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举着信封的胡婕琪满心忐忑与期待,就在她琢磨着顾夕焰的心意时,手中的信封突然被人夺去。

    顾夕焰猛地拿下她手中的信封,一双眼睛似寒冰。

    “我讨厌这样的事情,讨厌这样的场合,讨厌这样的人。如果是因为我偶然伸了把手就给自己招来这样的麻烦,我保证,以后不管谁,摔得再惨,我也不会再伸半个手指头。”

    他用力一把将手中的信封撕成两半,紧接着两下,三下,手中信封渐渐变成了一堆细碎纸片。

    “学校明令禁止,不允许存在任何形式的围观集会。你,好自为之。”

    顾夕焰一手把纸片捏成团,转身离开经过垃圾桶,纸团利落地飞进垃圾桶,男孩儿头也不回直直向前走远了。

    “江雪,江雪!”

    范淑仪小跑着终于追上了硬着脖子直直往前疾走的江雪。

    “寒江雪!”范淑仪一把拉住她。

    “你到底在逃避什么?你怕顾夕焰会答应她吗?”

    江雪停下,“结束了吗?”

    范淑仪微微喘着气,“不知道,你出来我追着就出来了。”

    江雪耷拉着脑袋继续前行。

    “既然介意,为什么不冲上去一把推开那女的。”

    江雪睁大眼睛看着她,却说不出话来。

    “别人不知道你和顾夕焰的关系,我还不知道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说的就是你们俩了。”

    “你不用回去上课了?”

    江雪一句话醍醐灌顶般浇醒了范淑仪。

    她如梦初醒般,“完蛋了,这下老师真要把我打死了。”

    “哎呀完蛋了完蛋了,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呢,都怪这个顾夕焰!哎呀,我得赶紧回去了。”

    说完撒开腿就开始往回狂奔。

    “你小心着点儿。”

    火急火燎的范淑仪不消片刻便跑得没了影儿,江雪好笑,这个疯丫头,做事总是这样风风火火。

    然而,很多时候,她却最是羡慕范淑仪这彪悍泼辣的性子,自己缺少的,恰是这一份果敢决绝。

    会是什么结果呢?

    江雪不敢想,她抬头望着橘红色天空,满脑子都是胡婕琪和顾夕站在一起的样子。

    明天一到学校就知道结果了,大家茶余饭后少不了会拿出这件事儿反复八卦消遣。

    一想到这里,江雪明天都有点不想去学校了。

    “妈妈,明天我可不可不去学校?”

    江雪走到妈妈房间,正在做面部护理的寒清曼放下手中的玻璃瓶,一把抱住她,温热的手覆上江雪小小额头。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江雪摇摇头。

    “学校有人欺负你?被老师批评了?”

    寒清曼搂住自己的乖女儿,温声细语,低声垂问。

    “都不是,就是,就是明天不想去学校了。”

    “好好的,怎么就不想去学校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惹我们雪雪不高兴了?”

    江雪满脑子都是胡婕琪跟顾夕焰表白的事情,对上妈妈探寻的眼睛,江雪生怕自己的眼神表情一不小心出卖了自己的内心,连忙挣脱妈妈的怀抱。

    “没事了妈妈,我刚刚就是突然想偷个懒。想赖在家里睡个懒觉。”

    寒清曼笑了,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你呀,小懒虫。”

    “谁是小懒虫啊,是不是我的小雪雪呀。”

    下班回家的王培山放下手中的公文包,一手抱起江雪,用满是胡茬的下巴蹭着江雪柔嫩的小脸蛋。

    “咯咯咯咯,痒死了,坏爸爸。”

    “哈哈哈,我们雪雪最怕痒了,雪雪,反击,挠你爸爸咯吱窝。”

    江雪得令,小手往爸爸的咯吱窝伸去,嫩嫩的小肉手挠的王培山大笑起来。

    寒清曼望着相互挠痒的爷俩儿,笑得眉眼弯弯。

    江雪这日醒的特别早,如果不出意外,再过半个小时,她就可以在电梯里见到顾夕焰。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要见到他,江雪又是慌又是怕,她掀开被子一咕噜就起了床。

    今天江雪比平常早了十分钟出门,电梯门开的时候,果然没有碰到那个人。

    江雪松了口气。

    “江雪,昨天你怎么走了?”

    一到教室,还没落座呢,那几个女同学就围了过来。

    “额,突然想起我姥姥昨天早上特意叮嘱我要我早点回家的,家里有点儿事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