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逃掉了
    陆沉被她熏走后居然真的派人带她去洗澡了。

    宋小蝉觉得自己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个因为臭让敌军不得不改变对她的待遇的肉票, 她不晓得自己应不应该高兴= =

    这回她的待遇没有之前那么好,来人领她去的是基地里的大澡堂子。宋小蝉到现在都没弄清自己到底身处何地, 这里不像她之前做任务时去过的地方, 澡堂按时间收费, 每个单间一个小水龙头,每个人只许洗五分钟, 超时还要加钱。

    宋小蝉头回来这样的地方, 怎么看怎么觉着新鲜。偏偏看守她的人还一副很信任她、不知道她的身份其实很厉害的样子,大大咧咧地把她扔进去就不管了,连手上的链子都没给她找地方栓上。

    心这么大这么听组织安排的手下不知哪找的, 陆沉这么大大咧咧毫不设防地试探她, 难不成不怕她这段日子其实一直省吃省喝药效退得差不多了、这会儿瞅着空子就真跑了?

    她咂咂嘴, 也懒得寻思对方到底是什么心思。这地方没窗也没地方给她逃跑, 她在小隔间里转了转,衣裳脱到一半猛觉不对,左右看了一圈,忽地捻起一枚纽扣击向天花板上正对着这里的某处, 嘴里还嘟囔了一句:“不要脸,臭流氓。”

    某处正暗搓搓毫无心虚地监视妹子(顺便看人洗澡)的陆沉:“……”

    他挑挑眉, 倒也没让人再去, 只令周围的人多看着点。这女人鬼点子多心眼也多,万一没跑成又被他占了便宜, 回头不定得怎么折腾。

    漆黑一片的摄像头里只剩下了哗哗水声, 末世后想搞到这东西还是不太容易的。他回转身端起杯子喝了两口, 琢磨着这损失怎么才能从宋小蝉身上讨回来,就听门外有人叩了两下门:“老大,宋小姐吵着要见你。闹了老半天了,怎么说都没用。”

    陆沉皱了皱眉。比起宋小蝉来说,宋向晚的难搞程度比她低了不止一两级,可他宁愿面对嘴炮技能max从不给人留面子的宋小蝉也不想见宋向晚。

    他揉揉眉心问:“她想做什么?”

    手下答道:“听说是不满老大你对别的女人那么照顾,所以想把那个女的赶出去。回去就开始闹腾,说要绝食什么的。其他人劝不住,怕真出事,所以让我来请示您。”

    陆沉嗤笑一声:“那就让她绝食吧,正好省些粮食,看她能憋多久。以后这样的事别来找我,她闹让她闹去。随随便便因为一个女人的话改变我的决定,你认为这是我会干的事情?”

    可是老大你之前就是这样的啊……也不晓得另外那个女的是什么来头,能让老大为了她连宋小姐都不顾了。来人心中嘟囔一句,面上老老实实应了,又往来的方向回去了。

    门被重新关上。陆沉坐在位子上皱眉沉默半天没说话,摇摇头把视线重新挪回屏幕上,却发现哗哗的水声还在不住地流着。

    他看了几秒,面色忽地一变,立刻拨出电话联系守在澡堂的人:“你们在哪里?人还在不在??”

    “啊?还在啊,才进去几分钟呢,”对方茫然地应了声,陆沉听见他们敲门询问的声音,紧接着那边的语气一下就变了,“……老老大!人不见了!我们一直在外面看着的,没看见哪里有人出来——”

    “……一群蠢材!!”

    他一把将电话摔到了桌上,长腿一迈立刻起身往外走去。

    本来想把对方当诱饵引出自己真正需要的猎物,到底还是低估了那个女人!在连着吃了那么多天加料饭菜后还能带着手上的链条逃跑,看来他下次再抓到对方时再也不能有半点多余的怜悯之心。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陆沉脸色黑得吓人,匆匆赶到事发地后对着隔间内被毁坏的监视器和毫无破绽的逃生路线,生平第一次有想把对方抓起来关在只有自己的地方好好折磨的想法。他转身朝着面前那群唯唯诺诺不知所措的废物,眸色漆黑简直想爆粗口:“还不快去找!?等在这里是希望她再来自投罗网么!”

    “是……是!老大!”

    手下们屁滚尿流地跑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戏弄到这个地步,陆沉盯着隔间里不靠墙因此被弄坏的那面隔板,拳头捏得死紧,眯起了眼。

    *

    从构思逃跑到成功逃出,宋小蝉只花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感谢上苍给了她一颗充满智慧的大脑,感谢上苍给了她一具在末世摸爬滚打数年才锻炼出无数生存技能的身体。有些求生技能已经成为本能,不需要力量支撑也能破土而出。再加上她被关在房间里那些时间并不是什么都没干,也要庆幸宋向晚宋大小姐今天竟然如有神助地替她送来了不知谁别在她衣服的别针。

    幸好陆沉对于自家特殊药剂十分有信心,用的手铐不是什么高等货色,澡堂隔间的设计也跟宋小蝉曾经出任务时听人说的差不多。宋小蝉在对方离开后不动声色地捡走了那枚能帮她解开身上镣铐的东西,又以十分迅速的手段卸掉隔板上只有制造和设计它的人才清楚的两颗小小螺丝钉。

    她进来之前注意过,隔壁没人洗澡。而这个澡堂里人不算多,却也不会少到出现一个人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况且末世里能在基地洗澡的女人会是什么地位?至少不是外人守着的那些人可以随随便便抬眼打量的程度。所以宋小蝉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烂衣服搓成白条背心跟短裤,大大咧咧地在外头人的监视下走出门去。

    拖常年锻炼的手速帮助,她非常轻松地在七分钟之内完成上述举动,并在陆沉发觉异样并赶到之前安然无恙离开澡堂。这不得不感谢一下他的那些傻瓜手下,他们简直是她的再生父母,希望她下次逃跑时也是他们看守她:)

    短线逃跑成功不代表就能逃离这个基地。况且从她到这里开始就没有再见到沈湛了。

    理智一点的想法当然是她先离开这里找到周承宣再跟他一起来救他,但不知本着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宋小蝉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自己不能在现在回去找周承宣。她得先找到她那个不知现况如何的男票以后再跟他一起离开,否则她宁愿跟他一起呆在这里直到被救或者被杀。

    被抓来后这么久,她其实一直不想、也不愿意去想他会遭遇什么会不会出事。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要么找到他跟他一起跑,要么两个人就留在这里,死也在一起。

    抱着这样的念头,离开澡堂后宋小蝉几乎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就向着人迹罕至的方向走了。

    陆沉抓她和沈湛过来不可能没有原因,而从他这段时间来的表现上看关键应该在沈湛身上。宋小蝉觉得他应该是看上了沈湛的特殊异能或是其他什么方面,所以他一定会把沈湛单独关起来,放在实验室或者某处囚室这样。

    现在正是傍晚,今天是昼短夜长,对于宋小蝉的潜行很有帮助,但对她身上的衣物却太过单薄。

    陆沉已经发现了她的逃跑,她藏在林间或是建筑阴影中时已经见过不止一个为了寻找她而神色匆匆的人。

    宋小蝉觉得有些棘手起来。既然她跑了,陆沉肯定会想到她要先去救沈湛,那他身边的看守肯定会更为警惕严密。她今天中午没吃多少加料的饭菜,算起来应该要到半夜或者明天才能恢复异能。问题是……她还能不能在这样的温度天气和地毯式搜索下躲到那个时候呢?

    她在密林间停下脚步,却很快注意到有一队人为了搜寻她也朝着这里进发过来。这地方不是能够久留的场所,但她背后是通了电的高墙,她飞不过去;前面是通向建筑物的道路,一览无遗。宋小蝉只能一直后退,退到退无可退之处,纵使插翅也难飞。

    这地方就算爬上树也不成,这些人连树上的每个枝丫都要检查。

    无法突破他们也无藏身之处,难道她就白跑了一趟?还是逃不过要被抓回去的命运么?

    宋小蝉许久没有这样的烦躁之感了,之前在卡车上发现自己跟沈湛同时被抓也是。她太久没有面临这样举步维艰束手无策的地步,甚至脑海里想不到自救的办法,只能开始想待会再见到陆沉时她要怎么说才能让对方的怒火不至于太过奔腾——

    正在人声越逼越近,后头就是高墙,她已经在考虑自己走出去投降会不会让局面不那么憋屈时,在她和搜寻队前方不远的树林里忽然传来有人跑动的声音,小队的脚步一停,立刻有几人转身朝那里飞奔过去。宋小蝉睁大了眼还没有动,就听跑过去的人大喊:“找到了!就在前面!快过来!”

    还留在原地犹豫不决的其他人马上跟着冲了过去。

    ——她几乎不敢想象自己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她就这样……暂时脱险了?

    宋小蝉简直想给自己的好运点赞,她下意识想上前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走光了,身后却突然从天而降伸出一只胳膊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十分强硬不容置疑地困住她意图往前的身体。

    她吓了一跳,偏偏药效没过,她现在的力气并不比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大多少。宋小蝉挣扎不脱,心跳却如疯了一般跳得非常激烈。正在她努力想分辨来人是谁时,就听不远处刚刚传来动静的那里有人犹疑地问:“好像真的不是调虎离山,难道我们真的错过了抓人的机会?我们不追上去么?”

    另一人也颇为犹豫:“我也觉得不太像,这么久了都没人出来……我们上去看看吧,要是真的是我们搞错了那就说我们走得太远迷路了。”

    “那就这样,我们快走吧。”

    两人说着,一前一后地走了。

    剩下宋小蝉陷在身后人越搂越紧的怀抱里,眼睁睁听着他们离开却没有任何动作。而当捂在她唇上的手松开的那一刻,她却忍不住将它用力握紧放在胸腔,明明想笑却忍不住松了口气眨出了眼泪:“……你居然比我还快?”

    “……嗯。”

    在她身后传来对方小声的,不容忽视的回答。

    嗓音温柔,低沉,恍若隔世。

    熟悉得几乎让人想落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