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雪雪,你们认识?”姥姥捧着露露,迟疑的看着两个孩子。

    寒江雪定定看着他,她心中堵着好多话想要质问他。

    为什么突然消失这么多天?为什么放学后没有等她?为什么不来找她?

    可是当顾夕焰就站在离自己不到三米的距离的当下,她却一句话也问不出。

    “雪雪。”姥姥轻声唤她。

    只见寒江雪朝门口走过来,接过了姥姥手中的露露,她摸了摸露露软顺的毛,“他就是我们楼上的邻居,也是同学。”寒江雪看着顾夕焰,眼睛有光。

    “哎呦,原来就是你呀,赶快进来,来来来,”姥姥热情的拉着顾夕焰,也许是不习惯,被姥姥拉着的顾夕焰颇为局促。

    尽管被拉着,顾夕焰也只是迈进了门槛,没有往屋里走。

    姥姥进厨房倒饮料去了,门口,只剩下相对而站的二人。

    “我还以为露露丢了,吓死我了。”寒江雪抱着失而复得的露露,又是怜爱又是欣喜。“你是怎么找到它的?”

    “今天我打开门就看见它缩在我家门口。”顾夕焰冷淡说着。

    “你家门口?它是怎么上楼去的?”

    顾夕焰扯了扯嘴角,“你自己问它啊,我也想知道,它是怎么跑到我家门口,还拉了一堆排泄物。”

    寒江雪讪讪垂首,怀中的兔子一副可怜模样,似乎此时说的事与它全然无关。

    “谢谢你啊。”

    “还有呢?”

    “嗯?”寒江雪睁大眼睛不解,他指的是那天放学放他鸽子的事吧。

    “那天放学,我留在了教室,班长在帮我补习英语。我忘记跟你提前说一声了。”

    顾夕焰冷笑,“就他?帮你补习英语?就他那半吊子水平,少在这里误人子弟了。”

    “你知道的,我英语差得很。”她揉着怀中兔子毛茸茸的脚掌,底气虚无,声音模棱。

    “英语有这么难学?”

    “你天赋异禀,自然是不懂我们凡人的痛苦了。”寒江雪暗自嘀咕。

    “他教不好你。”

    寒江雪抬头看着他,顾夕焰微微扬起下巴,“你的英语,以后由我负责。”

    眼前人半天毫无反应,顾夕焰略有心虚的看了看她。

    “真的吗?”

    “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寒江雪点点头,又忙摇头,她愣神,忽而开心咧嘴大笑,“我不用请家教了。”

    “嘿”,她手舞足蹈,欢脱地跑到房门口,朝房间叫喊,“妈妈,你再也不用给我请英语家教了,哈哈哈。”

    她得意的劲头藏不住,转过头,看着顾夕焰,笑得神采飞扬。

    顾夕焰看着动如狡兔的寒江雪,脸上绷不住笑意,嘴角不由自主扬起。

    嫌隙,无需其他,只她一个笑容,顷刻便可冰融雪化。

    放学,寒江雪背着书包一个人走在洒满金色夕阳的路上,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乞讨者捧着破碗横在了她面前。

    “小姑娘,我已经好多天没有饭吃了,行行好吧。”乞讨者晃了晃手中的碗,一只手拍了拍右腿空荡的裤管。

    残疾人。寒江雪恻隐之心微动,她摸了摸口袋预备买套尺的十块钱,踌躇满怀。

    就在手正要掏出去之际,一只手有力的钳住了她的手腕。

    寒江雪转头,凌厉的侧脸,顾夕焰。

    “离她远点。”他把寒江雪拉到身后,直直看向乞讨者,音色是超越年纪的孤冷。

    “小朋友,我不是坏人,你看,”乞讨者又拍了拍自己空荡荡的右裤腿,“你们老师应该教育过你们要帮助弱者吧,这样吧,我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