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江雪夺过姥爷手中的作文本,“哎呀姥爷,写完了就好了嘛,我一没偏题,二没少字数,很不错了。”

    看着自家孙女一副没有出息追求不大的模样,姥爷咯咯笑了,“行,我们雪雪很不错了,用睡觉前半个小时完成一篇作文,很棒了。”

    “作文教着写完了没啊,该睡觉了啊,晚了明天又赖着起不来。”门外,姥姥唠叨着。

    江雪指了指门外,朝着姥爷嘟嘴。

    姥爷一副无可奈何,拍了拍腿起身,“快睡吧,盖好被子。”

    江雪一咕噜钻进了软乎的被子,姥爷把江雪的作文本放进书包后,缓缓走出了房间,轻轻关了门。

    第二天一早江雪就把作文本交给了语文课代表郑丝云,很多人过了一个周末似乎都忘了还有作文这么一档子事儿,回学校看见别人交作文本才想起自己那空空如也的作文本。

    于是这些人都央求郑丝云晚些再把作文本交到语文老师办公室。

    “反正老师说的是周一之前嘛,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去交不也是没过时间吗,你就宽容宽容嘛。”

    郑丝云有些两难,看着苦苦哀求的同学,她觉得这位同学的说法好像也没错,不愿得罪新同学的她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是拿着语文课代表的身份压人,便也不好推脱,只得答应催促叮嘱一定要在放学之前交上来。

    获得延缓时间的同学满脸感激。

    新学期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老师们忙得脚不沾地,这些被视作老师左膀右臂的班干部们,也是忙前忙后。

    教导处要求这周每个班要出新的黑板报,周五之前会逐个检查。

    于是,班长丁洋集合文娱委员和语文课代表一起讨论设计。

    周一一早就是班主任的课,两节课都是新内容,所以刘成斌留下的课后作业格外多,还要求每个人周二上课之前完成。

    被多头牵扯着的郑丝云只恨无力分身,忙完这个忙那个。

    文娱委员是个漂亮洋气的温柔女孩,一手板画画的极好,丁洋便把黑板报绘画部门交给了文娱委员。

    黑板报,文案很重要,目前大家都不熟悉,对彼此的能力底细也都不清楚,所以也不知道谁的文字功底强。

    时间紧任务重,文娱委员同丁洋商量,要不这项任务就交给让语文课代表担任?

    “丝云的作文写的可好了,全班的作文成绩,就数丝云的最高,这板报的文案工作非丝云莫属啦。”

    文娱委员跟郑丝云说明了想法,顺道还挽着郑丝云的胳膊把她夸了一番,面对这么个洋气温柔女同学的直面夸奖,郑丝云被夸的都有些飘飘然了,于是想也没想便应下了这差事。

    周二的第三四节课是班主任的数学课,第二节课下后,不少人拿出昨天老师留下来的课后作业,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着彼此的答案。

    “第三题选什么?c吗?”

    “我选了b。”

    “是吗?选b吗?”

    “我确定。”

    “行,那改成b,透明胶,谁有透明胶?”

    孩子们如临大敌般,明明没有标准答案,但捧着自己的作业本,就是觉得别人本儿上的才是正确答案,对自己写下的那些东西此时是完全怀疑的状态。

    一向对这种事情不太上心的江雪此时也加入了对答案的大队伍。

    她不喜这种方式,但上周五一个学生写错了一道班主任刚刚讲过的某个题型的题目,被班主任狠狠批了一顿,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有了基本的自尊心,也晓得了面子为何物,谁也不想被人当着五十多人臭骂一顿,这不,抱着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心态,大家聚在一起商量讨论,最终得出一致的答案。

    实际上,这个答案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那个,但是最有把握,气场最强的人的答案,就是最终的答案。因为在这种大家都不确定都慌了神失去了判断力的时候,稍有立场的人就很容易稳得住全场。

    于是,江雪就这么轻易的屈服于了这一堆中气场最强人的答案,轻易抹去了自己写下的答案。

    是对的最好,但万一是错的也没关系,错了就错了吧,反正不止我一个,要错大家一起错。

    这是江雪此时的内心独白,实际上也是代表了大多数人心理的独白。

    因为做黑板报需要用到彩色粉笔,丁洋带着文娱委员和语文课代表去了一趟领粉笔的办公室,回来的时候上课铃刚刚响起,但班主任已经站在了讲台上,三个人踩着铃声鱼贯而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