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孤独的总和
    “我跟你爸周末要出去谈生意,你自己在家好好的。”

    范淑仪妈妈收拾好行李就要出门。

    正在房间拉筋的范淑仪赶在妈妈出门之前冲出了房门,“那我吃饭怎么办?你们让我一个人饿死在家里吗?到时候妙龄少女一人惨死家中无人发现的新闻上了报纸,你们的生意铁定好到红旗招展鞭炮齐鸣。”

    范淑仪巴在门框上,似笑不笑的看着一脸着急忙慌赶着出门的妈妈。

    “死丫头你说什么呢?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能把自己饿死在家不成?再说你以前也不是没有一个人在家过,抽屉里放了足够的钱,你需要就去拿,都是给你准备的。”

    “欸,我说你们就真不担心我一个人在家出什么事啊?”

    “能出什么事,这小区的治安是十里八方出了名的好,当初我跟你爸就是看中它的好治安才买了这套房子,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真行啊你们。”

    “对了,你要是不想自己做饭或者不想吃快餐,你就去江雪家,以前你不总是三天两头往她家跑吗,还说喜欢她姥姥做的饭?这周末你干脆去她家吃饭吧,我回头买点东西去感谢一下人家就行了。”

    范淑仪愣了一愣,随即她甩着袖子转身回到房间。

    “走吧走吧走吧,反正我饿不死自己。”

    静默片刻,再回头,玄关处的妈妈早已不见踪影。

    范淑仪的心里突然涌出浓重的失落,她望着这个空荡的房子,想起百米之外的江雪家,心里一阵酸一阵疼。

    到底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范淑仪再挂不住脸上故作成熟的傲气和看似不羁的狂放,眼泪一下夺眶直落。

    终究还是委屈,即使是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家里,她也不敢哭出声,用被子捂着脸,把眼泪都流进了棉花里。

    语文老师拖堂三分钟不说,临下课前竟然还留了篇作文。

    江雪早已经不再为作文头疼,掌握了足够的技巧,清楚了其中的套路,不过是根据不同主题的要求,写够字,不偏题,无错别字,无语病,必要时加几句名人名言,再来几个修辞手法,一篇虽算不上顶优秀但绝对合格的作文就出来了。

    什么事一旦有了技巧,完成都很容易,至于有没有灵魂就不好说。

    但是,灵魂这玩意儿,谁在乎呢。

    江雪一点都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里,此时此刻,让她心乱如麻的,是那个无故消失了很久,江湖上流传着有关她多个故事版本的,疯丫头范淑仪。

    有人说看见她在街头和人约架。

    有人说她和一个问题学生早恋被甩了深受情商。

    有人说她逃课去网吧被教导主任抓了现行劝其退学。

    流传的版本五花八门,但无一不是糟糕的版本,江雪心里早已是又气又急。

    但是,她隐约觉得,范淑仪和自己,大约是冷战的状态,虽然不知道原因,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但这种状态,确实是吵架不合的状态。

    江雪担心至极的时候动过去她家找她的念头,但,心中终究是气,这个人怎么能不打一声招呼就玩消失呢,如果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跟自己这个好朋友说,还是说,范淑仪从来就没把自己当朋友?

    光是冒出这个想法,江雪都深深斥责自己,这是对友情的不忠诚。

    不会的,她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江雪猛然起身,直奔四楼范淑仪所在的班级而去。

    “你好,我找范淑仪,可以帮我叫一下吗?”

    江雪站在门口拉住一个女生。

    女生愣了一下,“范淑仪?她已经很久没来上课了,你找不到她的。”

    “没来上课?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啊。”

    女同学见江雪一副焦急担心的模样,生出恻隐之心,“你是范淑仪的朋友吗?那你可得好好劝劝她了,学校正准备勒令她退学呢,现在正是中考的前夕,这样对她的影响可不好。”

    “谢谢你啊。”

    江雪带着满怀的心事下了楼。

    她到底怎么了?这阵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世界这么大,又能去哪里找她呢?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她吗?

    这一天,江雪都心不在焉,心里想的都是范淑仪的事情,以至于顾夕焰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把所有心事都写在了脸上的惆怅江雪。

    “夕焰,你说范淑仪能去哪儿?她到底想干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