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电梯稳稳当当停到了12楼,电梯门缓缓打开。

    “明天见。”

    江雪踏出门就要转身回家的时候,顾夕焰突然走到电梯口拉住了她。

    “嗯?”

    她回过头,睁着一双大眼睛。

    他缓缓松开拉着她的手,拉开书包拉链,掏出了一个银色的盒子。

    “给我的?”

    江雪惊讶的结过,“礼物?”

    顾夕焰不置可否,“别难过,校花什么的,都是浮云。”

    他一字一句,认真道来。

    江雪愣了一愣,忽而笑了。

    “我没有难过。”

    见他依旧一副端正模样,江雪咧嘴摇了摇头。

    “真没有难过。那个事情跟我本来就没有关系,我一点儿也不难过。”

    江雪端详手中的盒子,“是什么?”

    “安慰你的礼物。”

    江雪黑线,“怎么?你老早就料到我会垫带,早早把安慰的礼物都买好了?”

    尽管并没有上心,但见他一副料定自己不会当选的笃定模样,心里还是忍不住有几分难过失意。

    “要不要,先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顾夕焰脸微微红了,面对江雪的直面质问,他心里一阵心虚,只得急中生智转移开话题。

    果然,江雪的注意力瞬间就转移到了手中的盒子上。

    “好漂亮的笔。”

    江雪开心的拿出盒子里的笔,一眼就喜欢到了心里。

    这支笔拿在手上很有分量,金属的笔身,表面的喷漆做的完美细致,细窄的笔头,一眼就知道下笔定然是出水流畅。江雪握在手里,只觉着触手生温,做工精致,手感十足。

    最叫绝的还是顶部的一顶镶钻皇冠,金色的皇冠镶上了一圈闪闪的水钻,一支笔作出了工艺品的精巧。

    “喜欢吗?”

    江雪眼中都是桃心,“好喜欢,你在哪里买的这么漂亮的笔?好漂亮。”

    顾夕焰但笑不语。

    她小心翼翼把笔放进盒子里,心里一半欣喜一半失意。

    欣喜是知道他为了安慰自己而费了这么多心思,想尽办法买到这支笔只为让自己开心。

    失意,则是正是因为知道这支笔难买,所以他对自己一定会落选的笃定从一开始就有了。

    这种被人料定会失败,而结果也如料定一般的失落,还是让人会有一点点难过。

    江雪难过的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幽怨。

    顾夕焰笑了,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脑袋,这个丫头,心事从来就不知道掩饰一下,什么都喜欢写在脸上。

    “在我心里,你和这个皇冠一样。”

    你和这个皇冠一样,是我心之冠。

    江雪,youarethequee

    i

    myheart

    孩子们的学业一天比一天重,时光从越来越厚重的作业中流逝的无声无息。

    转眼过去一个秋,孩子们身上多了的不仅是因为各项功课的增加而越来越重的书包,还有越穿越多的冬衣。

    当江雪从口中呼出第一口白气的时候,她就知道,冬天又来了。

    都不用伸出腿,光是用眼睛一扫,玻璃上的水汽足以证明,外面的世界温度有多低。又到了用眼睛测量温度的季节,江雪心里打了个寒颤,尽管姥姥已经来催了三次,她还是紧拽着身上的被子赖在床上不肯起。

    如果要把这座城比做人,那它一定是一个爱憎分明的性情中人,夏天和冬天都被演绎到了极致,变态的热,致命的冷,完全不顾生活在其中的子民,这就是江城了,数十年如一日的任性。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爱它的一切,爱它任性如孩童,爱它纯真如赤子。

    “叮!”

    电梯在12楼停下,门缓缓打开,江雪昏昏欲睡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早上好。”

    她有气无力的同电梯里的人打了个招呼,恹恹走了进去。

    “早。”

    顾夕焰一身的神清气爽,江雪一个激灵。

    “自行车呢?今天不骑了吗?”

    江雪望着单枪匹马的顾夕焰,后知后觉。

    “嗯,不骑了。”

    “为什么?”

    顾夕焰看了看她,从包里掏出一双手套和围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