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被绑了
    #感觉楠竹总是被绑架#

    #男票这么弱是不是太没道理#

    #说好的男友力都被我一个人承包了#

    宋小蝉醒的时候感觉眼前昏暗跟没醒差不多。大概是钟诗柔提前打了预防针, 绑他们的人怕她怪力发作,用掺了铁丝的粗麻绳在她手脚上勒了好几圈, 她手上的另一头则系在了车身的铁栏上。她身上也有些软绵绵的,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用了什么药。

    身下的地面起起伏伏有些颠簸, 周边是些不知放了什么的大木箱,看来她是被绑到了一辆车上。境况不算太好, 幸好一抬眼皮就能看见同样五花大绑睡美人般倒在不远处的沈湛, 她好歹松了口气,免去了“自己逃生以后还要找男票”的难题。

    她从前做任务时也中过类似的招,仗着艺高人胆大并不害怕, 况且害怕对她而言也没有什么用处。如果不是沈湛昏头昏脑也跟着过来同样被绑, 或许她的心情比现在还要轻松许多。

    宋小蝉并不是靠在木箱上, 而是像货物一样被随意丢在地上。汽车颠簸起伏使得她的侧面不时撞在地上, 她后脑勺在之前的撞击中受了些伤,也令她无法聚精会神地观察周边的环境。

    车厢里的木箱做得比较大,每一个都被牢牢固定在原处。她能闻见当中一股不熟悉也不陌生的气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宋小蝉所在的位置离驾驶室较近, 能够隐约听出除开汽车引擎声外还有模糊的谈话声。说话的人心情应当不错,语气十分轻快, 只是噪音干扰太大, 叫她听不分明对方言谈的内容是什么。

    回忆一下昏迷之前的画面,她心中不觉有些奇怪。如果不是因为钟诗柔的缘故, 这些人看来就是为了抓她而来, 而一向是绑架重点对象的沈湛这回反倒成了个捎带的赠品?

    但如果的确是钟诗柔指使的, 他们一行人路上几乎从未分开,凭赵峰他们的本事,也很难有人接近他们不会被发现。她哪来的时间做了这些事呢?

    她蹙眉在心中一遍遍排除所有的可能性,正此时跟她隔了一小段距离的沈湛挣扎一下,似乎也醒了过来。

    与她被绑住手不同,后者被堵住了嘴。初时的迷惘过后立即像条毛毛虫般在黑暗里拼命蠕动,似乎想要凭借这般举动挣脱手上的桎梏,直到宋小蝉默默伸脚踹了他一下才平静下来。

    被堵住嘴的沈湛:“……唔唔?!!”

    不想被前头的人发现两人醒了,夜视能力不差的宋小蝉没吭声,又踹了他一下。

    恰好车子碾过了一个小坑,这一下失了准头,没落在他腿上,反而落在了……

    无法挣扎反抗的沈湛:“……>//////<”

    无言以对的宋小蝉:“……”

    黑成一团的车厢里都能感受到对方脸上那种突破天际的迷の红晕。无论如何,这下他总算是老实下来了。她舒了口气,把自己的脚又伸了过去,蹭蹭他的小腿,示意他稍微把脚抬高一点,帮她把鞋脱下来。

    后者眼睛亮亮盯着她的举措,脸上那团羞耻的红晕越发明显,似乎是扭捏般不好意思地小小“嘤”了一声,却还是依言将腿靠了过来——

    并不是抬脚,而是把大腿朝她凑得更近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再度碰上不属于自己的触感的宋小蝉:“……”

    ……妈个鸡不是这样啊蠢货!!!

    在这种环境下还想着这样那样他脑子里装的是豆腐吗!!?她恨不得把他脑袋打开看看他这种时候还在想些什么没用的废料!

    宋小蝉憋不住自己把脚伸到他小腿之间借力脱下鞋子,完全不管自己在他腿上磨蹭时,对方那一脸迷幻(?)表情的纠结模样。在她鞋脱下那瞬,黑暗中及不可查地闪过一道银光,她略舒了口气,却不敢放松,用脚尖踩着鞋一点点挤到手边可以触及的地方,借助自己常年锻炼除了体力柔韧度也跟得上的身体将它弄到手中,并慢慢地从里头翻出了自己熟悉的东西。

    这是她吃一堑长一智后留下的产物,原本这一路十分平安,她也决定金盆洗手忘了它,没想到时至今日还有用得上的一天。宋小蝉屏着气不敢放松,将它握在手中后才小心翼翼地反手一点一点磨着手腕上的粗绳。

    对面的沈湛见她举措困难略显笨拙,却也不敢出声让她换个人操作更加方便。

    ……毕竟战五渣没有尊严。

    更何况一只还在耻度暴涨状态满面通红的战五渣,这样看来更加没有说服力了。

    宋小蝉手上的绳子十分坚韧,她手上拿的东西虽然很锋利,但当时为了避免误伤,并没有做得特别坚硬,碰上铁丝来回磨了几道就开了口子。

    偏巧前头的人声音忽地大了起来,隐约听见他们说“到”“快了”之类的字眼。而他们脚下的路面也平了许多。

    沈湛也听见了他们的对话,眉头跟着皱起,有些焦急起来。两人都清楚他们如果想逃脱,在到达对方的目的地之前都是最好的时机。一旦被抓紧对方的老巢,那即便是从他们手里逃出来,想跑远了彻底摆脱对方都困难了许多。

    宋小蝉抿紧了唇,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如果是平时,这种程度她大概已经直接挣断。只是现在不知道是因为后脑上受了伤还是如何,她始终觉得身上软绵绵的,跟隔了一层似的使不上劲。好容易弄开了手上的,拿到嘴里的东西就直接探身过去给沈湛解绑。

    对方绑的绳结不算复杂,只是想解开极耗时间。她额上沁出了细汗,眸色如霜目光冷冽,沈湛看看她的脸色,灿若星辰的眸子里不觉流泻出些许笑意。

    他用解开一半的手碰了碰她忙碌不停的指头,用口型轻轻问她:“等一下你先走好不好?”

    “……”

    她后脑的伤口因着这番动作突突地疼,根本没精力说话,只是将唇抿得更紧。他便略略弯起了唇,讨好般地拿脑袋在她身上蹭了蹭,一双点漆般的眼睛融在黑暗里几乎看不分明:“他们的目标是你,我在这儿等你回来,你先出去再来救我好不好?”

    “……”宋小蝉简单粗暴地扯断了他手上的绳结,手上难得留下了两道红紫的痕迹。她略喘了两口气,定定神,用同样的法子开始解他脚上的绳索。

    什么好不好?一点也不好。她留在这儿起码还能自保,但让他留在这里……两种选择她都不想要。

    宋小蝉解开他脚上的绳索,对方也趁这个时间笨拙地拿刀片摆弄她腿上的。路面越来越平,前面两人的谈话声越来越清晰。如果在她的正常状态下她压根不用担忧和对方碰上——可从逐渐清晰后的引擎声里明显听得出来,除了这辆车外,他们的前后都有人开车跟着。

    情况非常严峻。她甚至分辨不清对方到底是不是跟钟诗柔一伙的。

    不管是不是一伙的,在这样糟糕的情况下落到别人手里,怎么想都没有好事,更别提她身边还带着沈湛。

    眼看时间越发紧迫,宋小蝉干脆将自己脚上岌岌可危的部分也一把扯断,掌间又多了几道红得发紫的淤痕。

    车厢里漆黑一团,沈湛竟也看得分明。他唇角紧抿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头一回觉得自己这样没用,一丁点儿忙也帮不上她,什么都只能靠着她来救。

    宋小蝉不知道他在心里作何感想,时间金贵不容耽搁,两人都重获自由后她立刻四下搜寻有没有称手的工具。这样的大货车当然不会蠢到在车厢内装锁,她面前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从内部突破滚到外头逃生,要么趁着对方停下来开门时出其不意地袭击,夺取些许生机。

    比较起来她当然更喜欢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的第一种。于是搜寻半天捡了根搬运货物用的木棍后,宋小蝉便开始思考:要用什么角度,她才能让车厢里这些看起来就很笨重的大木箱撞破外头的防线?

    到了这时,看出她想法的沈湛反而发挥出了作用。他别的地方虽不精通,这一方面却奇异般地很是擅长。仅仅稍微挪动了两个箱子的位置,便就着她手上的木棍,像跷跷板一样找到支点,借着车辆再次开过坑洼的一次颠簸,将对他而言应当十分笨重的大箱子直接撞向看起来十分严密的车厢门——

    他做到了。

    宋小蝉唇边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展开、更没来得及抱着对方一把滚向车外,滚向未知的不知会不会成功的方向,她的眼前就出现了熟悉的、一点也不陌生的、黑漆漆的东西。

    黑洞洞的,正对着他和她。

    仿佛外头那些人拿他们当小丑,已经观看他们这样沾沾自喜地表演许久了,直到他们自己冲破这道藩篱,暴露在众人眼中。

    他们有枪。

    ——然而宋小蝉的目光却不知怎么落在已经远远消失在视野中、从木箱里摔出去的那些物品上,她似乎突然回忆起木箱里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是什么了。

    ……难怪。

    她扶着车厢握紧拳头,察觉身边人同样肃穆的表情,觉得后脑勺似乎越发疼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