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三月的江城,江水蜿蜒不急不缓穿行流过这个繁忙的城市。樱花不知何时娇滴滴开了满树,一夜间,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被粉嫩的樱花装点得,多了三分温柔。

    鞭丝车影匆匆去,十里樱花十里尘。

    清脆的放学铃声响起,常青小学门外站满了来接学生的家长,个个翘首以盼,在鸭子棚似的孩子群中找寻自己孩子的身影。

    “江雪,你们班今天布置的数学作业多吗?”

    范淑仪背着大大的书包,头上的马尾随着脚步一摇一晃。

    “不算多,英语作业有点多,其他的还好。”

    “哦,我们数学作业好多,今天我还得去上奥数课呢。作业肯定又要写到很晚了。”

    听着范淑仪抱怨,寒江雪投去同情安慰的微笑,一双眼睛似弯弯的月牙儿。

    “快走吧,我都饿了。”

    范淑仪在五年2班,寒江雪在四年1班,她们俩同岁。三岁的时候,范淑仪就开始上双语幼儿园,寒江雪的姥姥姥爷不想让孙女儿这么早就受束缚,坚持让寒江雪多玩一年,因此便低了范淑仪一个年级。

    “放学啦,都说以后让你姥爷去接你,你偏不肯。你这孩子。”

    姥姥从玄关处给寒江雪拿出粉色的居家拖鞋,接过她肩上沉重的书包。

    “我都四年级了姥姥,怎么还好意思让姥爷去学校接我?”寒江雪换完拖鞋直向客厅角落的仓鼠笼子走去。

    “四年级怎么就不能让姥爷接了?人六年级的孩子每天不都是家长接送的?”姥姥把她的书包放进房间,出房间就看见寒江雪捧着仓鼠玩的不亦乐乎。

    “你洗手了没啊?每天回来就跟这小老鼠玩,比跟姥姥还亲。”

    “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你不就是为了让姥爷少去工地,想让他留在家里,故意以让姥爷接送我上下学为理由,好把姥爷留在家里。”寒江雪捧着软乎乎的小仓鼠,一遍一遍抚摸小家伙顺溜的毛。

    “你说你姥爷也是,一大把年纪了,退休了还不好好跟家呆着,非得整出个什么工程队,你说这工程队也组了一年多了吧,从来没有见他拿回来过一分钱,倒是次次从里往外送。”絮絮叨叨,姥姥进了厨房。

    “小仓鼠呀,等会儿我带你下去溜溜弯儿好不好呀。”

    “不可以啊,你妈说了,你今天写完作业,然后老老实实在家里练琴啊。”姥姥从厨房出来,端了一杯鲜榨橙汁,“赶紧去洗手,脏死了,手上都是细菌。”

    寒江雪不依不舍的把小仓鼠放进了笼子。

    洗完手的寒江雪回到自己房间。

    “你说你妈给你买一堆老鼠回来干什么,脏死了,你偏还乐意整天和老鼠呆一块儿,恨不得晚上都睡在一起。”

    原本妈妈是买了一对仓鼠回来,但仓鼠这个物种天生就喜欢吃同类,买回来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其中一只就被另外一只咬死了。这本来是妈妈奖励自己数学月考得了第三名的奖励,但姥姥从仓鼠进门的第一天起就毫不掩饰对这两个新的伙伴的嫌弃,每天都说要把它们丢了,但眼见着小仓鼠却越长越好。

    姥姥一向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