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下次?
    邓以萌第三次见到那个坏女人,是在坏女人的家里,当时她泡在人家的浴缸中,“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对视的短短数秒内,彼此完成了信息交换,接受了邓以萌是新上任的助理这个设定。

    邓以萌想,煲汤时豆腐为什么全用完呢,留一块至少还可以撞死自己啊。尽管中枢系统当机立断合成了“快把衣服穿上”这样的指令,整个身体却像中风偏瘫了一样,丝毫没能动弹。

    姜姒婉应该是先害羞了,当她一整颗脑袋都变成熟透的西红柿之后,没有再围观让她难堪,而是轻轻关上门离去,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邓以萌处理好自己出来,头发还湿漉漉地搭在肩上,身上穿着那件新的来不及过水的小裙子。见姜姒婉坐在沙发上看书,站在当地,也不则声。这回是真的心虚。

    不管她的身份是什么,跑到别人家里,不问自取是为贼。她已经是个小偷了。

    等姜姒婉心情好了再说话,免得正好撞枪口上。

    姜姒婉见她乖乖站在那儿,也不闹腾了,蔫巴巴垂眸看着地面,头发还在湿漉漉地滴着水。鼻尖红红的,眼圈儿也红红的,倒像又有人欺负过她,因说:“去把头发吹干。”

    邓以萌抬头,大眼睛里分明在怯怯地说:我不敢。

    姜姒婉心中好笑,将手中的书再翻过一页,状似无意道:“这地板可贵了。”

    邓以萌起先还没明白,随即低头一望,可不是,看样子是实木的,头发上的水珠滴那里的话,八成会毁掉,即使一时半会损毁不了,也会加速它的腐朽,缩短它的使用寿命。到时候姜姒婉一发难,轻轻碰个瓷,她这辈子可就杨白劳了。忙忙地去洗漱台旁,找到电吹风。

    在电吹风嗡嗡的噪声中,她意识到,应当要给姜姒婉道歉。

    “对不起啊,婉、婉姐。”邓以萌回到客厅,真心实意说。

    姜姒婉抬头,姝色夺人:“嗯?”

    “我不该没经过你同意,随意乱用你的东西,连小学生都懂的道理,我,”邓以萌说不下去,“我……”

    坏女人继续看她的书,声音还是波澜不惊:“别担心,工资里扣。”

    邓以萌抿着嘴,脑海里狂飙弹幕,小陈说坏女人对自己团队里的人很好,其实是加了粉丝滤镜吧,明明就锱铢必较的,吝啬得要命,洗个澡都要收钱。嘀嘀咕咕腹诽,却并不敢宣之于口。

    这次委实是自己有错在先。

    “汤好了吗?”坏女人再次翻书。

    邓以萌过去揭开汤锅一看,汤已经是乳白色了,她盛了一碗端过来,特意搁了鱼和豆腐。小银勺子放在碗里边。

    姜姒婉见她负手站着,淡道:“你也喝。”

    邓以萌摇头:“我不饿。”

    姜姒婉面无表情:“试毒。”

    “……”这个倒是可以有。

    此套路在各种甜宠小说和权谋小说里都见过无数次了。

    邓以萌给自己也端了碗汤,见姜姒婉坐在对面,面色沉沉,似乎真信不过她,便也学着她当天吃牛排的样子,极为优雅地喝了几口,然后再无谓地望着坏女人。

    其实她刚刚在浴缸里泡太久,有些冻着了,这半碗热汤下去,周身的寒意都散了。她压抑住不要将窃喜表露出来。

    姜姒婉倒像愉悦了起来似的,款款喝汤。

    她才喝了两口,桌上的手机忽而响起来,姜姒婉瞄了一眼,见是“恬姐”,便对邓以萌扬扬下巴:“接。”

    邓以萌有些诧异,拿手指指着自己,稍后想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她助理呀,所以可以碰她的电话。“喂,恬姐。婉姐在喝汤。我是……”

    “小萌?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看来适应得不错。”刘恬在那边笑,“告诉你婉姐,上次的电影有场戏要补拍,你问问她什么时候方便。”

    邓以萌捂住手机,将这句话复述了一遍。

    姜姒婉放下汤,和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将手机递过去。

    邓以萌拿着手机过去,却只见这女人晾着两只手,将脸侧过来,挨着她的手对着电话讲:“最后那场吗。”

    她的侧脸皮肤滑嫩嫩的,像小宝宝一样。邓以萌的手背贴着那温热,觉得怪怪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之余,想道:为什么不开扩音呢,这样子好傻。姜姒婉那么聪明应该不至于没有想到吧。

    难道是不喜欢扩音之后的音质?……怎么可能!估计就是想着整她!

    姜姒婉又与刘恬对答了几句,最后说:“我现在去,派车来接我。今天有些累了。不能自己开车。”接着努努嘴,示意她收线。

    邓以萌见她放下碗,拿纸巾擦拭了嘴唇,一副要出门的架势,连忙问:“婉姐,我,我是不是要跟你一起去啊?”

    姜姒婉俯视她一眼,嗤地一笑:“是啊,不然你先回去休息?”

    “……”好像是不太好。

    门外响起停车声时,姜姒婉已经自己补过了妆,将手袋塞到邓以萌手里,自己则拿着大衣往门外走。

    邓以萌赶忙捧着她的手袋跟上。来的是传说中的保姆车。姜姒婉到了上面,靠着座位闭目养神。邓以萌在旁边看着她,咕嘟咽了咽口水。坏女人真是红颜祸水。不论正面侧面,都是无可挑剔。

    姜姒婉兴许是察觉了她的视线,微微睁开了眸子。

    与她视线一相撞,邓以萌赶忙正襟危坐。

    到了现场时,大家称呼江导的男人走上来,先和姜姒婉抱歉:“这么晚了还叫你们来,不好意思啊大婉。主创组仔细斟酌了下,还是决定,将结尾定格在你和小李重逢比较好。”

    邓以萌先前刷帖子的时候,看到有黑粉爆料说姜姒婉很爱耍大牌,成了角儿之后,对导演都是爱答不理的,编剧们则总是为了她通宵改戏改到吐,还有同组的演员在抢了她的风头之后被她扇巴掌的。

    邓以萌便冷眼旁观,看看到底是不是这样。

    只听“大婉”说道:“没事,江导,您都这么拼,我们这些年轻人自然更该向您学习了。”

    邓以萌暗自品了品这句话,看不出来耍大牌,倒像讽刺江导有些老。

    不过这个导演的年龄,看着本来就做姜姒婉的父辈都还绰绰有余,所以她的话竟全然没什么问题。

    看来坏女人的九条狐狸尾巴藏得很好!

    姜姒婉被服装请过去换戏服时,邓以萌又给自己找到了笑点。大婉。嗯,这个名字不错。“大碗吃饭”“大碗喝粥”,嘻嘻嘻。

    像个傻子似的自得其乐时,她前面那方天地突降暴雨。哗啦啦洒下来的水帘让她唬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退进棚内,只听导演喊了“action!”之后,逆光一个人影走了来。

    那一身鲜亮的锦衣卫飞鱼服甚是气派,然而那窈窕的身姿让她一瞬间就认出来,那挨淋的不是别人,正是大碗同学。

    从来不爆粗的邓以萌见她提着刀在雨中漫步,淋得浑身湿透,心里长出巨大的“卧槽”两个字。

    快走到她这边时,男主突然叉出来,对姜姒婉喊道:“丽君。”

    姜姒婉明眸一睐,泪如雨下,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她樱唇微抖,吐出两个字:“是你……”虽然只是两个字,却有无尽的缠绵之意。听得邓以萌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男主接腔:“是我。”

    两人手握在一起,彼此深深凝望。

    江导喊了咔,上来指导,邓以萌侧耳听真切了,主要是让那个男的说话要带有哽咽之意,切入画面要自然,若是不够自然,就打算吊威亚让他从天而降,那这场戏可就要好一会儿了。

    事实证明,即使不用威亚,这场戏也还是重复ng了十多次。邓以萌最后都在心里想,天啊,这什么鬼重逢戏码啊,完全没必要啊,这个镜头只要有大碗就美不胜收了啊,那男的纯属多余,大碗你不要有事啊,你脸色好苍白了喂。

    最后总算过了时,邓以萌扑过去递了一块干毛巾,“大……婉姐,您擦擦。”

    姜姒婉却不接她的毛巾,径直坐在那里,原本樱桃粉的唇色被“人工降雨”冲刷得苍白,薄薄的肩膀微微抖索着。邓以萌愣了愣,忽然想起,哦,这个时候应该帮她擦擦。便走上前去,用大毛巾包裹着大碗同学的脑袋,轻柔地替她擦拭。

    方才与她配戏的那位男演员上来道歉:“婉姐,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再……”

    姜姒婉脸被毛巾盖住了所以看不清表情,但听起来就很不高兴了:“下次?”

    邓以萌小心肝抖了抖,默默翻译道,应该是没有下次了。

    保姆车载着姜姒婉回家时,邓以萌甚至都不好意思问她,自己应该什么时候回学校。

    这样憋着憋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姜姒婉的小别墅。见大碗同学单薄的身影进了屋子,邓以萌和司机大哥说了再见之后,便也赶忙跟了进去。

    姜姒婉直接进了浴室。过了二十来分钟,穿着浴袍出来了,像朵洁白的云飘上了二楼的房间。

    看看时间都凌晨一点多了。

    邓以萌纠结了会儿,还是开大火煮了杯姜汤,悄咪咪上去,打算问一句有没有什么别的需要,没有的话那她就回……

    只可惜,到了姜姒婉的房间,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几千万人共同的女神,此时此刻娇弱无匹地躺在那儿,面色非常惨淡。真正的,花容失色。

    邓以萌抬手摸了摸坏女人的额头,被烫得一缩手。却听她在睡梦中轻吟了一声,旋即睁开一双桃花眼,用烧得微微发红的眸子望着她。

    “婉、婉姐。”邓以萌心里有点难过,“你发烧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