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经历一番离奇的遭遇后,三人终于到达目的地。

    “终于是来了,一大家人都饿着肚子,等到饭菜都凉了。”这个穿着围裙,站在门口嗓门洪亮的妇女,就是爸爸弟弟的老婆。

    “雪雪,叫婶婶。”爸爸拉着行李箱,牵着江雪走过去。

    江雪看着眼前这个油腻且粗俗的女人,心里没有一点好感。

    “这是给你和老二买的东西。”

    “回就回吧,还带什么东西啊,”二婶忙慌地拿过爸爸手中的礼物,一脸谄媚,“有出息的人就是不一样,王家把你培养出去了还算是没有亏。”说着笑嘻嘻的提着沉甸甸的礼物,往家走去。

    “我说大嫂啊,这一回,家里既没有鸡又没有鹅,你还是杵在这儿不愿进门吗?”二婶不怀善意地笑看着站在原地的妈妈。

    妈妈款款走过来,“弟妹说笑了。”

    “哈,我可没有大嫂那么有文化,可是说不出什么笑话,爸妈在里屋等你们好久了,还打算让他们等多久?”二婶径自转身走进了屋。

    妈妈有些尴尬,爸爸走过来,“别站这儿了,去看爸爸妈妈。”

    江雪特意四处打量,发现屋里确实没有那些鸡和那两只鹅了,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他们一进家门,一只鹅扑腾着翅膀朝着妈妈就扑上来,妈妈新买的那件蕾丝裙是第一次穿,竟被那只蠢鹅活生生给撕出了一条大大的口子,把妈妈吓得不轻。而且,不管走到哪里,屋里竟然都有吃食漫步的鸡。当寒江雪看着桌子腿边清理不干净残留的鸡屎时,把勉强吃下去的无味馒头都吐了出来。那一次的经历,可以说是相当惨痛了。

    走到正屋,只见桌子上放了一大蒸笼的白馒头,碗筷已经摆好,那两位老人正襟危坐在上席。

    “雪雪,去,跟爷爷奶奶问好。”爸爸牵着江雪走到老人面前。

    “爸妈,我和清曼带着雪雪回来看你们了,”爸爸把江雪牵到两位老人面前。

    “爷爷好,奶奶好。”寒江雪循规蹈矩的问好。

    “回来了,最近学习怎么样?听你爸爸说你有一门功课不行啊,你别整天就记着玩,女娃本来就比男娃笨一些,再一发懒,不愿花功夫学习,成绩肯定不好。”

    江雪看着眼前这个在血缘关系上被自己称作***人,那张嘴说着她听得费劲且绝非善言的方言,她满身是嘴,却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一句。

    “爸妈,这是我和培山给你们买的一点礼物,都是补身体的。”妈妈的及时出现缓解了江雪尴尬的气氛。

    “老是乱买些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多贵啊。”爷爷看了眼这些礼物便微闭上了眼。

    一旁的二婶麻利的收下了妈妈手中的礼盒。

    “你们年纪大了,应该要好好补一补,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你们现在是在过日子,虽然说现在培山官做大了,挣得钱也不少,但是也不能太大手大脚,你说你们一大家子都靠培山养,他一个人得多累。”爷爷像个说教者,对妈妈耳提面命。

    妈妈欲辩解,只见爸爸朝妈妈使了个眼色,妈妈眼眉低垂,一肚子委屈生生咽了下去。

    一家人终于落座,一路颠沛流离后,寒江雪早已是饥肠辘辘,然而看到一桌白花花的馒头和各种奇奇怪怪的腌菜后,瞬间胃口全无。

    “二叔呢?”妈妈问二婶,“从进门起就没见到二叔,叫二叔过来一块儿吃饭吧。”

    “别管他,死外边都行。”粗俗的二婶一手抓起两个馒头一手夹起一大筷子腌菜“哐叽”装进碗里,一屁股坐下就开始“呼啦呼啦”吃起来。

    妈妈和江雪相视一笑,心意瞬间相通。显然都不喜欢馒头的两人想到了一起,姥姥准备的饼干似乎在向她们招手。

    “都开吃了?怎么不等我?”一个矮壮的男人阔步甩手地走进来。

    “你还知道回来?还以为你死在牌桌子上了。”

    二叔一屁股挤开二婶,夺过她手里装着腌菜和馒头的碗,抡起来就开始大快朵颐。

    妈妈拍了拍江雪,江雪乖巧的起身,“二叔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