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亲密的隔阂
    爸爸回家的频率越来越低,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执着的妈妈终于在周六的晚上在客厅冷坐数个小时守到了晚归的爸爸。

    妈妈直面逼问,言语间有些责怪意味。

    爸爸不耐烦的敷衍塞责进一步点燃了妈妈的愤怒不满,妈妈许是已经隐忍多时,全然没有平时的温柔大气模样,那火冒三丈的气急败坏,让躲在房间偷偷窥探的江雪心惊胆战,这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妈妈,这样妈妈,让人有些惧怕,但更多的,怎么是心疼呢?

    妈妈不该是这样盛怒而狰狞的模样啊,她该是最温柔优雅的美丽女人啊,连小区里遛狗的老奶奶看到妈妈都会称赞一句“标致”,这么美丽的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江雪不满的望向这一切罪恶的源头,她那早出晚归,连上次自己摔了腿都没改变他脚不沾地的忙碌的——她的爸爸。

    爸爸似乎很疲累,并不想同妈妈讲话,可这不耐烦的态度只会使得妈妈更生气啊,连十多岁的小江雪都懂得的道理,爸爸怎么会不懂呢?

    可爸爸就是这样做了,不管妈妈是不是气急败坏,有没有歇斯底里,会不会面目狰狞,他都是一脸的漠然。

    江雪心惊,这样的爸爸,竟然似曾相识,是什么时候呢?

    对了,是老家的爸爸,此时眼前的这个爸爸,和在老家的那个爸爸一模一样,冷漠的态度,不耐烦的表情,明知会伤人却还是摆出的那些动作,与在老家时的爸爸所有的一切,如出一辙。

    江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气又痛,她关上门,趴到床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不知何时竟然睡了过去的江雪再醒来,发现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耳边的世界一片寂静,客厅的争吵似乎已经偃旗息鼓,江雪侧耳听了听,确定没有任何声音后,口渴的她打开房门走进了客厅。

    “姥姥?”

    昏暗的客厅只开了盏不明亮的小灯,灯下,是本该已经熟睡现在却坐在沙发里,心事沉重的姥姥。

    姥姥缓缓抬起头来,“雪雪,你怎么还没睡?”

    江雪揉了揉惺忪眼睛走到姥姥跟前,“我睡醒了,有点儿口渴。”

    姥姥闻声起身去厨房给江雪去倒水。

    江雪捧着温热的水杯,望了望房门紧闭的主卧,她垂了垂眼。

    “姥姥,爸爸只是累了心情不好,对吗?”

    她望着姥姥,希望能从姥姥的眼睛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姥姥摸了摸她的头,粗糙干燥的手指却温暖轻柔。

    “是,爸爸只是累了。”

    江雪在心里松了口气,她相信姥姥的话,姥姥说爸爸累了,爸爸就是累了。她从来不怀疑姥姥说的话。

    第二天一早,江雪竟然看见爸爸坐在餐厅的饭桌上,吃着姥姥准备的早餐。

    “雪雪,过来吃早餐。”

    王培山朝她招招手。

    心里终究还是留下了疙瘩,江雪并不十分欣喜的走了过去。

    本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平常场景,但江雪看着这一家齐整坐在一桌吃早餐的画面,心里竟然觉得怪异不适。

    “你正在长身体,要多吃一点,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王培山夹了一个肉包子放进江雪面前的盘子里。

    江雪微微一愣,她把面前的盘子推了推,不可置信的看着爸爸。

    “怎么了?”

    江雪不说话,只愣愣看着他。

    姥姥端着碗温热的米粥放到江雪面前,顺手端走那盘被江雪嫌弃的肉包子。

    “你忘了,雪雪一向最不喜欢吃肉包子的。”

    姥姥并不带任何责怪,像说着平常话一般,继续进到厨房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恍然大悟般的王培山如梦初醒,他歉疚的看着女儿,江雪却避开了他,开始埋头喝粥。

    他心里一阵愧疚,其实,他并不是忘了,而是对于这个和自己已经有十三年骨肉亲情的女儿,他竟然根本就不知道女儿不吃肉包子,他甚至不知道女儿爱吃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