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忽然,远处似乎有汽车疾驰的声音,那做贼心虚的二人此时早已是草木皆兵,一听见那声音顿时吓得心惊胆寒,扔下书包撒丫子慌不择路,转眼就跑的不见了人影。

    见那二人终于消失不见,江雪心中的警报这才慢慢解除,她慢慢离开顾夕焰的怀抱,望向二人消失的路口,冻结了的神经终于缓过来,后怕慢慢从后脑勺袭来,眼泪一行行簌簌直落。

    “他们都走了,没事了。”

    江雪却越哭越凶,哭到身子都开始抖了起来。

    顾夕焰不知所措,他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微微**着的肩膀,“好了,没事了。”

    江雪一把抱住他,“顾夕焰,我、、、我、差点儿、、、见不到你了。还好,还好你来了。”

    她抱着他,紧紧的不肯撒手,生怕一不下心又会掉入危险的陷阱。

    男孩的手无处可放,他只得轻轻拍着她的背,放低了声音,轻声柔语。

    “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只差一点,就只差一点了,差一点,我就,就。”可怕的后果不敢说出口,女孩带着哭声呜咽,满是委屈,满是后怕。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跟在你身后,只要你转过头来就能看见,我一直都在你后面,可是,你至始至终都没有转过来。”

    江雪突然止住了哭声,她扬起朦胧的泪眼,迷蒙的看着他。

    “你,一直在我身后?”

    顾夕焰羞赧不自然地点了点头。

    其实,第二天他就后悔了,但因为这冷战是由自己先发起的,总不好自己又立马贴上去吧,向来面子比纸薄的顾夕焰抹不开这面子,便每天放学后只偷偷跟在江雪身后,一来确实是不放心她一个人。

    二来,顾夕焰其实是想着,自己就远远的跟在她身后,只要她哪怕不经意转一下身都能看到自己,那样的话,也算是能给自己铺下一个认错服软的台阶。

    可是,这个家伙却跟头犟牛似的,像是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偏偏同他反着来。

    “我,已经跟班主任辞去了班长的职务。”

    “已经辞了吗?”

    “嗯,辞了。以后,我都不会当了。”

    江雪吸了吸鼻子,半干的泪珠子挂了满脸,“那天,我的话可能惹你不开心了,但是我知道,如果你当了班长,你一定不会开心。”

    “其实,我只是想向你证明,我是可以的。”后半句话,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顾夕焰,你不用证明什么,在我这里,你已经是最优秀的了。”女孩扬起灿烂的脸,抬手擦了擦糊了满脸的泪水。

    看着这张暴雨转晴的脸,顾夕焰的脸上慢慢有了笑意。

    男孩抬起手,扯出自己袖子上最干净的一块,温柔的给女孩擦着湿漉漉一张脸,一下一下,女孩狼狈的脸被收拾的干净光洁,哭着的脸就这样慢慢绽放笑开了。

    他捡起地上的粉色书包,拍了拍上边沾上的灰尘,单肩背在肩上,男孩女孩两个人并肩离开了逼仄的小道。

    “你真的报了警?”

    “骗他们的。”

    “骗他们的?”

    “嗯,当时情况紧急,情急之下随便编出的一个借口。”

    “借口?可你说的什么方位啊,时间啊,比真的还真,都是临场发挥的?”

    “事从权益,当时那种情况下,硬拼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只能靠智取了。”

    “顾夕焰,你太厉害了,这智商,当班长确实太浪费了。”

    “……”

    当班长浪费,当群众就不浪费了?

    就这样,顾夕焰放弃了走当班长的政治仕途之路,陪着江雪一起加入到群众组织,成为了一名无官无职,光荣普通的人民群众。

    “回家啦,江雪明天见哦。”

    放学时分,同桌收拾好书包兴奋地同江雪道别。

    江雪挥挥手,“明天见。”

    “诶,江雪,你还不回家吗?”

    一个女同学背着书包经过江雪桌边,却见她坐如磐石,没有一丝要走的迹象。

    屁股似乎长在了凳子上的江雪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额,要回家的,我,写会儿作业,还差一点儿就完成了,等会就回家了。”

    女同学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写吧,写完快点回家哦。”

    江雪笑脸盈盈,“好的。”

    “江雪,明天见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