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抓住了
    宋小蝉下定决心要再次回到陆沉那儿以身做饵, 其他的人便一个也拦不住她。

    况且如今剩下的人里,能打的赵峰刘伟泽没她熟悉陆沉, 比她熟悉的沈湛又没她能打。所以一番讨论后局势简直呈压倒性倾向于她, 唯有沈湛紧握着她的手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开:“我来跟承宣说, 让我去也可以。有没有药剂我都不在意,但是……”

    不能没有你。

    我不能没有你。

    “……”

    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呀,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你的时候, 仿佛盛着全世界——而他的全世界都是你。他掌心温热,宋小蝉用力握了握,一时间竟也有些舍不得放开。可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不重要呢, 不重要的话, 周承宣怎么舍得把他也放出来探路。

    宋小蝉深呼吸一口气, 赵峰等人已经识趣地留下空间给他们俩说话。所有人, 包括站在她面前,眼神湿漉漉甚至透出祈求的男朋友都知道她不会不去。然而她这一刻还是忍不住有点心软。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又不是不回来,干嘛这么可怜的样子。你不相信我吗?”

    沈湛并没有之前那么好糊弄,他眼神认真, 并不愿意轻易松手:“我相信你,但我不能承受一丁点有关你的风险。让我去吧, 我比你更熟悉陆沉, 或许我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她不觉失笑,捏了捏男票白嫩有弹性的脸, “那我可不放心, 万一他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呢?如果你真的很担心我, 就跟赵峰他们一起做好接下来的事,乖乖等我,我才不会把你留给别人。”

    “……”

    一般影视剧里的这样的对白总是男主安慰女主,身份调换一下也毫无违和感。宋小蝉十分淡定眼神明亮,沈湛也很清楚他没法留下她,更没有办法说服她。两个人面对面沉默了一会儿,他只能用力抱紧她,把她小小的个子全部藏在自己怀里,好像这样谁都不会发现,谁都带不走她。

    宋小蝉也纵容自己在他胸前松懈了一小会儿。讲真好容易逃出虎口又要把自己送上门这种事真的弱鸡得不行,要是以前武力制霸所有的她才不会做这种事。可是现在不行了。她有想保护的人,有更想做的事。按陆沉那个变态的性子和他对沈湛的态度,如果让那种药剂就在他手里,谁都不知道他以后会做些什么。

    她同样承担不起一丁点关于他的意外。

    煽情的差不多了,宋小蝉便从抱着抱着又开始泪汪汪的男票怀里挣扎出来,捧着他的脑袋在他唇上大大地啵了一口,十分冷静地说:“乖啦,不会太久。我等你去接我,或者你等我回来。”

    “……”

    沈湛明明难过得眼里含着两泡眼泪双颊红扑扑,却还挣扎着要把脸凑过来再要一个爱的么么哒。宋小蝉只用一只手将他的大脸无情推开,另一手抓过旁边的外套准备走人,完全无视对方嘤嘤嘤哭着扑过来要再抱一下。

    此行不知前路如何,即便设想再多也全是设想。两个人都不愿意往最坏的结果想,她也不愿意再一次重复再见。犹豫一瞬后,宋小蝉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便转身毫不犹豫地推门离开了。

    身后并没有传来再一次的开门声。

    只是她在楼下却见到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的苏正言。

    宋小婵眼神扫过他,没有停下脚步。苏正言也没有叫住她,只是看着她走远。就像经年之前,她也曾经这样在他身后无数次注视这个人离开。

    她的心里无波无澜。也许时间确实是有轮回的。只是她现在已经不需要在他身后等候,就算他停下来望着她,她也毫不在意了。

    ……

    宋小蝉那会儿逃出来的时候,绝逼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要十分“不经意”地送上门,让对方把自己抓回去。

    所以当初周承宣是不是脑子进水,早把事情告诉她让她开开心心做个肉票卧底不是挺好的,闹这么一出是不是闲得慌: )

    为了让自己的卧底身份不那么快暴露,如何不动声色地让陆沉的手下发现自己并把自己抓进去也是一门学问。

    这里宋小蝉就不得不吐槽一下陆沉手底下那群弱鸡手下了。想藏起来的时候他们天天搜查查得飞起,不想藏了一个个眼睛跟长脚底似的捡都捡不起来。逼得她最后简直要站到对面基地大门自投罗网,这群弱鸡才恍然大悟开开心心把她绑回去。

    多亏之前那么些年做任务的日子,宋小蝉完美t到如何充当一只不巧被抓拼死挣扎的肉票。她一路上跟上回一样各种挣扎求生,直到对方又给她上了绳索药抹布的老三样,才不情不愿地安分下来。

    被运进去的途中她还在思考,陆沉要么自己弄了个实验室制药厂,要么这些年干了票大的,不然哪来这么多药用在她身上?这么说来那种药剂在他那儿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鉴于上回宋小蝉溜的速度太过迅速,这回被弄过去时她整个人几乎被捆成了一条毛毛虫。这会儿正是饭点,一群弱鸡手下开开心心把她送到正在吃饭的陆沉面前,又开开心心地领功退场。剩下她面对上首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躺平的宋小蝉奇迹般地有种自己仿佛也在他面前那张饭桌上的感觉。

    ……也许她来错时间了?

    她眨了眨眼啥都还没来得及说,对方却福至心灵般冲她冷笑一声:“你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

    宋小蝉:“……”

    哦,那真是谢谢您勒: )

    陆沉说完那话以后就不理她了,而是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的一桌菜上,慢条斯理地在她面前吃了起来。

    人类毕竟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生物,没有被丧尸弄死,就能以比丧尸更快的速度卷土重来。末世前的食材虽然有很多消失了,却也能创造出新的美食。宋小蝉来之前没吃饭,就算吃饱也撑不到现在。这会儿就只能嗅着各种熟悉的味儿争先恐后地往自己鼻子里钻,胃里也默默发出不争气的抗议声。

    陆沉许是听见了,仿佛在上头发出一声嗤笑,宋小蝉也毫不羞愧。吃喝拉撒是人之常情嘛,她并不会不好意思。

    陆沉吃饭的动作慢条斯理十分好看,按宋小蝉的话说就是“衣冠禽兽”。只是他脸皮也颇厚,宋小蝉盯着也毫不在乎,而是极其冷静地把这顿饭吃完让人收走残局,才不紧不慢地将视线放回她身上。

    他这顿饭吃了多久宋小蝉就躺了多久。然而这种局面下,先开口那个总有略逊一筹的感觉。所以陆沉不说话,宋小蝉也不动。两人就这般一上一下沉默地对视了许久,才听他忽地一声轻笑往后靠去,一手支住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冷笑:“怎么?眼看外头靠不住,所以又回头来找我了?”

    宋小蝉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找你?我是吃多了还是吃错药了?你看不惯我就把我放出去啊大哥,每次都想办法逃出去我也很累的。”

    “……”她戏还是很足的,陆沉光凭表面判断不出她话语的真假。可他微微一笑,笑容里却仿佛很有把握,“不要故弄玄虚了。你的目的我很清楚,难道你认为我是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的人吗?”

    陆沉眼中充满了绝对的自信,甚至他还故意拿眼睛在她身上转了一圈,意味深长地弯了弯唇角:“或者——这次你们的计划其实是美人计?”

    “……”

    朋友,你说话可以,不要用眼神挑衅她,她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

    宋小蝉回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假笑,眼皮翻得几乎飞到天花板去:“你不要长得丑想得美好吗?我男票颜值分分钟甩你一条街,吃过大鱼大肉再怎么逼自己我也回不到小鱼小虾白米粥啊。大兄弟,对自己有信心是好事,只是过犹不及,不要自恋。”

    陆沉:“……”

    她用颜表情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什么叫“朕连一个脚趾头都看不上你”,再好的修养在这种表现下都要翻桌走人。一直傲娇不屑脸又无比大男子主义的陆沉果然有些撑不住,霎时黑了脸站起来:“你不要蹬鼻子上脸,以为我不敢动你。既然你本事那么大想逃就能逃,应该也瞧不起我这里的粗茶淡饭,我就不招待了。这房间二十四小时监控,你也用不着洗澡。这一回你能怎么逃出去,我拭目以待。”

    说完这话他就要走,宋小蝉不怕死,瞅着他的背影犹不死心,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我的天偷窥狂啊!我上厕所你也看吗?”

    陆沉:……ヾ(`Д)彡

    他留下一个愤怒的背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留下还跟毛毛虫似的躺在地上的宋小蝉一个人傻乐了一会儿,才如监控后的人心中所期待那样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事实上她心里也确实是这个心情。

    这原本就是一个死局,不破不立。事到如今,不过看谁段数更高,更胜一筹罢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蜷成一团皱着脸躺尸。

    妈个鸡,打人不打脸,关人要管饭,懂不懂套路,能不能给口饭吃再过招啊!

    ……不给饭吃她怕她饿慌了发起疯来自己都怕啊!(#`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