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江雪收拾好文具,她撕下桌子右上方贴着的印有证件照的黑白准考证,看了看上边像素不高却明显能看出一脸青涩的小人儿,随手放进了笔袋。

    随着人潮走出瞬间空无一人的考室,江雪的心情,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老师家长们口中犹如洪水猛兽的小升初考试就这样结束了?其实,好像,也没有多么可怕,题目的难度,比起往常不算简单但也不算刁钻;考试时候的状态,比不上最后一个月第一个星期时候的一百分,但比起日常惊慌忐忑的心情却也平静淡定许多。

    臆想中的这场无比正式严肃的考试,更像是一场平常的周考或月考。

    但是啊,以后的以后,“小升初”这个词再也不可能从妈妈每天的唠叨和班主任的耳提面命中听不到了。

    走出教学楼,越过人群一眼看见顾夕焰安安静静的站在校门口的老地方,竟像是已等候多时的模样。

    “等很久了?”江雪小跑着过去。

    顾夕焰拿起手中的笔袋挡在江雪头顶,试图遮挡去些许的日晒。

    “没多久。”

    江雪睁着大大的满是狐疑眼睛看着他。

    “嗯……,半个多小时吧,不到一个小时。”

    江雪下巴微张,“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说,这个人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提前交卷了?

    顾夕焰有些局促,“不想像个木头似的坐在那儿,坐到考试结束。”

    “那你的试卷做完了吗?”

    “嗯,做完了。”

    江雪舒了口气,忽而又紧张起来,“那,你做完以后,有没有好好检查一遍,万一有漏掉的题,或者一不小心填错答案什么的?”

    “应该不会,我写完后,把那张试卷又做了两遍,没有任何问题。”

    江雪的下巴拉的老长,这位同学,你会不会太嚣张了一点,你这样,让出试卷的老师面子往哪儿搁?

    “我拿着吧。”顾夕焰接过江雪手中的笔袋。

    一个白色的纸角露出笔袋一丢丢。

    顾夕焰拉开笔袋拉链,拿出完整的纸张,模糊的大头像,下边明明白白写着学校班级与姓名,竟是考场贴在桌子上的准考证。

    “好热啊,再过一会儿就要被晒化了,夕焰我们赶紧回家吧。”

    江雪已经走出几步去,顾夕焰看了看她的背影,小心翼翼把这张小小的纸片平平整整放进了裤子口袋。

    初夏,带着长江水汽湿热的季风拂过这个城市错落有致的大小街巷,迎面吹在面人儿似的小脸上,走在路上,谁家早开的栀子耐不住性子,挂满花蕊的枝头舒展着伸出了矮墙头,过路的人即使脚程匆忙,闻到这缕清香,脚步也会不自觉慢下来,流恋地想要多带走些这初夏难得的栀子香。

    走在走了六年的上学路上,江雪不同于以往急急忙忙的状态,今天的她步履轻曼,悠缓从容。终于,不用再争那迟到的两分钟而像跟时间赛跑似的拎着书包三步并作两步走了。

    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早自习迟到会被严肃的英语老师罚抄单词了。

    今天是出成绩的日子,今天也是孩子们参加毕业典礼的日子。这是一个挥别过去,拥抱未来的分界点。

    人活一生,时时刻刻都在成长,有些成长看得见摸得着,然而多数成长总是发生在我们无暇顾及或者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婴孩时期的成长多是在半夜熟睡时分骨骼悄然无息的拔高中;孩童时期的成长多半是发生在与小伙伴嬉笑玩闹的欢声笑语间;而随着我们越长越大后,我们的成长,总是发生在分离,挫败,争吵,受伤,眼泪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