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都市报上,文笔斐然的记者对常青小学的元旦晚会绘声绘色的描述占据了醒目的版面。

    顾奶奶坐在客厅,带着老花眼镜捧着最新一期的报纸,看着上边自己帅气的孙子,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

    “老夫人,你看这汤的咸淡怎么样?”阿姨从厨房探出脑袋询问。

    奶奶把手中的报纸放到茶几上,摘下眼镜起身走向厨房。

    顾夕焰从房间走出来,见奶奶离去的背影,他轻轻拿起茶几上的报纸,报纸上两个比肩而立的小人儿正冲着自己笑得开心。

    他小心折好报纸,爱惜地放在怀里蹑手蹑脚回了房间。

    六年级,一个孩子们时常想要过得快一些,但又时常抱怨时间过得太快的时节点。时间转眼翻过了一个年到了下学期,那些后知后觉猛然想起自己即将面对残酷的小升初考试的孩子们,有些无力抗争等着破罐破摔,有些如临大敌般临阵磨枪。

    江雪的成绩在顾夕焰的辅导下一直稳而上进,虽然离顾夕焰的水平,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放在一堆孩子间,已然是佼佼者。

    三月,春风桃李花开日,学校体谅孩子们备考的艰苦,决定举行一场活跃气氛调节情绪的友谊辩论赛。这对正陷于焦灼战况的孩子们来说,简直是一种无敌的救赎。

    六个班分三组,两两pk,胜出的三组进行二轮对决,三雄逐鹿。

    “辩论赛报名了,大家有谁想要参加辩论赛的吗?现在开始在我这里报名了啊!”班长丁洋举着报名表站在讲台上吆喝着。

    一班是一个特别奇怪的班级,从始至终对于学校举办的一系列活动一直都是这样淡漠的态度,不像别的班为了抢到一个名额而争的“头破血流”,这个班不仅不会争,反而好像生跑这个名额落到自己头上。

    这一次也不出意外,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吭声报名参加。

    “这可是我们在学校参加的最后一项活动了,马上,我们就毕业了,我们再也没有机会了。”丁洋失落的收回举着报名表的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语文课代表起身,“我报名参加。”

    紧接着,班里一些重要的班干部陆续举手报名。

    加上丁洋自己,名额还剩一个,丁洋巡视一圈,每个人都深深低下头,生怕和自己目光接触,没有一个透露出一丝想要参加的意向。

    总不能弃权吧?责任感强烈的班长丁洋不甘愿让小雪时光落下这么一个遗憾。

    忽然,目光扫到正在抄笔记的江雪。

    “江雪!”

    正专心致志的江雪猛然一惊抬头,对上丁洋充满希冀的眼睛。

    “最后一个名额,给你吧?”

    江雪不确定的指着自己,“我?”

    不好在全班人面前公然驳斥班长的面子,江雪事后找到丁洋。

    “班长,我不想参加,我做不来。”

    “江雪,你就当是救急行不行,咱们班实在没有人了,我们总不能弃权吧?”丁洋极力祈求。

    “班长,不是我不愿意为班级做贡献,实在是我不会辩论。我也不喜欢站在那么多人面前说那么多话。而且,上回元旦晚会我已经救过一次急了。”江雪紧咬着下唇,语气里是隐隐的委屈。

    “上次多亏了你,那这一次,你就帮人帮到底,再牺牲一次?”

    就这样,报名表上最后一个名额的空白处写上了“寒江雪”三个大字,江雪就这样被迫再一次牺牲自己。

    “怎么了?心不在焉?”

    顾夕焰看着拿着笔迟迟没有下笔满面愁色的江雪。

    “夕焰,你知道辩论赛的事儿吗?”

    “知道。”

    江雪侧身望过去,“那你参加了吗?”

    顾夕焰点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