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姥姥的离开使得前一个话题的结束变得顺理成章,姥爷继续投入到精彩的电视节目中,但寒江雪却陷在姥姥那句呼之欲出的话中。

    姥姥姥爷从来不会在寒江雪面前谈论这些,更不会说一些带有异样感彩的词句,他们是想把寒江雪好好保护,也许他们以为保护得很好,孩子嘛,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哄的,但是实际上,这种事情,孩子的感悟其实是最直观。

    大人们都以为无论怎么样,只要跟孩子把所有人与事说成最好的就行了,这样在孩子的世界中,所有一切都是完美无缺的,但是感情这种东西,你爱她,或者不爱她,不需要你们给任何的修饰和堆砌,孩子第一时间就能感受到,谁喜欢自己,谁不喜欢自己。

    总有人不懂,你为什么不喜欢你外婆呢,你外婆那么喜欢你,每次见你都会给你买好吃的,还会给你压岁钱,你为什么就是和外婆不亲近?

    是这个孩子有问题吗?孩子不喜欢外婆,自然有自己的原因。如果外婆真如别人所说的那么爱着自己,自己还会这么抵触?当然是孩子能感觉到,外婆并不是真正爱着自己,至于外人是怎么看到那些以为是爱的行为,也许是外婆特意做出来的,也许是外人也看出来了只是不忍心让孩子觉得自己不被爱,以为只要告诉孩子,你是被爱的,孩子就真的以为自己是被爱着的。

    姥姥没说出的话,寒江雪当然知道,爷爷奶奶,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即使是年事已高记性不好,从未同自己生活过且隔了两代人的太姥姥,也会牢记自己的生日并以自己的方式疼惜着自己,而那些在血缘上同自己是至亲的爷爷奶奶,却如同聋哑,从未有过任何表示,哪怕只是打电话说一句祝福的话,从来没有。在寒江雪印象中,从来没有。

    所以即使姥姥总是会跟寒江雪说,爷爷奶奶是爱着你的,只是他们都晕车,坐不了火车,不能来为自己庆祝生日,但是他们是最疼自己的。寒江雪也能感觉得到,那两个人,从来没爱过自己。

    别骗孩子,他们只是年纪小,并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对爱的敏感度,比大人更灵敏。

    腊月28,临过年的前两天,妈妈和好闺蜜出门聚餐,爸爸还在岗位坚守职责,而姥爷拉了满满一车年货去看望自己的工程队了,要不是姥姥坚持把江雪爱吃的车厘子留下,姥爷就要把两箱进口的车厘子都拉走送人了。

    姥爷是个实在人,家里很多别人送来的东西,再好的他都没有自己留着,管他是进口的还是限量的,都一气儿拖上了车要送出去。

    “你姥爷这性格啊,要不是我了解他,我估计要被他气死,从年轻时候就是这样,无私得让人直想剁脚,从来不会为自己想,别人对他一分好,他必是十分的报答回去。”姥姥整理着搬空了的冰箱,半是恼怒半是崇拜的说。

    寒江雪蹲在角落里,把姥姥洗好的一碗车厘子一个一个喂进了胃口甚好的露露嘴里。

    姥姥看着寒江雪的举动,更加恼怒了,“这家子人,一个德行。唉。”

    除夕夜,姥姥做了一大桌子菜,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个热闹的团圆饭。饭后,姥姥在厨房收拾残余,妈妈在房间里和旧年闺蜜煲着电话粥,爸爸被同事拉出去聚会,姥爷则一个个打电话慰问工程队的那些同胞,寒江雪抱着露露窝在沙发里看着春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