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吃完晚饭后,顾夕焰借故买文具出了门。

    他一路小跑到放学时分卖兔子的地方,那时热闹十分的小摊此时早已是人去楼空。他四处寻找,都找不到那小摊的影踪。

    暮色将至,顾夕焰站在空空的拐角,紧紧握着口袋里的纸币,有些不甘和失落。

    “买的文具呢?”奶奶见出门买文具回来却双手空空的顾夕焰,脸上还有淡淡的失落。

    “文具店关门了。”顾夕焰有些垂头丧气,“奶奶,哪里有卖兔子的啊?”

    “兔子?”奶奶眯着眼睛,“你想吃兔肉了?”

    “不是,我不是说吃的兔子,我是问那种可以跑可以跳的兔子,白白的,小兔子。”顾夕焰打着手势形容说。

    “哦,小兔子啊,奶奶也不知道呢,明天我们问问赵阿姨好吗?”奶奶摸了摸顾夕焰的脑袋。

    顾夕焰篇——

    一出生,这个城市正是被红色枫叶装点得最美的时候,他不懂,从小到大,自己的肤色和发色,还有瞳孔,为什么和周围的人都不一样,只有爸爸妈妈,还有四岁时突然多出来的那个妹妹,和自己是一样的人。

    爸爸会在经过一个的地方的时候,一只手抱起他,指着那面飘扬的五星红旗,告诉他,那是他们的故乡,一个叫做中国的地方。

    在家里,爸爸坚持全家人用中文交流,爸爸就是顾夕焰和妹妹的中文家庭教师。

    学校的餐具是刀叉,回到家,顾夕焰和妹妹必须熟练使用一个叫筷子的餐具。

    就是这个,自己无数次在世界地图上看到过的雄鸡,他终于在9岁的时候,独自搭乘国际航班穿越浩瀚的太平洋,降临到爱爸爸口中听到过无数次的土地。

    走出登机口,四周扑面而来的风,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新鲜温度和湿度,擦肩而过的人,都是和自己有着同样肤色和瞳孔的人,人们说着和自己在家里说的一样的语言,小小的顾夕焰望着陌生的一切,人群中,一个高挑女人挽着一个笑容可掬的老太太朝着自己走来,这就是他在这片土地的温暖港湾。

    “好孩子,辛苦了我的孩子。”老太太一把抱住顾夕焰。

    陌生的奇怪感觉,但却让人倍感温暖,并不想抗拒,甚至还有一丝想要依赖的莫名感。

    “夕焰,我是姑姑,这是奶奶,叫奶奶呀。”女人摸了摸顾夕焰的头,亲昵而温柔。

    顾夕焰望着眼前这个老太太,“奶、奶奶。”

    他终于叫出了第一声“奶奶”,这个往后将陪伴他度过人生最温暖阶段的人。

    顾夕焰同奶奶坐在后面,打开车窗,顾夕焰靠在窗边,从没感受过的空气从脸上划过,新鲜,湿润,温热,一种神奇的感觉。

    突然从冬寒夏热春秋短促的寒温带大陆性针叶林气候,到春暖秋凉四季分明的亚热带季风性气候的转变,日常交流由英文到中文的转变,饮食习惯从西餐到中餐的转变,新生活从习惯这些基本变化开始,然而这还是只是开始,往后,他要习惯的,还有更多。

    顾夕焰一向习惯等所有人离开后,再独自穿行空空的校园,一般情况下,他不会直接回家,而是会先去看一个老爷爷。学校回小区的途中,在一个路口的小巷子里,有一个做手工泥人的老爷爷,老爷爷每天在这个时候会支上小摊,一边兜售成品泥人,一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小泥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