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吃了早餐再走。”

    “哎呀姥姥来不及了。”寒江雪背上书包夺门而出。

    因为赖床不愿起床,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发现快要迟到了,寒江雪哪儿还顾得上早餐,只盼着千万别迟到,不然又要被英语老师揪着罚写英语单词了。

    幸运的是寒江雪刚到电梯门口,电梯刚好就到12楼。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

    顾夕焰。

    寒江雪深吸一口气,假装淡定的走进电梯,奈何演技过于拙劣,慌乱的状态被人一眼就能看出。

    两人比肩而站,这尴尬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哎呀不管了。

    “早啊。”

    寒江雪仰着灿烂的笑脸朝着顾夕焰打招呼。

    顾夕焰转头,“早。”

    呵呵呵呵,寒江雪在心里干笑。

    两人一同走出小区,寒江雪心里念着时间,但顾及顾夕焰就在旁边,也不好走的太快。

    路过早餐摊的时候,寒江雪的魂都恨不得钉在小摊上。

    姥姥呀姥姥,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起床呀,我的早餐呀。

    “吃吗?”

    眼前出现一个饭团,寒江雪停下脚步,看向顾夕焰。

    “你吃不吃?”

    寒江雪伸出小手,迟疑地接过,愣愣地站在原地。

    “你走不走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顾夕焰迈步向前。

    寒江雪连忙跟上去,她捧着饭团,吃的心满意足。

    “好好吃,你妈妈做的吗?”她一边吃一边跟在顾夕焰脚后。

    “阿姨做的。”

    “对了,我吃了你的,那你怎么办?”寒江雪吞下嘴里的食物,举起吃的还剩一小半的饭团。

    “我吃过了。”

    “哦。”

    两人在不同的楼层,分别时,寒江雪叫住了顾夕焰。

    “谢谢你的饭团,还有那天的胡萝卜。”后半句,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顾夕焰只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上了楼。

    寒江雪摸了摸鼻子,连忙转身跑向教室。

    早读刚下,沈仲怡急吼吼地跑到了寒江雪的桌前。

    “听说,你今天是和顾夕焰一起来的?”沈仲怡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直直看着江雪。

    寒江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有人看见你们昨天一起进了小区,你和顾夕焰住在同一个小区?”此时此刻的沈仲怡像拷问罪大恶极的罪人的审判官,神色凝重。

    寒江雪诧异,这么快就有人开始在人群中传开了。

    她老老实实的点着头。

    “寒江雪,你竟然瞒着我!”沈仲怡大叫。

    寒江雪连忙拉住沈仲怡,示意她低调,“我也是昨天下午才知道的,天知道我家楼上的邻居竟然是他。”

    “他就住你家楼上!”

    寒江雪连忙捂住沈仲怡的嘴,“你小声点儿。”

    被捂着嘴的沈仲怡头如捣蒜,寒江雪这才松开手。

    “江雪,你说顾夕焰就住在你家楼上?”沈仲怡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我也跟你一样,觉得不可思议。”

    沈仲怡抱住她,“寒江雪,你发达了,是邻居欸,邻居!以后碰面的机会肯定很多的。你发达了。”

    寒江雪无法理解这位脑残死忠粉的心情,“昨天突然碰面,我吃惊还来不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