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江雪,你考了多少分?”沈仲怡跑到寒江雪桌前,巴巴问道。

    寒江雪从课桌里拿出新分发的试卷。

    “95!”沈仲怡惊呼,“江雪,你的英语成绩越来越好了,不愧是有大神护航。”

    寒江雪笑了笑,把试卷收进课桌里了。

    “唉,要是顾夕焰也能教教我们就好了。”

    寒江雪愣了愣,上课铃“叮铃铃”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五年级的寒江雪已经是小组长,她把收来的英语本放进英语老师办公室后,收拾书包出了教室。

    范淑仪已经升到六年级,即将面临人生的第一道坎——小升初。她现在每天都要留校很晚,听说她妈妈特别摆脱了科任老师,特别照顾一下自家的孩子,因此范淑仪每天都要留校半小时,于是放学的回家路,寒江雪再也等不到同范淑仪一起。

    走出教学楼,寒江雪一眼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安静站在校门边上的顾夕焰。

    深秋的天,秋风微寒,顾夕焰套着藏蓝色卫衣露出灰色毛衣的领子,他背着双肩包,侧身静默站立,仿佛一副写意画。

    “走吧。”

    寒江雪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背包。

    顾夕焰转头看了看她,从口袋掏出一颗糖果递给江雪。

    江雪接过,端详这颗包装俏皮的糖果。

    “我看班里很多女生都很爱吃这种糖,就跟人要了一颗。”

    寒江雪笑着剥开锡纸包装,取出一颗巧克力包裹着的酒心糖放进嘴里,巧克力的丝滑与酒心的香醇碰撞,在舌苔上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令人心情大好。

    看寒江雪吃的开心,顾夕焰眼中有淡淡的,他接过她手中的包装纸,抬步往前走,路过一个垃圾桶时顺手将包装纸扔进了垃圾桶。

    “挺好吃的,甜甜的。”

    “真好不懂你们为什么喜欢吃这种腻腻的还会坏牙齿的食物,还是少吃为妙。”

    寒江雪侧身看了看顾夕焰的表情,一副老成模样。她偷偷吐了吐舌头。

    翌日。

    “请问,我能不能拜托你帮我买一些这种糖果?”

    正准备剥开糖纸的女同学被突然到来的顾夕焰吓了一跳,呆呆看向他递过来的纸币,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女同学毫无反应,顾夕焰心头一动,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很为难吗?”

    女同学一脸不可思议,“倒不是,只是,你可不可以给我面额稍微小些的纸币,我怕小卖部老板找不开。”

    顾夕焰怃然,又从兜里掏出一些散钱,“这些够吗?”

    女同学挑了一张,“一张就够了。”

    “谢谢你。”

    顾夕焰转身后,他清楚地听那个女同学在和旁边的女生议论。

    “顾夕焰竟然也喜欢这种糖?”

    “不是只有女孩子才喜欢的吗?”

    “他还拜托我给他买一些呢,看来应该是很喜欢了。”

    “怎么?他喜欢女孩子的糖,你就不崇拜他了吗?”

    “当然不会,即使有一天他穿上粉色公主裙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也依然是我的偶像。”

    顾夕焰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作业辅导结束,寒江雪整理着书桌上的作业,顾夕焰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在寒江雪整理作业的手边桌子上。

    “这是什么?”

    顾夕焰拉上书包拉链,“少吃点,睡前别吃了,坏牙齿。”

    说完背上书包出了房门。

    寒江雪迟疑的拿起盒子,打开,里面乖乖躺着的,是一颗颗包装俏皮的糖果。

    “姥姥我先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