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小插曲
    顾夕焰望过去。

    正巧,江雪也正看向他。

    隔着这道矮矮的篱笆,两道目光直直交汇。

    很明显,此时此刻的江雪情绪很激动,她眼中动荡的眼波,出卖了她不平静的内心。

    “寒奶奶好。”他规矩的向姥姥问了好。

    目光从姥姥身上转到江雪身上,他定了定。

    “江雪,好久不见。”

    听他说完这句话,江雪早已按捺不住的嘴角终于扬起。

    “夕焰,好久不见。”

    两位老太太继续交流着小区的绿化及物业设施等日常话题。

    两个孩子站在各自***身旁,不说一句话。

    其实,他刚走出屋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隔壁院子里的江雪。

    那一刹的心情怎么形容呢?

    前所未有被幸运大礼包砸中的不真实感。

    然后是不可抑制的狂喜。

    如果不是自己的极易遏制,可能他会尖叫着朝着那抹身影飞奔而去。

    所以,他抑制住了自己所有的内心活动,所有的狂喜和激动化作了一句故作淡定的日常问候。

    “江雪,好久不见。”

    如果你能听到我心里的声音,那么——

    江雪,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夕阳的余晖中,两张相对的沉默脸庞染上了橙红的光,那青春影子的少年心事,发着闪亮的光。

    就这样,在幸运女神的垂爱下,江雪与夕焰再次巧妙的成为了仅隔着一道篱笆的邻居。

    塞涅卡的《伦天意》中有这么一句话——

    只要幸运女神微笑时别上当,那么她皱眉头时,你就不会吃大亏。

    然而,这个年纪的孩子可能不会懂这句话的意思。

    不用担心,命运总会用它自己的方式教会孩子们这些道理。

    九月的秋老虎威力十足,新生们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军训,当然,也是很多人这辈子的最后一次。

    这是一中的新校区,校区选址偏僻但占地面积不小,格局大气设计精良,高一高二在前面的逸夫楼,高三教学楼是独立出来的,名为新才楼。

    话说,这栋楼是当地一位富商捐赠所建,教学楼因此以这位富商的大名命名。

    传说当初校方为感谢这位富商意欲在楼前立一块石头,富商为人低调,言辞谢绝了。

    有人说,富商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暴发户,捐教学楼纯粹是为了名垂千史,为祖上添光加彩。

    高一新生迎新晚会的时候,去往礼堂的途中会经过这栋新才楼,江雪远远的望过,这栋楼,没有逸夫楼修的漂亮,但就是给人一种踏实有力量的感觉。

    不管出发点是什么,这位新才先生,必定是一位好人。

    一个大字都不识的文盲都知道教育是国之根本,那些满腹经纶却笑话文盲砸钱捐楼的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