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钢琴曲,与二胡合奏?”

    周五一放学就直奔江雪家的范淑仪此时正坐在江雪家的客厅沙发里,嘴里没来得及吞下的水混合着唾液一并喷出,在空中划出无数条细碎优美的抛物线。

    江雪及时灵活地闪躲开来,“范淑仪!恶心!”

    范淑仪放下手中的水杯,扯了张纸巾擦去嘴巴的水渍,“不是,我说你们班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钢琴,二胡,太扯了!”

    江雪摊摊手,一脸无可奈何,“你以为我愿意?”

    “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二泉映月和着贝多芬的月光曲,天哪,极致的变态啊这是。想想到时候江城晚报的报纸上印着你们合奏最后一名的消息,那你这个脸可是丢遍了江城的角角落落啊。到时候千万别叫我去看你现场表演,我的耳朵还想多活几年。”

    江雪整个人瘫下来,“我这个时候去跟班主任说我不表演了,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

    老天爷哪,求你给我一刀吧!

    然而,此时此刻的老天爷正忙着在温暖的南半球度假呢,哪儿有闲工夫管什么鬼的钢琴与二胡的合奏。

    “对了,顾夕焰,下午放学你不用等我了。”

    冬天的天如早起贪睡的孩子般,时针早已过了数字七,那天边却就不见在这冬日本就不多见的鱼肚白,依旧是灰蒙色暗沉沉没睡醒一般。

    江雪一张呗冷风吹得通红的小脸缩在大大的围巾中,像是夏日阳光下,藏在浓阴下饱满玲珑的果子,红闪闪惹人爱。

    “为什么?”

    鼻子被风吹的有些僵硬,江雪揉了揉鼻子,“班主任要留校排练元旦晚会的节目,可能会排练到很晚。唉,又不能赶上和爷爷一起看纪录片了。”小姑娘不满地揉着小鼻子颇有懊恼。

    “哦。”

    单薄的一个字伴随一阵白气而出,白气瞬间被这四面八方肆虐的寒意生吞活剥去。

    放学后,顾夕焰习惯性站在校门口等,等到人稀稀疏疏走得差不多,他恍然想起江雪一早的话。

    他望望天,今这天色倒是很给力,这个时候依旧还是亮堂堂一片。既然还早,那就去排练室看看吧。

    学校很看重这一次的晚会,所以特意辟出一间空的大教室给孩子们排练。远远还没走近,就听得排练室欢歌笑语一片,里头,似乎热闹得很呢。

    顾夕焰走近了,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门。

    穿着各色演出服的人排练着各自的节目,有些正为节目的内容热烈讨论,有些正为服装的排配激烈争论着,有些,则静静在角落里弹着自己的曲子。

    一群纷扰纷繁之间,独有一分恬静。江雪静静坐在角落,悠扬动人的音符从那一双灵巧的十指之间流出,只是光听这乐曲,便知这曲子的弹奏者拥有的是一副怎样的有趣灵魂,这人必善良十分,必聪颖十分,必美丽十分,必幸福十分。

    只是,侧耳细听,和着这钢琴曲的,怎竟听出一丝二胡合奏声音?

    突然,一个抱着二胡的男生走近上去,在她耳边轻语些什么,她耐心回复,二人似乎甚是熟稔模样。甚至,有三两分亲昵模样。

    顾夕焰搭在门上的十指蜷缩,他不自觉紧抿了双唇,独站在门外窥探这一切,屋内人谁也没看见这双眼睛露出的比这严冬还要冷上三分的寒光。

    江雪实在不懂班主任是怎么想出让钢琴与二胡合奏这样的馊主意的,即使是临时凑合出来的一个节目,也不能这么雷人吧。

    钢琴曲,嗯,好听。

    二胡曲,嗯,好听。

    钢琴加二胡,嗯,好难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