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二婶“噗嗤”笑了。

    江雪看着孤立无援的妈妈,她能感受到周围所有人对妈妈的敌意,这里,只有妈妈和她是外人。

    爷爷奶奶起身离开饭桌。

    “培山,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爸爸迟疑地看了看妈妈,提步跟上爷爷离开了。

    “收拾干净了,下午的晚饭由你准备。这一次要是再把馍给我蒸糊了,下次你也不用回来了。”丢下这句话,奶奶缓缓离开。

    适才兵荒马乱的这里,现在只剩下江雪和妈妈,还有一桌子的残羹剩饭。

    终于所有人都离开,妈妈放下所有的武装,整个人软下来,双手掩面,有气无力的靠在桌子边。

    江雪怯生生的走到妈妈跟前,拉了拉妈妈的衣角,“妈妈。”

    妈妈放下双手,摸着她的脑袋,“雪雪是不是好饿?”

    江雪摇摇头。

    妈妈仰头,睁着眼睛逼退打转的眼泪,恢复元气后,“等妈妈先收拾好这些碗筷,然后再带你去吃点东西好吗?”

    妈妈挽起袖子,开始收拾油腻的那些碗筷。

    “妈妈,我帮你一起。”江雪爬到椅子上,把桌子上散乱的筷子归置到一堆,碗碟分开摞到一起。

    妈妈惊讶地看着她,看着自己女儿不算笨拙的动作,一脸的不可置信。

    “姥姥教过我,平时我也经常看姥姥做这些,看的我都会了,一点也不难。”江雪跪在椅子上,笑得甜美。

    妈妈腾不出油腻的手,只得亲了亲她的额头,女儿比自己优秀太多了。

    第一次做这些,还是跟培山一起正式回来拜访他爸妈的时候,那时候从没做过家务活的寒清曼被赶鸭子上架,做的还没有自己才读四年级,同样也是娇生惯养的这个女儿做的好。

    “好,雪雪和妈妈一起,我们要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寒清曼是家里的独女,加之家庭条件一直优越,她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婚后,家里也都是江雪姥姥在打理。其实在刚结完婚的时候,姥姥为寒清曼和王培山准备了新的婚房,打算让小两口在自己的小天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可生活了没有一个月,寒清曼就处处不习惯,还是搬到了和姥姥一起住,可是千算万算,她没有料到,自己会遇到这样一户婆家,即使只是一年只会见得上一两面的婆家。

    “妈妈,爷爷奶奶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寒江雪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寒清曼。

    寒清曼拿着饼干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麻利的撕开了饼干的包装袋,递给还饿着肚子的女儿,“怎么会呢?我的雪雪这么乖巧漂亮,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寒江雪拿着饼干,拿出一块送到妈妈嘴边。

    寒清曼微微笑了,疲惫的眼睛里升起些许明亮,微张嘴,吃下女儿递上的饼干。

    奶奶点名让寒清曼准备晚饭,即使寒清曼因为上午的不愉快而意难平,但还是耐着性子准备晚餐。

    寒清曼找出面粉,却不知道该怎么吧这些白色粉末弄成面团,放眼望去,冷锅冷灶,她单手扶额,无从下手。

    一阵手忙脚乱,面团总算是揉好了,尽管面粉撒了满地,沾了满身,但总算是做出了可以蒸馒头的面团。

    接下来就是点灶,一盒火柴,一堆木头,寒清曼白嫩的手拿着满是木刺的柴火,沾了面粉的眉头微皱,点了好多次就是没着,她焦急不已的时候,猛然瞧见灶头的菜籽油,急中生智中,她拿起油壶淋在柴火上,火柴轻轻一擦,火焰与菜籽油瞬间发生了剧烈反应,火势愈渐威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