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看不看
    人作起死来自己都怕。

    宋小蝉自己都佩服自己拖着这样病弱残破的身躯带病工作, 硬是把周承宣交代要的东西给带了出来。

    也是她脸好,今天值班的人临时闹肚子, 让她打了个时间差。她在进来之前跟沈湛他们说好了, 她负责拿东西, 他们负责在外头接应。只不过她这次能成功,完全靠的是身上带的那个功能强大的特制屏蔽器, 今晚也是有它才能骗过陆沉的。

    末世后要弄到这东西可不容易, 赵峰实在是藏得深,直到她说自己要孤身一人进来时才拿出来。此番行为让她忍不住对对方多了几分说不上的防备,好容易逃出来后忍住没第一时间去找他们, 而是向着自己之前踩点时观察到的另一处隐蔽所逃去。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还是很灵的。宋小蝉凭借自己多年经验逃过了几波追兵, 跟他们绕了一圈躲回之前已经被对方检查过的地方。

    陆沉是个很骄傲的人, 宋小蝉一而再再而三打他的脸, 这货逼急了也得要放大招,气头上来不会那么细心。她躲在这处暂时安全,缓了半天才觉得气顺了一些。

    宋向晚这回是下了狠手想弄她,这药有点儿猛, 她觉得自己能拼到这地方已经是个奇迹。心跳恢复正常后,宋小蝉从怀里摸出那份费了千辛万苦弄出来的资料, 一时有些犹豫要不要打开她。

    陆沉和周承宣都把这个据说能够恢复异能的资料看得很重。这东西她其实也知道得很早, 最初会去j市,原本就是因为那个任务对象说的话, 想说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可能恢复异能。

    现在机会摆在眼前, 说她没有好奇心和别的想法那是一点都不可能的。而关键在于, 周承宣尽管是沈湛的好友、是她曾经的好拍档,可这一路几乎把所有核心事宜都交给了赵峰,而赵峰对她又是明显不信任的表现。

    ——两相对比之下,预感莫名有些不妙的她不由生出几分犹豫,自己到底是应当相信对方把这个东西直接交给他,还是在送到他手里之前先看一眼确定一下呢?

    借着窗外不知某处漏过来的一点点微光,宋小蝉望着面前这东西,一时陷入了沉默。

    看还是不看,这的确是个问题。

    *

    宋小蝉躲在暗处纠结的时候,外面为了找她已经天翻地覆人仰马翻了。

    沈湛一开始就不同意她以身犯险,现在得知好好的一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他比谁都着急,一个劲催着赵峰等人去找她。苏正言还好,赵峰表现却有些奇怪。即便他一再催促,他也只是神色淡淡地回视一眼:“不用着急,该回来的时候,她自然会回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峰明显话里有话,而且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着急。沈湛心下犹疑,一直沉默的苏正言却悄悄给他使了个眼色。他只得暂时按捺住情绪,等赵峰离开后才找到对方,拧眉询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他知道宋小蝉跟苏正言的关系,所以之前一直特讨厌这个人,不过又很庆幸他当初没跟自家女票在一起,否则现在情形如何都不一定。但比起宋小蝉,沈湛作为周承宣的好友、基地二把手,他对苏正言的了解要比她多得多。

    这个男人在感情上优柔寡断拖泥带水,科研上却是一把好手。周承宣之所以让他一同前来,就是因为之前那个恢复异能的药剂,他也是其中的参与人。不过当时他年纪轻资历浅,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助手,没有接触核心资料,所以才在后来逃过一劫。

    这件事知情人极少,苏正言在后来也尝试过重新研发,钟诗柔就是实验室的一员。不过因为缺少最关键的那部分数据,研究始终没有成功,所以他们才有了这一次行动。

    钟诗柔走失之事赵峰已经通知周承宣,不过她本身只是个小助手,所以不怕核心资料泄露。除了宋小蝉不清楚其中内幕,其他人都对此行的目的心知肚明。此刻面对沈湛的质问,苏正言沉默一瞬,反过来问他:“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她一直以来什么都不知道?”

    “……”

    他的话仿若一记重锤,砸得沈湛无言以对。

    在此之前他没想过这些吗?不,他当然想过。

    这次行动是周承宣安排的,宋小蝉出来的理由是想保护他,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苏正言的身份,不知道赵峰为什么隐瞒。而他尽管心里隐隐有些预感,但一直联系起来,更没有勇气回头审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直到苏正言此刻当面说破,撕开他面前的遮羞布。

    ——毕竟,毕竟一个是周承宣,一个是宋小蝉啊。

    沈湛再怎么天真傻白甜,那也是在宋小蝉面前。而今重新回头审视破天荒同意让他出任务的好友,再反思这一路上各种各种诡异之处,他也不禁沉默了。

    周承宣和他是多年的好友,宋小蝉是他有生以来唯一在乎和喜欢的人。如果有朝一日这两个人站到了对立面,那……

    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

    ……

    陆沉派出去的人无功而返,他本人还没生气,宋向晚却不知打哪儿得知了这个消息,气冲冲地过来找他:“陆大哥,我听说宋小蝉那个贱人把什么重要的东西偷走了。早知道她会这样,你当初就不应该救她,早该让我弄死她才对!”

    “……”

    她自来在陆沉面前肆意惯了,说这话时毫无顾忌。本着一些不可言说的理由,男人平时都当没看见,今天却不知不觉沉了脸。宋向晚没发觉,还在漫天抱怨,更想凑过来搂住他的胳膊撒娇。

    陆沉身形未动,却挑眉问她:“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不是亲戚吗?”

    宋向晚闻言毫不在意:“开什么玩笑,我跟她算哪门子亲戚?她从小就高高在上看不起我们这些人,末世前是这样,末世后仗着自己有异能更加眼睛长在头顶上,我哪有这种福分当她的亲戚?”

    “哦,这样么?”

    他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转而望向身边跟了自己许多年的手下:“带下去吧,以后不用再来了。”

    ——他已经找到了更感兴趣的对象,不再需要劣质的替代品。

    宋向晚脑子不好使还没听懂,就已经被旁边人领命带了下去。这在往常并不少见,她只以为对方是突然情绪不好或者有别的事要忙,边走还边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恋恋不舍地同他道别——却不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应当是她最后一次在他面前出现。

    与此同时,有人和她擦肩而过,过来向陆沉禀报:“老大,那边发来讯息,说想见咱们一面。”

    他闻言,摸了摸下巴上不存在的胡茬,微微一笑:“行啊,让他来吧。”

    毕竟他等这一天,也已经等了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