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雨过天晴
    “怎么了?”

    神游的江雪一愣,抬头呆呆望着顾夕焰。

    他伸出一只手抚了抚她紧皱的眉头。

    “在想什么,眉头都快扭成了中国结?”

    “夕焰,我们班之前有一个被罢免的语文课代表叫郑丝云,你还记得吧?”

    “嗯。”

    “今天班主任在班会的时候说了运动会的事情,这一次的总负责人是他,所以他要求我们班必须全员参与。最后,所有的项目中,只剩下女子米没有人报名参加,这个时候,郑丝云说要参加。”

    “嗯,挺好的啊。”

    江雪停下来,“夕焰你不知道,郑丝云,她,特别瘦弱,估计一阵风都会把她吹跑,跟纸片人似的,米,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

    “那她既然清楚自己的状况,为什么还要强出头要参加,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人,这项运动,直接弃权就好了。”

    “最关键的地方就在这里,她说,跑米只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难道仅仅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就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吗?别人有这么重要吗?比自己还这重要?”江雪很是不解。

    “每个人有自己的坚持和想法,有些是性格使然,有些是被逼无奈。”

    他摸摸她的脑袋,“不管别人有没有这么重要,江雪,你永远不用向任何人证明任何东西,不管什么时候,你只管做你自己就好,记住了吗?

    她痴痴笑,“原来我这么完美的吗?”

    “是啊,完美同学。我们得赶紧回家了,再不回,估计姥姥拿着棍子就要来学校打人了。”

    江雪想起上次因为贪玩,拉着顾夕焰在路边看别人表演杂技,不知不觉玩到了七点多还没回,不料姥姥竟然一路上拉着人问寻了过来。那一次,江雪和顾夕焰两人得到了姥姥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惩罚。

    江雪想想就一阵后怕。

    “呀,忘了,赶快赶快,再不回去,姥姥非得要了我的命不可。”

    归心似箭,火急火燎,坐在后座上的江雪开始拼命催促顾夕焰。

    “快点,再快点,完了姥姥真的要剥了我的皮。”

    “够快了,这已经是最快的了。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你不能要求它达到四个轮子的速度啊。”

    “再快点儿嘛,顾夕焰,加把劲儿啊,快啊……”

    “谢谢。”

    郑丝云捧着mp4递给江雪,眼睛里是羞于说出口的感激。

    “许嵩的歌是不是真的很好听?”江雪笑着问。

    “是的。”

    “哈哈,看来你马上也要变成松鼠家族的一份子了。”

    郑丝云看着这个笑容灿烂明朗的女孩儿,心里有点暖。

    “寒江雪,谢谢你。”

    就在离运动会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候,正在发愁该怎么把硕大的篮球运到投篮人的手中的江雪,摊上事儿了。

    “江雪,我对不起你,我没有想到升国旗的时候会有老师去班里巡查,都怪我,一时大意,忘记把mp4收到书包了,对不起,江雪,对不起。”

    女同学几近落泪,拉着江雪的袖子只一个劲道歉。

    就在江雪还没理清思绪,丁洋走了过来。

    “江雪,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你做什么了?我瞧着班主任的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你别不是做了什么事情惹到老师了?”

    江雪一脸懵,半天回不过神来,恍恍惚惚朝着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半个小时后,江雪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沉重的阴郁堆满了眼角眉梢。

    “江雪,你别哭了,要不我们一起去找班主任求求情?”

    “对不起,江雪,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

    一群女孩儿围着趴在桌上正抽抽搭搭无声直哭的江雪,纷纷拿出不知所措的关怀和安慰。

    深埋在自己臂弯的江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对于心爱的粉色mp4的被没收的惨痛遭遇,她情不能自抑,难过伤心而无法自拔。

    顾夕焰在车棚等到学校的人都走光了,也没等到该来的人。

    他重新锁上自行车,背着书包往她的教室走去。

    远远就看见初二三班的门还是开着的,顾夕焰走进,一眼就看到她趴在桌子上,肩膀似乎抽抽搭搭,她在哭?

    他心一紧,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了?”

    一只手突然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江雪从臂弯里抬起头,一双红肿的眼睛哭得泪眼朦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