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江雪,寒江雪。”

    下课,正在抄数学老师留在黑板上的板书的寒江雪,觉到帽子被身后人拽了拽,她回过头去。

    是后桌的女同学,那女同学神色异常左右看了看,半起身凑近了江雪的耳朵,生怕旁人听见了似般压低的声音。

    “江雪,你,来那个了没?”

    寒江雪一愣,“那个?哪个?”

    女同学羞赧不已似的,低头再次确定四周无人听见,“就是,那个啊。”

    见寒江雪依旧一副蒙圈样,女同学撅了撅嘴,“你来月经了吗?”

    寒江雪瞬间羞红了脸,轻轻摇了摇头,“你呢?”

    女同学也是羞赧的摇了摇头,“听说,班上好多女生都已经来了,还一起结伴去小卖部买那个呢。”

    寒江雪回到自己的座位,她左右四周看了看,班上那些有的在聊天,有的埋头抄着板书的,有的支着脑袋望着窗外发呆的女同学们,这些人当中,谁来了呢?

    此时已经坐在常青中学教室里的范淑仪,早在五年级就已经来了,所以平日在她洋洋洒洒的絮叨里,江雪也了解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

    有的人来的早,有的人来的晚些,江雪虽说还不知道这种奇怪的体验是什么感觉,但是她能觉出来,男孩女孩的区别,一天天的渐渐越来越明显了,那些走过男生堆就低着头红了脸的女孩,那些走过漂亮女孩身边想要鼓起勇气又临时怯场不敢搭话的男孩,孩子们渐渐开始注意到性别的差异。

    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看似相同却又大相径庭的方方面面,异性,渐渐在孩子们的意识中勾勒出了不算模糊的轮廓。

    已经六年级的江雪好像比身边人慢了一拍,她跟妈妈说了自己的担忧,妈妈笑着搂过了她。

    “傻孩子,有的人发育早,有的人稍稍慢些,这都是正常的,我们家雪雪还是孩子,妈妈还不想让我的雪雪成长的那么快呢。”

    江雪窝在妈妈的怀里,心里的忧虑顿时烟消云散。

    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在后桌的女同学问起江雪关于女生来月经的事情后,班上的女孩们好像掀起了一阵讨论月经的话题狂潮,一下课,女孩们就会三五成群,窃窃私语聚在一起猜测班上谁已经来了谁还没来。

    “江雪,可以陪我去一下厕所吗?”沈仲怡来到江雪桌前,动作略作扭捏。

    江雪愣了一下,“可以啊。”

    沈仲怡挽着江雪,另一只手紧紧揣在兜里,在去厕所的途中经过隔壁班,隔壁班走廊上一群男生聚在一堆说着什么无聊的笑话,一群人夸张哈哈大笑。

    沈仲怡不自在挽紧了江雪的胳膊加快步伐想要急于穿过,这时一个男生不知从哪儿突然穿了出来,火光电石间,一只胳膊重重顶了沈仲怡紧绷的手肘,吃痛的胳膊被狠狠撞出口袋,随之而出的,口袋里粉红色方形棉片被带了出来。

    水泥灰色的地板上一片突然出现的红粉色棉片煞是惹眼,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片小小粉红色棉片上。

    被撞懵了的沈仲怡呆住了。

    “卫生巾!”人群中突然一声大喊,带着看好戏的讥讽。

    顿时,那堆男生邪恶的大笑。

    蒙圈半天的寒江雪这时才知道这片从沈仲怡口袋里掉出来的是什么东西,胳膊被越拽越紧,她吃痛,回过头去找痛源,沈仲怡涨红了脸一只手正死死拽着自己的胳膊。

    “发育的这么早,挺不错的嘛。”

    “这玩意儿竟然是粉红色的,呕,好恶心。”

    “哈哈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