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体育课,打完排球的寒江雪坐到操场那颗大银树底下的花坛边,掏出口袋的面纸巾,擦着额头密布的汗珠。

    “江雪。”

    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朝寒江雪跑来,她叫沈仲怡,与寒江雪同班。

    “江雪,你怎么不打了?”

    沈仲怡说着坐到了寒江雪旁边。

    “有点儿热,韩老师不是说打完这一局就可以休息了吗?”寒江雪掏出一张面纸巾递给沈仲怡。

    “今天放学以后,你要干嘛呀?”

    “回家吧,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作业呢。而且我每天都要练琴的。”寒江雪将擦完汗的纸巾折好放进口袋中。

    “好吧,还准备约上班长去你家看你爸爸剪辑的片子呢,上次听你说了之后一直都想去看来着。”

    “我爸爸不在家,等我爸回来了你们随时可以去看啊。”

    沈仲怡伸着小脑袋望着田径场,“江雪,你看见那个穿绿色球衣的男生没?”

    寒江雪朝她说的方向望去,田径场上是一群热血的少年,球踢得特别好,惹得场外的小女生们阵阵喝彩,其中那个穿着绿色球衣的男孩子格外出彩。

    “怎么了?你认识?”寒江雪歪着脑袋问她。

    只见沈仲怡的小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粉红,“我要是真能认识就好了”,说着收回了她的小脑袋。

    寒江雪见她这幅模样,心里大概能猜出她一二分的情愫。

    四年级好像是个很奇怪的年龄段,课表上越来越多的英语课,老师口中渐渐脱离低年级迈向了高年级行列的身份,女孩子们校服底下掩藏不住的小短裙,男孩们似有若无对经过班级门口的女生刻意的哄笑,还有,像沈仲怡这样看见某个自带闪光点的男孩时,眼底露出羞怯和粉红的女孩儿们。

    这好像就是成长过程中的一些显性表现,身边的大家好像都有着不知何时生出的细微变化,只有她自己,好像依旧如故,要说变化,好像只有姥姥越来越频繁的唠叨和因为钢琴考级带来的越来越多的额外练琴作业。

    我这样,是不是会比他们成长的要慢一些呢?

    望着身边怀着不可说心思的沈仲怡,寒江雪心里暗暗这么想着,她的这个小小疑问,看来也只能放在心里让它慢慢腐烂。

    “姥爷?你终于肯从你的工地上回来啦?”

    寒江雪一进门就看见姥爷捧着报纸带着老花镜坐在客厅。

    “哎呦,雪雪放学啦?”姥爷说着走过来,取下她肩上沉重的书包,“今天作业多吗?”

    “还好,就是有篇作文,我最讨厌作文了。”

    “我们雪雪最讨厌写作文了,没事,有姥爷在,不怕。”

    渴了一路的寒江雪直奔厨房。

    “唉唉唉,那是凉水,不能喝!”姥姥夺下寒江雪手中的水杯,把杯中的凉水倒进了水槽,重新倒了一杯温水。

    姥姥几乎从来不让她喝凉水,即使是酷暑时节,姥姥也总是坚持让她喝温水。

    寒江雪无奈接过姥姥手中的杯子。

    “女孩子,不能总是喝凉水,对身体不好。”

    姥姥千篇一律的总是这句话。

    寒江雪走到客厅,凑到姥爷耳边,悄悄说,“姥爷,姥姥这么啰嗦,你是怎么忍了她这么多年的呀?”

    姥爷眯着清亮的眼睛笑了,“我呀,已经掌握了秘诀”,姥爷先是指了指左耳朵,又指了指右耳朵,“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行了。”

    寒江雪哈哈大笑,姥爷连忙对着厨房朝她使了使眼色,寒江雪立即捂住嘴巴,憋着笑回到了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