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开门的是顾夕焰家的阿姨。

    “咦?这是,兔子?”

    嘿嘿,露露成功引起了注意。

    小心躲在楼梯口的江雪清楚看见顾夕焰奶奶跨出门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找露露的主人。然而却无所获。

    露露的主人在这儿呢。哈哈哈哈。

    躲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的江雪憋了满怀的笑。

    紧接着,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用尽心思要感化的对象——顾夕焰。

    他似乎刚睡醒,头发有些蓬乱,一身宽松的家具服有点皱,被他一双手熟练地抱在怀中的露露一脸的温暖舒适。

    “奶奶,你和阿姨去吧,这只兔子,交给我来处理。”

    太棒了!躲在角落的江雪朝着远在他人怀中的露露远远抛去一个大大的飞吻。心中的得意迅速滋长。

    嘿嘿,计划圆满成功!

    然而这一切,被蒙在鼓里的顾夕焰一无所知。他哪里能猜到江雪还能有这样的心思。虽然这小妮子总是能想出各种匪夷所思的法子,但不得不说,这些法子,顾夕焰是很受用的。而他们之间,也多亏了这些法子。

    很久很久的以后,他们常夸江雪驭夫有道,顾夕焰一身的古怪脾气被江雪治得服服帖帖,顾夕焰常常傲气执拗得超乎常理,也只有江雪知道如何把握顾夕焰的分寸,精准对症下药。

    其实,这世上哪来的多么了不得的驭夫之道,所谓的只有厉害的寒江雪才能降住难搞的顾夕焰的说法,不过是一个人对一个人深入骨髓的了解,不过是江雪深知顾夕焰对自己的足够在乎,所以江雪可以仗着自己对他的了解和他对自己无限的包容与在乎,在他的世界里随心所欲的横冲直撞。

    因为她深知,无论她做出什么,他都不会离开,不会生分,不会和自己生出所谓的嫌隙。

    所以她无所谓谁先开口,无所谓谁先回头,只要那个人是他,是顾夕焰是就好。

    顾夕焰本不爱参加这种活动,也无意站在聚光灯下享受众人的喝彩与掌声,但是如果能站在江雪身边,那理所应当就能另当别论。

    顾夕焰亲自找到自己的时候,年级主任竟有种受宠若惊的荣耀感。

    年级主任知道顾夕焰一贯的风格,所以即使很多人推荐打得一手出色架子鼓的顾夕焰登台表演,但年级主任也没有想过游说顾夕焰参加晚会,但他竟然主动找上了自己,这可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啊。

    “助演?”

    年级主任诧异不已,“你这是第一次登台,要不我还是给你安排个独奏吧。”

    “不用了,主任,我只想做助演,做五年一班寒江雪钢琴表演的助演。”

    年级主任实在摸不清顾夕焰的想法,“这样?那,好、好吧。”

    “主任,请务必突出寒江雪的主演身份,我只是她的助演身份。所以灯光舞美什么的,都麻烦放在她身上。”

    “这,好吧。”

    顾夕焰弯腰90度鞠躬,“谢谢主任。”

    说完离开了主任办公室。

    主任望着顾夕焰离开的背影,唏嘘着摇摇头。

    很多人不知道,顾夕焰的姑父是教育局的人,早顾夕焰入学前,他姑父就已经和各个年级的老师打好了招呼,所以学校很多老师都会看在他姑父的面子上多给他几分照拂,但没曾想这个孩子天资聪颖,学习成绩好不说,在大小比赛上,给学校挣过不少的荣誉。

    别说靠姑父的关系,光是靠他自己的个人魅力就足以让学校老师纷纷对他刮目相待,另眼相加。

    这样的顾夕焰,不说年级主任了,就连校长可能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是李老师吗,是这么一回事,你们班那个合奏的节目,二胡换成架子鼓,对,就是那个年级第一的顾夕焰帮你们助演,李老师冷静,冷静……”

    于是,顾夕焰放弃掉自己每天放学后的自由闲暇时光,每日按时按点陪着江雪在菜市场般聒噪的排练室排练。

    江雪看着坐在一旁配合着自己节奏,肆意潇洒敲击着架子鼓的顾夕焰。jin ru到自己最熟悉的领域,身体直至灵魂都是最自在最游刃有余的状态,少年额角的发如在水中游艺的海藻般肆意飞扬,他专注地挥舞着手中灵巧的鼓槌,鼓槌敲击金属发出的高亢激昂声响,是少年心底满满的蓬勃飞扬。江雪一双眼睛被这画面迷住了,眼里心里都是藏不住的喜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