神马?

    萧澈那边有人说话,他答应马上来,再叮嘱她一句:“小心大婉。到时候被掰弯了你可别找我哭。”说完就挂了电话。

    被、被掰弯?邓以萌悄悄往姜姒婉的方向看了看。不会吧?

    不会啦。人哪有那么容易弯呢。

    因为elegant的专属发型师比较吹毛求疵,坚持每一次做造型都是艺术灵感的绽放,更何况姜姒婉这样的美人,发型不容出现分毫的差池,拍摄时间因为他的执念拖到了近八点才开始。

    拍完香水广告,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了。

    在车上,小武问去哪。

    姜姒婉靠着椅子没说话,邓以萌于是悄咪咪地凑上去问:“婉姐,咱们去哪儿?”

    姜姒婉没则声,睁开眼睛看着她。

    对上黑漆漆的眸子,邓以萌囧了一下,那眼神她读懂了,仿佛在说:这还用问。

    于是她转过脸去,对小武说:“武先生,麻烦你,直接开回婉姐家。”

    下了车,姜姒婉直接往家里走,邓以萌快步跟上。

    许是累到了极点,姜姒婉将手中的小包往沙发上一放,人就窝在那里,闭目养神。

    邓以萌不知该做什么才好。局促了半天,决定还是从关注她的胃开始。“婉姐,吃、吃晚餐么。”

    姜姒婉抬抬眼皮:“替我卸妆。”

    ****

    邓以萌手抖得厉害,纠结半天尽量稳住了。

    先从睫毛开始卸,拿浸透了卸妆水的化妆棉轻轻按在眼睛上……她本来以为这个人累了一整天,会容易发脾气,结果完全没有,非常配合,乖得不像个大牌,而像家里爱娇的小妹妹。

    万事开头难,开了这个头,便一气呵成。

    “好了。婉姐。”十分钟后她说。

    姜姒婉白白的小脸,卸了妆之后,显得年纪更小了几岁,靠在那里,显得格外单薄。邓以萌就近看着,心里慢慢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意。

    “婉姐、婉姐。”她小心翼翼喊了两声。

    没有答应。

    竟然靠在这里就睡着了。

    女神真不是好当的。

    是的,素颜都这样惊艳,那么叫坏女人、情敌、大碗,都不合适,还是女神最合称了。

    邓以萌跪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她看。她脑子不是特别灵光,从小到大,别人一个小时就解决的功课,她往往要三五个小时才能摸透,还要做家务带小弟弟小妹妹,没有时间追星。所以真正注意到家喻户晓的姜姒婉,也是最近的事情。

    看着她的脸,有种奇异的新鲜感。她并没有察觉自己这个行为其实是很痴汉的,甚至于不知不觉中抬手摸上了她的脸。

    姜姒婉其实并没有睡着,察觉到脸上贴过来一只凉凉的小爪子时,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将她的手握住,淡淡笑问:“干嘛。”

    邓以萌大囧:“我……婉姐皮肤太好了。”

    姜姒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真的比较尴尬了,她将手抽出来,站起身来问:“婉姐吃不吃晚餐?我现在做。”

    姜姒婉摇头,起身去了浴室。

    邓以萌这厢感到手机震动,赶忙掏出来。

    是刘恬的消息。

    “小萌,明天上午八点十八分,《青云纪事》的开机仪式。提醒你婉姐早睡。免得起晚了。”

    邓以萌回:“明白。”

    “她如果不肯早睡,你就想点办法。”刘恬发了几个点烟的表情包。

    邓以萌回:“她自我管理挺严格的。不会任性|吧。”

    对面就回过来两个字:年轻。

    是说她图样,还是说婉姐年轻就是任性?她没有深究。

    也不敢怠慢,想了想,先跑去冰箱找到牛奶,热妥当,等着人出来。

    女神围着浴巾出来了,脸上敷着张薄如蝉翼的面膜。

    邓以萌碰碰牛奶杯子,放置了会儿已经不热,便又开火再热了一遍,捧着跟过去说:“婉姐,明天开机仪式,要早点睡。”

    姜姒婉将面膜轻轻揭下来,去洗了脸,出来用一张水光润泽的巴掌脸对着她说:“你明天回去收拾行李。”

    邓以萌迅速捕捉关键词,忙问:“那我今晚……”

    姜姒婉以舒适的姿势窝在沙发里,懒懒道:“住这。”见她绷着小脸不做声,又解释说:“太晚。不安全。”

    邓以萌心头热了热,“嗯。”

    姜姒婉捧着牛奶杯子小口小口喝,喝了小半杯起身上楼了。

    邓以萌跟过去,见她走到自己房间门前,顿住,指指隔壁:“你住这里。”

    “好。”邓以萌心花怒放。她本来以为,要打地铺睡在她床下随时听候传唤呢。谁知道还有专属的房间。

    进房看了看,被褥收在衣柜里,码得整整齐齐,轻轻搬出来,给自己铺了个床。手机显示北京时间十点半。

    邓以萌小心翼翼推开姜姒婉的房门,去看看她睡着了没有。推门一看,好么,虽然事先表现得那么乖,牛奶也喝了,早早进房了,现在却捧着书坐在床头看,一副浑然忘我的模样。

    “婉姐。你这样不好吧。”邓以萌气鼓鼓的。

    姜姒婉朝她看一眼,“嗯?”了一声。

    “说了明天有开机仪式,不早点睡,会水肿,还会有黑眼圈,定妆照也是明天拍,状态不好的话,人家就会说,哎呀看看看看,姜姒婉不如俞定柔漂亮。”俞定柔是目前最常被拿来与姜姒婉对比的新生代小花旦了。尤其那些营销号,三不五时就会发个拉踩的博,引得双方粉丝一通撕,“你要给他们这个机会吗。”

    “诶。”姜姒婉看看手表,猛然回过神来似的,“忘了时间。”

    说完放下书,摘了表,躺下睡了。

    邓以萌松口气,走上前去,替她掖了掖被子,出门之前替她熄灯。

    她自己慢悠悠晃到楼下洗漱过,将衣物扔进洗衣机洗,将洗浴间的门关牢,坐在客厅侧耳听了听,确信不会吵到楼上那位,再将手机掏出来,打开课堂实录开始看。她们专业有几门课在网络上加入了公开课系统,提供给那些有志于编剧学习的业外人士做资源,倒是让她这种一次性消化不了课业的笨学生同时受益了。

    一堂网课看完,衣服也洗好了,她将婉姐的衣服晾好。晾到内衣时,shock了一下。带着某种遐思,心想哇塞,看着那么单薄,没想到这么厉害。

    上楼时,她轻手轻脚的,生怕惊动了那位。可惜上到一半楼梯还是破了功,只不过略重了点,便听到姜姒婉询问的声音:“邓以萌?”

    邓以萌赶忙答应:“是我。”在门前站了会儿,干脆顺手推开她的房门,带着点质询的口气问:“怎么了呀。为什么还没睡呢?”

    “我睡不着。”姜姒婉翻个身,侧躺着,乌黑的长发有几缕从被面滑落。

    邓以萌想了想,人走到床前,抬手捂住她的眼睛。

    猛然被蒙住眼睛的人显然愕住:“做什么?”

    邓以萌也没有回答,清清嗓子,开始低声唱张悬的那首《宝贝》。,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