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三十这天,范淑仪被关在房间,桌上摆满了各色寒假作业,爸爸临出房门前,交代,今天必须完成一半。

    “给我好好做,不懂的就问,长了张嘴是用来干嘛的。”

    范淑仪平日里学习上就不太用心,加之她父母一般也没有什么时间顾她的学习,她的成绩在班上一般是吊车尾的状态,有时候考差了,他们如果有时间也顶多就是斥责几句,他们可没有时间手跟手脚跟脚的监督她好好学习。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不对劲了,爸爸突然对辅导她的学习来了兴致,范淑仪为难的同作业本上的题目较着劲,奈何底子实在太薄弱,都不会啊。

    她平日里胆子算是大的,可是在她那个一贯总是板着张脸,言语里也不会软和的爸爸面前,她可翘不起来尾巴。

    随便翻开一页,不会的占百分之八十,她瑟缩着想要去找爸爸问,打开房门就看见爸爸正窝在沙发里打着电话,听言语,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范淑仪退缩了,默默关上房门,打算还是自己瞎捉摸算了。

    “稀巴烂!你平常在学校里都学得些什么狗屎东西,老子还花那么多钱给你报辅导班,你学得东西都到哪里去了?”爸爸翻了翻她多半都是空着的作业本,大发雷霆。

    范淑仪低头站着一言不发。

    “啪!”爸爸把作业本一把扔到她身上,作业本直直地滑到地上。

    “晚饭前,数学,必须做完一半,回去!”

    范淑仪瑟瑟蹲下捡起作业本。

    题目一题一题做着,天色一丝一丝黑了,房门突然被打开,爸爸走到她身边,一手抓起她的作业本,范淑仪屏声敛气。

    “你的脑子是随了谁,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怎么会这么蠢。”

    “我,不会。”她小心翼翼回答。

    “不会,不会嘴巴会不会问,啊,长了这张嘴会不会问。”

    “啪!”

    他扬起右手就是一巴掌甩到她脸上。

    范淑仪被打的昏头昏脑,渐渐,嘴里尝到了腥甜的味道,血丝从嘴角渗出,汇聚成血滴,重重落在书桌面上。

    寒江雪轻轻抚着范淑仪浮肿的左脸,“好疼。”

    范淑仪摇头,“现在已经没有知觉了,感觉不到疼。”

    两个人静默,就在寒江雪满心想着该如何安慰自己这位可怜的好朋友时,她听到了越来越大的啜泣声。

    “范淑仪,”她寒江雪摸了摸口袋里的钱,这是姥姥塞到她口袋的,她总是没有出门带钱的习惯,说是一般没有什么可买的,姥姥总是想要改掉她这一点,说是手里踹点钱出门踏实些,从前她总是不理解姥姥的行为,但是也懒得反抗,遂一故都是从之任之,今天她终于能理解姥姥的良苦用心,关键时刻,口袋有钱真是至关重要,当真是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啊。

    “我们去医院吧。”

    范淑仪摇头,“江雪,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她说着,声音哽咽的厉害。

    寒江雪抱住她。

    “这里疼,”范淑仪哭着捂着心口,“这里好疼。”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让我们一起倒数,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终于来了。

    五年级的下学期,音乐课体育课这类与升学考试没有太大关系的课程都陆续被语数外三个老师霸占,连早晚的自习课都加长了十分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